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氪金魔主 > 第一百六十章 怪癖
    苑大师审视的看着吴浩半天,他才粗声问道:“你没有把我们师门秘传丹决外传吧!”

    “这怎么可能!”吴浩一脸委屈的说道:“再怎么样,我这种欺师灭祖的事情也不会做啊!”

    苑大师点了点头,他也相信吴浩不会如此没有下限。

    但是,丹盲是怎么练出丹来的呢,苑大师百思不得其解。

    他考虑了半晌,才恍然大悟的说道:“我明白了,是不是丹决是你施展的,但是丹药却是你请得其他丹师帮你练的,然后拿来糊弄我!”

    “师父你怎么就不信呢。”吴浩颇为无语的说道:“虽然我在炼丹的时候进行了一点点的创新,但是徒儿对天发誓,绝对没有第二会喘气的人参与进来。”

    苑大师看着手上这个味道奇特的大力丸,然后又看着一脸信誓旦旦的吴浩,不由的陷入了沉思之中。

    半晌,他终于开口说道:“好吧,师父就信你一回,这样吧,你再给师父练一遍,让师傅看看你的技艺如何?”

    “这……”吴浩犹豫着说道:“恐怕有点不方便。”

    “怎么?”苑大师的表情更加的狐疑:“练不出来么?”

    “倒不是练不出来!“吴浩默默的想着:“我怕你老人家心脏不好,接受不了。”

    他犹豫了一下,然后才为难的对苑大师说道:“师父啊,其实我炼丹有个特点,那就是怕看,只要是旁边有人看我,就练不好,所以之前在你面前炼丹才会屡屡失败。”

    “骗鬼去吧!”苑大师看着吴浩的表演心中有些失望:“我不在的时候你也没练成过啊!”

    不过吴浩既然说了这个理由,苑大师干脆顺水推舟,他倒要看看这个丹盲徒弟怎么把丹练出来。

    于是他对吴浩说道:“好吧,好吧,不看就不看,你自己进丹房吧,师父在外面等着。”

    他想着自己就在丹房外面看着不让其他的人进去,只要吴浩能够在里面鼓捣出丹药来,管他怎么整呢。

    然而这时吴浩又露出了为难的表情,他对苑大师说自己落了一点东西在居所中,是对于炼丹很重要的东西,等他拿来就开始练。

    被落下的东西,当然是娜娜了。

    刚才吴浩太过激动能够炼出丹来,所以来娜娜都来不及收就跑了过来。

    现在师傅要考较自己的炼丹本领,吴浩自然要带着娜娜一起搞。

    吴浩不理会心中越发疑惑的师傅,很快的就回到居所,给娜娜放完气就装了箱子,放在须弥戒中来到苑大师这里。

    然后他面色如常的走进了丹房。

    半小时后,他面色如常的又出来了。

    手里面已经有了五颗殷红如血的丹药,这并不是大力丸,而是更加高级一个档次的气血丹。

    吴浩刚刚走了出来,苑大师就把丹药一把就抄了过去仔细查看。

    他一眼就看出,这肯定是刚刚出炉的丹药无疑。

    苑大师又跑到丹房之中转了一圈,甚至连炼丹炉他都翻了一翻,也没有在丹房中找到半个人影。

    真是自己徒弟练得?!

    苑大师一下子陷入了迷茫中。

    吴浩能炼丹啊?可是他前几天的表现又是怎么回事呢。

    苑大师已经大半夜去翻了三次垃圾了,可是清楚明白吴浩那几天根本没有练出来一粒丹。

    “难道是……有限性丹盲?”苑大师自语道。

    “师父,什么叫有限性丹盲啊?”吴浩不由好奇的问道。

    苑大师看了吴浩一眼,然后就给他解释起来有限性丹盲的含义。

    原来,时间是最完美的良药。

    如果是经过成千上年的发展,即便是丹神诅咒也会表现的越来越衰弱。这就表现为受到诅咒之人的后代出现丹盲的概率会越来越低,而且即便是出现了丹盲的效果也会越来越差。

    这就会出现一种有限性丹盲的情况。

    有限性丹盲一般表现为只有在一些特定条件下才会表现为丹盲,但是在其他情况下就不会表现丹盲属性。

    比如说有的就是白天丹盲,但是晚上就能够正常炼丹。还有的是对于某些特定种类的丹药丹盲,但是对于其他种类的丹药就能够正常的炼制。

    所以对于有限性丹盲来说,虽然炼丹依然要受到某些限制,但是却要比真正的丹盲要幸福的多。

    吴浩听了苑大师的解释之后,就欣喜的“啊!”了一声,然后急急忙忙的告别了苑大师,回到了自己的洞府之中。

    他终于找到了一点希望。他想要看看自己是不是有限性丹盲。

    每个时辰都进行炼丹尝试?

    或者是每一种丹药都尝试着独立炼制一下?

    不存在的。

    那样得多费药啊!

    吴浩有着更加方便的测试方法。

    他只需要把丹方准备出来,让阿氪扫描一下就可以了。只需要看看消耗的点券数,吴浩就知道对着这种丹药他是否会表现为丹盲属性了。

    吴浩回到洞府后,迫不及待的开始了尝试。

    壮骨丹,十亿!

