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氪金魔主 > 第一百一十九章 老王,你也在啊!
    原来芥子袋也隔离不住戊土精金所制作的帝女花的感应。

    吴浩听着杨威的解释,赶紧把刚才穿着的衣服给拿到火盆里去烧掉了。

    邵猛和杨威顿时松了一口气,然后齐声埋怨吴浩太过冒失。

    然而这个时候,吴浩却并没有松气。

    因为带着感应道标的衣服,吴浩还有一件呢,现在它就静静的躺在吴浩的芥子袋里啊。正是岳德源给他种下道标的那一件。

    那可是拜师用的礼服,吴浩可不能这个时候拿出来烧掉,要不他的身份不就暴露了么。

    知道这玩意儿这么凶险,这个时候吴浩心中暗暗后怕。

    还好对方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要等到敬酒之后自己喝的晕晕乎乎的时候再动手。要是他们的计划是宴会开始前就动手,他现在可能就已经凉凉了。

    多亏了那个黑炎族的暗线比较稳啊,他是严格的在按照计划行事。

    吴浩很庆幸。

    如果对方执行计划选了个逗比,不按套路出牌,没事想先来一发试试,估计现在他早被帝女花追的上天入地了。

    不过尽管如此,想着身上还带着个“向我开炮”的buff,吴浩还是如芒在背。他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这里去处理一下。

    不过看到杨威手上的那个接引道标,吴浩还是按耐住急迫的心情。

    他长长一揖,真诚的对着杨威和邵猛说道:“是刘某冒失来了,两位兄弟恕罪。不过刘某也是心有挂碍,所以才会这般急切。”

    杨威两人看到吴浩如此大礼,赶紧上前扶住,然后开始问他如此冒失的缘由。

    吴浩赶紧不忘初心的跟他们解释自己来的最开始的目标,那是杀方常啊。

    可是方常作为先天长老的弟子,哪里有那么好杀,比之杀吴狗也不遑多让啊。

    他解释道原本他想着绝命一击,玉石俱焚的。不过现在看到这个帝女花的指引道标,他刘浪又看到了新的希望。

    所以想要向两人讨要几个指引道标,他再伺机给方常也种上。到时候帝女花发威,顺便让它把方常也收了。

    “这……”两人听着吴浩的讲述有些犹豫,因为多一个目标,无疑会分散一些帝女花的攻击力度。

    不过,邵猛考虑了一下,却是点头答应了。

    他拱拱手说道:“刘兄高义!邵某人敢不支持。以帝女花的威力,要是只杀一个吴狗却是太过浪费。顺便收割了方小狗也是应该的。只不过当初买帝女花的时候只给了这么三枚指引道标,给吴狗种一枚,刚才刘兄又给浪费了一枚,现在仅仅剩下这一枚而已。”

    说着他小心的从杨威手中捏过了那个“癸水琥珀”,然后郑重的放在吴浩伸出的手上。嘱咐道:“最后一枚了,万万不可浪费啊!”

    吴浩小心翼翼的把它给收了起来,然后对着戏台后场的所有的黑炎族人拱手到:“兄弟们保重,那我就开始行动了。改日……请大家喝酒。”

    “好!”邵猛肃然说道:“如果一切顺利的话,自当痛饮庆功酒。不过万一事有不顺,那么在场的兄弟们就是最后一重保障。我哪怕是同归于尽,也要拼死诛杀吴狗。”

    “邵老大何必说这样的丧气话,帝女花出手,自然万无一失。就算真的事有不谐,黄泉路上也有兄弟们陪你。”吴浩长笑着安慰道,然后对着众人伸出了手:“兄弟们加油!”

    看到他那鼓励的目光,杨威忍不住把手放在了他的手上,跟着喊了一声:“加油!”

    嗖,一个焱之印记无声无息的通过身体的接触传到了杨威的身上。

    与此同时杨威和吴浩同时把鼓励的目光投向了旁边的另一个黑炎族人。

    “加油!”

    这个黑炎族人有样学样的把手放在两人的手上喊道。

    嗖,又一个焱之印记无声无息的通过身体的接触传到了他的身上。

    “加油!”

    “加油!”

    “加油!”

    随着黑炎族人一个个的加入,一个个焱之印记也通过身体接触传导到他们身上潜伏起来。

    吴浩看到这一幕满意不已,本来他还想着煽煽情跟他们一一拥抱一下把焱之印记给他们种下呢,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达成了目的。

    终于,他们的手叠加到一起,围成了一个圈。

    然后齐齐的把目光望向了还没有加入进来的邵猛。

    邵猛此时也被这种气氛所感染,他感觉到一种肃穆的使命感。

    有如此多的兄弟同生共死,何愁大事不成?

    他一把牢牢的握住所有人的手,然后动情的说道:“加油!黑炎必胜!”

    “必胜!”众人齐声响应。

    刷,最后一个焱之印记无声无息的传到了邵猛的身上。

    吴浩在心中比了个“耶”的手势,功德圆满。

    他左右扫视一番,现在在前台唱戏的都是作为掩饰的真正的唱戏人员,黑炎族人已经都在后边聚集了,如今终于齐齐整整的入他彀中!

    吴浩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抱拳一礼,就消失在了黑炎族人的视线中。

    ……

    此时,在宴会大厅中,已经有了一些小小的骚动。

    不为别的,因为有些进度快的宾客已经吃的差不多了。但是这个时候他们却是不能够离席的,因为主人家还没有前来敬酒呢,现在他们过早的走就有些不给面子。

    可是要是人家迟迟不来敬酒,他们总不能够一直等下去吧。

    于是一些席位上的气氛就有些诡异,当然大家碍于情面并不会表现出来,而是努力的找着话题同同一桌认识的或者不认识的席友们聊着天。

    哪怕是尬聊,也要把时间拖延下去……

    这个时候,苑大师也发现了气氛有些不对,他环视一下,想要找吴浩的身影。

    紧接着他就皱起了眉头。

    吴浩不见了人影也就罢了,连他的大弟子也不知道去了何处。倒是他的另外几个记名弟子,正在一个席面上吆五喝六吃喝的正欢。

    苑大师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然而偏偏他的这一席上还有不给面子的。

    作为门中长老,即便陆有为和苑大师再不和,按照身份也应该把人家安排在主桌上。

    所以现在同一席的陆有为就开始说怪话了。

    “啧啧,苑师兄这门风今天我真算见识到了。宴会过了大半他们这些小辈还不见踪影。如此不知礼数,真不知道是谁教的呢。”

    “你……!”苑大师一怒就想要怼回去,但是人家说的是事实,让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只能咬牙暗恨,把这笔账记在几个弟子身上,准备以后严加管教。

    陆有为看着苑大师憋红了眼却又无从反驳的样子,不由暗爽,他正要乘胜追击,却突然感觉自己的头顶传来一股凉意。

    啪!一个巴掌拍在了他的光头上。

    然后一个粗豪的声音在他的身后响起:“咦,老王,你也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