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氪金魔主 > 第一百六十七章 苑府门外
    尽管管家在门外说的,但是屋内以屋内两人的武功境界足以听得清清楚楚。

    吴浩突然感觉到一阵不妙。

    他回过头来,就看到自己的师父面色苍白的看着他。

    “你……”苑大师抬起手来哆哆嗦嗦的指着吴浩。

    “师父,跟我没关系啊!”吴浩赶紧解释道。

    “咳咳咳……逆徒!”苑大师重重的咳了几声,才用尽力气咆哮道。

    “师父,师父你没事吧。”吴浩赶紧冲上前去想要扶他一把。

    “滚!”苑大师冷冷的甩开吴浩的手,喝道。

    “这一回真不是我干的啊!”吴浩再次扶住了苑大师,他的脸上满是无辜。

    “这么说上一回……是你干的?”苑大师的脸上突然显现出一丝明悟。

    “额……”吴浩扶着苑大师手突然一僵,他正要再说什么,却看到苑大师的脸苍白的吓人。

    “冤孽啊!”苑大师猛然大吼一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染红了胸前的衣襟。

    然后他头一歪,就人事不知了。

    轰!吴浩突然感觉一股凉气从后背升起,直贯顶门,他的酒一下子全醒了!

    “师父,师父!”吴浩扶着苑大师的身体,有些茫然的呼喊道。

    他猛然一激灵,然后试了一下苑大师的鼻息,才松了一口气。

    然后他赶紧从自己的须弥戒中找出一些疗伤丹药,给苑大师服下去。

    可是这个时候他发现苑大师已经不能吞咽了。

    于是他只好把丹药嚼碎了,然后给苑大师引渡过去。

    等到苑大师的气色看起来稍微好了点后,吴浩一把把苑大师的身体抱起,然后急急忙忙的出门去。

    他要去医堂找人救治!

    吴浩一打开门就发现苑府管家正一脸焦急的等在门外。

    “吴少爷,陆家人在门外等着……”管家刚说到这里,就发现了吴浩抱着的苑大师。

    “啊,老爷,这是怎么了?”管家看到苑大师的样子大惊失色的说道。

    “我去医堂,这边你应付一下!”吴浩迅速的吩咐了一声,就运气轻功朝着府邸外面跑去。

    “哎……少爷,等等!”管家还想要说什么,但是已经吴浩已经跑的不见了踪影。

    他只好一跺脚,也急急忙忙的朝着门口跑去。

    此时的苑府门口,却有着白花花一大群人等在门外。

    之所以不用“乌压压”而用“白花花”这种让人误会的字眼来形容,是因为这些人全都披麻戴孝。

    这就是来报丧的陆家人了,当然还有陆有为的孝徒弟、孝徒孙们。

    按照一般的规矩,上门报丧是不能够进门的,只能够等在大门外面,等着主人家出来。

    因为穿着孝服登门多多少少都是一件让人忌讳的事情。

    陆家人等了半天,也没等到有人出来,不由得有些人窃窃私语起来。

    其中一个童稚的声音道:“大伯,我听说太爷爷生前和苑老头是对头,现在他们这么久都不出来,是不是故意怠慢咱们呢。”

    说话的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少年,此时他正在人群中左顾右盼,孝帽也戴的有点歪斜。

    “别胡说!”他旁边的一个青年给他整了整帽子,然后说道:“人走恩怨消,想来这姓苑的应该不是这么小肚鸡肠之辈。”

    “那咱们为什么非要眼巴巴的跑上门来报丧呢!”少年有些不解的问道。

    “具体我也不知道。”青年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下,然后小声对着少年说道:“不过我听你爷爷说,应该是因为我爷爷不在了,咱们家族在红莲宗的影响力大减,所以想要借着葬礼这个事情和苑老头缓和关系。听说人老了就爱怀旧,没准他能看在一分香火情上以后对咱们陆家多照顾一些。”

    少年被自己大伯一阵你爷爷、我爷爷说的有些懵逼。后来他一琢磨才明白,大伯说的你爷爷应该就是大伯的老爹,也就是陆大师的第二个儿子。而他说的他爷爷,就是指的已经故去的陆大师了。

    听着青年的话,少年眼珠乌噜噜转了半天,然后才说道:“我明白了,我们就是来装可怜,博同情的。”

    “就你鬼精灵!”青年笑着轻叱一声,然后小声在少年耳旁道:“我一会儿一说哭,你就哭啊!”