    洗髓丹,十亿!

    锻筋丹,十亿!

    养气丹,十亿!

    ……

    吴浩准备了数十种丹方,但是无一例外都是天价点券,这让他放弃了自己会针对某些丹药不表现为丹盲属性的期待。

    他开始每个半个时辰扫描一次,看看自己是不是会在特定的时间段中不表现为丹盲。

    然而一夜过去了,吴浩一无所获。

    “主人,娜娜美么?”吴浩颓丧之际,因为无聊被他保持着开机状态的娜娜又开始随机发骚了。

    吴浩定定的看着娜娜一会儿,然后走上去给了她一个拥抱。

    他轻柔的说道:“炼丹师娜娜,从今天起咱们就搭伙了!”

    他仔细打量着娜娜,怎么看怎么美,比宗门里那些妖艳的贱货强多啦!

    正在吴浩胡思乱想的时候,却是感觉到了洞府中的阵法波动。

    来人了!

    吴浩赶紧把娜娜藏了起来,然后打开了阵法。

    来的是苑大师,他看到吴浩就拉着他直奔丹堂。

    经过这一晚上的琢磨,苑大师总算是想明白自己的弟子身上出的问题了。

    他应该不是丹盲,但是他身上的问题虽然危害没有丹盲那么大,但是也不比丹盲好治多少。

    这种事情在炼丹界有一个称呼叫做“怪癖!”

    “怪癖”现象,在炼丹界就比较常见了。甚至一些大名鼎鼎炼丹师都有着怪癖。

    他们通常的表现为,当怪癖得到满足的时候,就能够有如神助,成丹率大增。但是如果怪癖得不到满足的时候,他们就会状态大失,有的时候甚至会出现类似丹盲的症状。

    也就是说他们的丹感是浮动的,波峰和波谷差距极大。而怪癖是否得到满足就决定了这个炼丹师的状态。

    而且因为性格和经历的不同炼丹师的怪癖是多种多样的。

    有的必须饿着肚子炼丹才行,有的必须喝了酒才能炼丹,有的炼丹三天之内不能碰女人。

    这些还好,因为毕竟是能够宣之于口被人所知的怪癖。

    还有一些怪癖却是难以启齿的。

    比如说,有人炼丹必须裸身才能炼成,穿一件衣服都会影响出丹率。

    有人炼丹非得对着丹炉磕几个响头才能大幅度提高成丹率。

    甚至有的人非得女装炼丹才行。

    当然这些难以启齿的怪癖,一般炼丹师是不会对别人说的,即便是对于亲近之人他们也有所遮掩。

    他们通常的对外说法是:“我这个人炼丹不习惯别人在旁边观看,影响炼丹状态的。”

    就跟吴浩跟他所说的别无二致。

    相通了自己的徒弟应该是有怪癖,还是不能对人言的怪癖的时候,苑大师喜忧参半。

    喜的是终于不会摊上个丹盲徒弟了,忧的却是对于有怪癖的徒弟应该怎么教,他完全没有经验啊!

    他想了一夜也没想到好办法,所以觉得应该先看看自己徒弟现在的真实水平再说。

    苑大师早上就来找吴浩,直言想要他去再炼丹,今天尝试一下能不能炼出黄阶下品丹药洗髓丹。

    因为一旦他能独立完成洗髓丹,就代表着他已经跨越了入门阶段,成为真正的炼丹学徒了。

    吴浩有了娜娜,就再也不怕苑大师的考较了。

    当然他还是预防针说道自己炼丹不喜欢别人在旁边观看,要不然会影响状态。

    听到吴浩这么说,苑大师理解的点了点头,露出了果然如此的神秘微笑。

    这微笑反而让吴浩有点懵逼,总觉得自己的师父今天怪怪的。

    当了苑大师的炼丹室,吴浩进去之后就把大门紧闭,苑大师照例停留在外面。

    炼丹室内,吴浩熟练的启动了娜娜,然后开始洗髓丹的炼制。

    这一次,他至少有着五成以上的把握三五炉就把这种黄阶下品丹药炼出来。

    吴浩在里面炼丹的时候,苑大师在外面走来走去,左右徘回。

    他感觉自己又回到了年轻的时候,在产房外面等着媳妇生孩子似得。

    而且自己的徒弟到底是怎么个炼丹法,让苑大师心中如同猫抓一般难受。

    他实在忍不住了,忍不住把真气运转到了耳部。

    他的丹道是强化的六识,自然不仅仅是鼻子。

    没错,他要偷听了。

    偷听自己徒弟炼丹,能叫偷听么?

    这是考察!

    苑大师歪着头,支棱着耳朵听着里面的动静。

    蓦然,一个充满诱惑的酥软声音在炼丹室内响起:“主人,人家好痒……好痒哦!”

    苑大师豁然瞪大了眼睛,赶紧收了功,忍不住快步远离了炼丹室好大一段距离。

    那样子看上去颇有几分狼狈。

    他再次向炼丹室看去,表情怪异无比。

    如同看着洪水猛兽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