<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吹神 > 第一七三章 嚣张的金在贤
    一听这话张小剑顿时就郁闷了!

    说话的那个你给我站住,咱们来好好聊聊人生啊!

    萧晨心在一旁乐的不行,道:“老师,看不出来你现在还是个名人呀!”

    “少废话,”张小剑没好气的回了一句:“你以为我愿意吗?”

    一群弟子在那边满脑子问号,都在好奇大师姐怎么把这么一个江湖骗子给带来了。

    孙柔轻轻咳嗽了一下:“他是我请来的……保洁。”

    既然是大师姐请来的保洁,面子还是要给的,当即就有一个男弟子冲张小剑一抱拳:“原来是这样,你好你好,先里面请吧。”

    “好的。”张小剑点了点头,这就带着萧晨心跟着大部队进了院子中间的演武大厅。

    演武大厅面积不小,差不多有两百来平,张小剑随便扫了一眼,此时演武大厅里面已经聚集了大约十来人,全部都是三四十岁年纪,为首的一个已经六十来岁,坐在那里不怒自威,想来就是这孙柔的爷爷,也就是这一代的孙氏太极的掌门人孙天成了。

    “柔儿,你来了。”孙天成坐在那里,声音威严,沉声道:“找地方坐吧。”

    然后看向张小剑:“这两位是……”

    本来是自己请来的外援,不过毕竟不好说,孙柔当即又随便介绍一下:“爷爷,这位是我特意请来的……保洁员张小剑张先生。”

    一群人顿时听的云里雾里。

    保洁员?都这时候了还有心思请保洁?

    “唉,眼看要被踢馆还有心情请保洁!”

    “可能是朋友莫不开面子吧?”

    “也有可能,先不管他,咱们先说咱们的吧。”

    “对,先把踢馆的事弄明白,其他的以后再说吧,一个保洁而已,咱们道馆还是装的下的。”

    一群中年人在那悄声议论,孙天成倒是没介意,只是淡淡点了点头,道:“小兄弟愿意来那就都是一家人,以后就把这里当作是你自己家也无不可。”

    嘿呀,这话说的咱爱听!

    不愧是掌门人啊,这胸襟气度就是不一样,要是换成别人,跑来一个保洁员看热闹,估计或多或少会心里不舒服。可是这位却说话得体,态势超然,不错!

    张小剑顿时对这位孙氏太极的掌门人就多了不少的好感。

    有这么一位德才兼备的老者做掌门,不枉咱今天来看热闹……

    这都是中间的插曲而已,很快所有人落座,孙天成道:“按说,本来天下武术是一家,太极也好,跆拳道也好,八极拳洪拳也好,都是为了强身健体。如果有人登门切磋我们自然会欢迎至极。”

    他说到这里,下面众人纷纷点头。

    老掌门说的没错,都是武道,来切磋一下这个属于正常交际,有输有赢有胜有败都可以接受。

    可是这踢馆就是另一回事了。

    果然,孙天成继续道:“可是这一次这一次跆拳道却是摆明前来踢馆,更是跆拳道八十公斤级前世界冠军金在贤亲自登门,怕是不易应付。我太极胜负是小,可若是搓了我天朝武术的威名,就难看了。老夫也不想成为我天朝太极一派的罪人,所以呆会对方前来,大家自当尽心竭力,不能砸了招牌。”

    张小剑听的暗自点头,孙掌门这话就说的很是得体。

    其实历来太极给人的印象都是中正平和,不争强好胜,十分功夫倒是有八分是在修身养性。

    你说这么一个门派,却有人来砸场子,尤其是万一输了面子更不好看,所以也就难怪在场这么些人全部都是如临大敌。

    毕竟对方可是跆拳道八十公斤级前世界冠军金在贤亲自登门,怪不得孙柔邀请自己前来助拳。

    别管外人怎么看,至少得先解决跆拳道这个大敌,至于内部流派什么的,自然要先放到一边。

    在这种时候,自当一致对外。

    此时大厅内人人都表示竭尽全力,正吵杂的功夫,忽然从大门处传来一声通报

    “跆拳道馆馆长金在贤到!”

    霎时间,整个大厅内都安静了袭来。

    随后众人就看到五辆白色的现代轿车缓缓开进道馆大门。

    现代是韩国的国车,这几天抵制韩货的风潮之下现代轿车销量大幅度缩水,如今一下子出来五辆,还别说真挺唬人的……

    很快轿车停好,之后从车里出来了十个穿着跆拳道道袍的年轻男子。

    为首的一个身高足有一米九零,一身肌肉在阳光照射下散发出古铜色的光芒,顾盼之间极有威势,不用问,这家伙肯定就是那个八十公斤级前世界冠军金在贤了。

    张小剑看的暗暗点头,不得不承认确实有点威势,难怪敢下战书前来踢馆!

    在金在贤身边的,则是一个四十五六岁的中年男子,生的方面大耳,一双眼睛游目四顾中精光爆闪,应该就是教练?

    至于其他的,在张小剑眼里大体属于杂鱼,不过出乎他意料的是,金在宇那货今天居然没来,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几位到了。”孙天成当即起身,走到门口,抱拳道:“欢迎各位前来切磋指点,里面请。”

    他其实也就是客气一下,毕竟远来是客,礼数总是要到的。

    可是却不想,金在贤不屑的笑了笑,一口不那么流利的中文直接出口:“不不不,孙先生您怕是搞错了。我们今天来,是踢馆,不是切磋。”

    他这话一说完,在场众人顿时大怒!

    “这人实在是太狂了!”

    “是啊,还头一次看到有人这么直接的!”

    “肯定是有几分嚣张的资本的,呆会可得小心了!”

    一般来说武馆之间就算是踢馆,大多也会留下一些脸面,避免真弄的没法收场。

    可是这金在贤一见面就说今天是来踢馆的,这摆明了就是不打算留任何余地,这就不好办了!

    “好!好!好!”

    孙天成连说三个好字,脸上表情不变,只是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既然如此,里面请!”

    一旁一直在看热闹的萧晨心嘟着嘴,拉了拉张小剑的袖子,道:“哼,这个什么金在贤,也太狂了!”

    求张月票啦兄弟们!

    顺便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