    “好咧!”少年答应了一声,眼中满是跃跃欲试。

    “还有一会我一说跪,你就跪哦!”青年继续嘱咐道。

    少年忙不迭的点头,但是一双大眼睛却四处乱瞟。

    突然,少年好像发现了什么似得精神一振,然后赶紧拉拉青年的衣角说道:“大伯,大伯,门开了!”

    青年豁然朝着苑府的大门看去,果然,苑府的实木大门正在缓缓的开启……

    “哭!”青年赶紧提醒了自己侄子一声。

    “啊咧啊!”青年的这一声提醒好像吹响了进攻的号角一般,不但少年咿咿吖吖的哭了起来,包括他自己在内的陆大师的那些孝子贤孙们都不约而同的开始哭了起来。

    他们姿态各异,哭声各不相同。

    有的嘶声干嚎,如同杀猪,然而嚎了半天却不见半点眼泪。有的掩面而泣,手底下到底做什么谁也看不见。有的大咧着嘴,让人看不出是哭是笑。

    当然也有人真哭,尤其是在那个气氛的感染下,即便是稍有伤心也能够让自己泪流满面。甚至有人已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吴浩抱着苑大师刚一出门就看到这般场景。

    嗡嗡然如同庙宇念经,咿咿呀恰似梨园唱戏。

    本来他就有些担心苑大师有个三长两短。

    结果苑大师还有气儿呢,出门却遇到一帮子人嚎丧,这不由让吴浩心中一阵腻歪。

    更何况苑大师现在这个样子,和这些人也不是没关系,所以吴浩对他们更没好脸色。

    不过苑大师生死未卜,吴浩也懒得跟这些家伙纠缠,所以他看了一下周围就要夺路而走。

    “跪!”这个时候吴浩突然听到人群中有一个声音小声喊了一声。

    这一声却是让陆家人如梦初醒。稀里哗啦就跪下了一群人。

    本来陆家的一些人,看到出来的不是苑大师本人,而是一个穿着内门弟子服饰的少年抱着苑大师,有些迷惑眼前的事情。想要先问问呢。

    但是前边这些人哗啦啦一跪下,却是让还站着的人变得显眼起来,于是他们无奈也跟着跪下了。

    不过一群人乱乱哄哄看上去很不齐整。

    陆家开枝散叶分支很庞大,各房各支甚至他们自己都认不齐全。指挥错乱出点差错很是正常。

    甚至跪在人群中的陆家族长也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报丧而已,谁又会为难刚刚失去亲人的孝子贤孙呢。

    他们呼啦啦就围着吴浩跪了一圈,然后二话不说就磕头。

    按照流程,说话是要磕完三个头之后再说的。

    可是吴浩哪有那个美国时间等他们磕完头。

    现在他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关乎苑大师的安危,宝贵无比,又怎么会管其他不相干人的事情。

    看着这些人挡住了他的路,吴浩心中一怒。

    他梆梆两脚,就把挡在自己跟前的两个陆家人踢开,什么话都没说就一溜烟的朝着医堂跑去。

    吴浩跑了……

    陆家人的哭声也戛然而止。

    他们面面相觑良久,才有人把被踢在地上直叫唤的两个陆家族人给扶起来。

    吴浩并没有下重手,所以那两人没什么大碍。

    不过或许是刚才哭习惯了,所以他们叫的还是比较夸张。

    陆家族长看着吴浩的背影皱着眉头道:“此子是谁?”

    “那人是苑大师的亲传弟子吴浩。”陆有为的一个弟子应道:“此人仗着苑大师在丹堂中狐假虎威,作威作福,为非作歹,嚣张跋扈!”

    这却是因为自从吴浩的拜师宴开始,陆有为的这一脉就开始走下坡路,所以人家把吴浩给记恨上了。

    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算是歪打正着吧。

    “原来如此!”陆家族长眉头皱的更深,然后怒声道:“我等好心好意来报丧,没想到却遭到如此对待。这吴浩真是欺人太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