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氪金魔主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内幕
    吴梦瑜看着吴浩振振有词的样子,不由得有些哭笑不得。但是她不得不承认吴浩说的还算是有些道理。

    但是她还是继续告诫道:“即便如此,你如此行事还是太冒险了。万一那个陆有为没有这么爱惜颜面,而是肆无忌惮无所顾忌之辈,他甚至可能在你摸他头的时候,当场就把你给拍死!”

    “还有你的得罪黑炎族的事情。就算是你偶然得知了他们的隐秘,守口如瓶又何妨,何必因为宗门的奖励去得罪那些疯子。想要贡献点,只要你跟着苑大师学有所成,根本不需要为这个发愁。又何必急于一时?”

    吴浩听着母亲的劝诫,满口的答应下来。他保证以后不再如此冒险,老老实实和苑大师学习炼丹,争取早日成为内门弟子,通过丹师认证云云。

    然而他就跟母亲提起了担忧,担心黑炎族人会牵连到他的家人,所以提醒母亲小心防范。

    “放心吧。”吴母安慰他道:“在你被关起来的时候,我和初音已经帮你扫平了首尾了。现在的时机倒是不错,黑炎族内部出现了重大变故,如今自顾不暇,短时间内是顾不上秋风城这边的事了。而且初音和霜月亲自出手,将秋风城中黑炎族的残余势力又给扫荡了一遍,他们损失惨重,不可能有精力再去找你麻烦了。更何况是我和你姐!”

    “原来你和骆阿姨已经做了这么多事情。”吴浩有些感动,但是接着却没个正形的说道:“我看你们任我被关在那里不闻不问的样子,还以为你是个假妈呢。”

    “讨打!”吴母做出虚打的姿势,然后又提点吴浩说道:“你知道什么,那其实是一种博弈。我们越是做出在乎你,想要把捞出去的样子,对方越会狮子大开口。相反,我们不闻不问,对方反而会先着急,失了方寸。反正所有人都知道,你不可能被永远关在那里。”

    “啊?”吴浩这一次是真的吃惊了:“您说执法堂?”

    “是啊,就是那些橘猫!”吴母语气讥诮的说道:“千万不要天真的以为他们真的铁面无私,法眼如炬。捕尽门中鼠辈?说的好听。但是现在的橘猫哪里还有真的捉老鼠的,不过它们吃的比老鼠多得多倒是事实。”

    吴浩不知道母亲为何对于执法堂的观感这么差,反正吴浩对人家的观感还可以。至少人家也从没冤枉过他,又有钱……

    经过吴梦瑜一番解释,吴浩才明白,原来其中还有那么多自己不了解的内情。

    苑大师被称为丹道大师,所谓的丹道大师,最低要求也是能够熟练掌握三种以上的玄阶上品丹药。甚至有的大师机缘巧合下,还能够炼制出地阶丹药。

    而对于先天期及以上的修炼者,黄阶上品以下的丹药对于修行的辅助效果就已经不那么明显了。所以每年的玄阶丹药分配额度对于先天期长老们来说异常的重要。

    越是高层次的人才就越难得,所以丹道大师对红莲宗而言是宝贵的,陆有为出事后的影响也立竿见影,这个影响几乎波及到所有的先天长老,因为下一年度他们的玄阶丹药分配额度会有所下调。

    当然,下调是针对宗门中的各个部门总体而言,每一堂中根据具体情况分配额度的变化又都有所不同。关于新的分配额度,作为仅存的两位炼丹大师之一的苑大师拥有着很大的话语权。

    执法堂当然也被波及其中。但是现在他们手中有一张牌,那就是吴浩。

    正是因为吴浩的事情,执法堂有了和苑大师建立沟通的桥梁。而且苑大师对于吴浩的态度他们有目共睹,所以苑大师越是在意吴浩,吴浩就越是短时间内出不来。

    直到下一年度丹药分配的事情尘埃落定。

    至于吴浩到底和袭击事件有没有关系,无论是王子琼的执意追查,还是吴浩的强装无辜,这些都是次要的事情。

    唯有利益诉求,才是执法堂的高层所考虑的事情。符合他们利益他们自然顺水推舟,不符合的时候,他们也会做出“公正的”裁决!

    相比起已经成为了植物人的陆有为,自然是现在还好好的苑大师更加的重要。所以吴浩会有嫌疑跟他到底做了什么无关,只跟他是苑大师的弟子有关。

    当然他们也不会真正的去得罪苑大师,所以吴浩的待遇还是不错的,执法堂也一直客客气气,但是这都不能改变事情的结果。苑大师利用自己在丹堂的影响力,给执法堂的分配额度上做出了一些倾斜。

    所以吴浩被释放的理所当然,执法堂自然有合情合理的说辞对外界公布。

    吴浩没想到背后还有着这样的内幕。

    不过经过他妈这么一解释,吴浩对于自己在执法堂中想不通的事情就豁然开朗了。

    而且他妈把那个芥子袋隐匿起来也是有必要的,这样起码能够让执法堂少了一部分谈判的筹码,没有让苑大师付出更多的代价。

    不过终究还是付了代价的。

    作为苑大师唯一的继承人,苑大师付的代价就是他吴浩付的代价。如此执法堂自然被吴浩给记上了一笔。他决心以后有机会一定要找回场子来。

    暂且先把灵玉獬豸寄存在他们那里吧!

    吴浩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只听他妈接着说道:“苑长老在利益纷争勾心斗角上面或许有所不足,但是他的丹道技术确实值得钦佩。这或许与他对丹道的热爱和赤城有关。不管是什么样的手艺,唯有怀着一颗赤子之心,才能够进步飞速,才有机会问鼎大师境界。”

    她看着吴浩,话锋一转继续说道:“这一点我颇为担心浩儿,如果为娘没猜错的话,浩儿学习炼丹恐怕是单纯的为了赚钱。对于丹道的热爱有限……”

    “这你就错怪儿子了。”吴浩打断母亲,颇为委屈的说道:“修行六艺说到底只是辅助手段,我真正的目的其实是为了修行啊!”

    “好吧好吧!”吴母颇为无奈的说道:“就算如此,既然你有了这个机会,一定要好好的把握,只要你能学到苑大师一半的本事,为娘就满足啦!”

    “什么叫一半儿?”吴浩有些不满:“那必须得青出于蓝啊!娘,你放心,等我成了丹道大师,一定炼出延寿丹回家孝敬你。”

    “那好,我就等你的延寿丹”吴母强颜欢笑的说道。

    而实际上,看着吴浩这幅不稳重的样子,吴母的的不放心更甚一重。她不由心道:“延寿丹,那不敢想,只要别炼出的丹药吃死人,被人找上门来,我就烧高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