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吹神 > 第四十八章 这牛逼要吹漏啊!
    “我师父啊?”张小剑吃了口饭,之后吹的那叫一个天花乱坠:“提起我师父,那得先提我师祖!想当年,我师父踏入这一行那也是阴差阳错啊。那会还是九十年代呢,我师父村子南面发现石油,结果就在第一口钻井平台搭建的时候,我师父人生中一场大祸静悄悄的来临了。”

    他说这个的时候语气非常低沉,众人一听就感觉非常神秘,顿时全部都竖起耳朵来。

    “我师父他们村子具体在哪我也不大清楚,不过当初我师父跟我讲的时候,那是毛骨悚然啊!”张小剑这现在话头一起,简直就是吹牛不打草稿:“在他们村里发现油田了,那必须得赶紧开采吧?于是上面派人下来,准备弄个钻井平台。这器械一搭好,那就开始钻呗,结果这一钻,就钻出事来了!本来嘛,钻井井喷那是好事啊,可是谁能想到,就我师父的那个油田,一井喷喷出来的是啥?”

    几人一起问:“是啥?”

    张小剑阴森森的说道:“是血!”

    “啊!”一听钻井打出血来,在场几个人齐声惊呼!

    “那血腥臭扑鼻啊,紫汪汪的!”张小剑讲的这个故事是前两年在路边摊买的一本书上写的,这时候正好添油加醋的一路狂吹:“这地下钻出血来,谁知道钻到什么玩意了?当时我师父他们那一群人全都吓坏了,尤其是钻井队的队长,当时吓的,掏出一根香烟都拿反了,倒着含在嘴里,拿火机点过滤嘴,怎么点都点不着,人都吓蒙了。”

    “这时候谁还能管什么三七二十一啊,先把那井赌注啊,可是却怎么都堵不住那个口!要知道,那钻头当时钻了有多深?足足九百米!什么东西能在地下九百米生存,最不可思议的是,血能流一泥浆池的动物得有多大?”

    “那时候人们就合计,这事必须得上报啊!于是一群人就吓的晕头转向啊,好在月上中天的时候,井口的血不往外冒了。面对红汪汪一泥浆池的血,任谁看了,也禁不住头皮发麻。微风徐来,裹挟着阵阵腥臭。”

    “又过了一会,两束黄光照来,一辆bj吉普212急驰而至,那年月,县长才够资格坐212。这县长一来,那必须得调查啊,结果正调查呢,却不想,周围忽然之间就传来了动静,众人眼睛一看,都差点没吓死!全是蛇,足足几万条蛇!甚至大家伙都不知道这些蛇是从哪冒出来的!”

    蛇这种爬行动物那可是不少人最害怕的东西,苏梅一听讲到这,就算明知道是假的,也啊了一声,之后把身子往衣服里面缩了缩。

    楚飞冷哼一声:“装神弄鬼。”

    不过毕竟都在听,他也就只好听张小剑在那继续讲。

    “这些蛇一围上来,所有人都吓的少了半条命啊,好在当时那附近有个房子,虽然不大不过毕竟有门窗,关死了蛇也就进不来。一时间所有人都钻进屋子,顿时就看到无穷无尽的蛇把房子团团围死,当时我师父的二爷爷也在场,老人家总算是见多识广,拼命指挥人把窗户炉子门全部堵死,这总算是才没被蛇群给闯进来。”

    张小剑讲的煞有介事的,在场几人听的毛骨悚然,呼吸都加速了。

    “可是这么被围着也不是办法呀,”张小剑又喝了口汤,继续吹:“于是我师父的二爷爷就只能请高人相助了!”

    江宜年惊呼:“那高人就是你的师祖?!”

    “对头!”张小剑点了点头,道:“我师父的二爷爷就给我师祖写了一封求救信,那信我师父还给我看过呢,可有料了,我当时都还背过!”

    “你就吹吧,”楚飞听到这里,终于是抓住张小剑的破绽了:“那信你背过?说来听听,我看看是真是假!”

    众人顿时全部都看着张小剑。

    张小剑:“……”

    诶呀我去,敢质疑哥是不是?

    当初看这故事的时候哥就觉得这段内容逼格很高,特意背过,还能叫你们这群土鳖给难住?

    刚好这时候楚飞又在一边笑道:“记不清楚了?哎呀,小剑啊,记不住了就不要勉强吗……”

    “啊,就是时间长没提这个事有点记不清楚了,刚才仔细的回忆了一下,”张小剑笑呵呵的挠了挠头发,之后道:“我这就给你们念哈——”

    “奉明玉仁兄台鉴:”

    “翘首天涯,仁兄与弟同在片云之下,而参商不见者,廿有余年,昔日折柳一别,人生几辗转,世事两苍茫。”

    “杜家台一晤,举盏累十觞,仿佛如昨,只恨无赖春风,不识离人酒,吹得落英满杯,每念仁兄,犹有桃花滋味,怅何如之?”

    “然弟无暇感故,今为群蛇所祟,困于桑梓,命悬一线,有黔驴之技,无伏虎之能,类高祖平城之危,遂干请仁兄,屈尊台驾,郊猎于斯,我辈之大幸也。”

    “仁兄李广暮年,虽御甲南山,然平生多少英雄事业。天下奇术,尽收于股掌,忆当日,身怀三尺铁,温酒斩蛟回。老英雄伏骥一隅,不破千里之志,宝锋一现,定四海咸伏。”

    “见字速来,光辉早至,千万千万。”

    “敬讼行安。”

    “弟秋柯燃眉谨上。”

    这段信笺张小剑摇头晃脑的念完,之后咂了咂嘴,道:“我师父的二爷爷名采樵字秋柯。”

    “系统:来自于曼琪的震惊点数+6。”

    “系统:来自楚飞的震惊点数+11。”

    “系统:来自江宜年的震惊点数+8。”

    “系统:来自金凯旋的震惊点数+9。”

    “系统:来自苏梅的震惊点数+5。”

    在场众人全部都听懵逼了啊!

    要说前面讲的故事大家就当灵异故事听就听了,可是这里张小剑居然真的把那信给说出来了!

    要知道这玩意可不是随便就能编出来的!

    就算是楚飞这位清华的高材生,想临场弄这么一段文言文出来都绝对不可能!

    所以现在大家的心里就只有一个念头:“莫非这张小剑讲的事情,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