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氪金魔主 > 第九十七章 死士!
    富丽堂皇的大厅装饰的有几分考究。任谁也想不到黑炎族人在秋风城中的这个据点就堂而皇之的建在了这座城市做繁华的街区。

    如果有有心人去追查的话,他们就会得知这座宅子的主人是红莲宗的一位内门弟子,而且这弟子和某位长老还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光是这一点,足以让一些人望而却步,不敢继续的再查下去。

    黑炎族人对于红莲宗的渗透,远比红莲门人想象中的更加严重。当然要做到这一点只凭借他们的那些热血青年是不可能的,其中还有着更神秘强大的势力支持。

    刚刚被请来的那位小蝶姑娘,就是支持黑炎族复仇的神秘强大势力派来的代表。她不仅是黑炎族的大金主,而且本身有着不凡的医道修为,所以大档头紧急时刻才会向这位求助。

    他也没想到事情最终会成为这个样子,刘浪此人居然刚烈如斯!

    如今他已经昏迷过去,被小蝶姑娘正在内室中治疗。小蝶姑娘的治疗手段可能存在着一些禁忌,所以治疗的过程中把所有人给都给赶了出来,不允许任何人擅自闯入。

    大档头有求于人,自然对于小蝶姑娘的话言听计从。

    大档头在厅内左右徘徊,走来走去。来来回回了小半个时辰,小蝶姑娘终于从内室中走了出来。

    她看上去似乎消耗不小,一副脸色苍白的样子。

    “怎么样了?”大档头看到小蝶姑娘出来,赶忙出声问道。

    “幸不辱命!”小蝶姑娘微微一笑说道:“这一次真的好险,匕首都已经刺破心脏了。还好刺入不深,又是只刺入到心脏边缘位置。要是再偏斜上那么一点点,就神仙难救了……”

    即便是大档头见多识广,听到这样严重的情况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追问道:“那他现在没事了吧?”

    “说没事还为时过早,只是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罢了。”小蝶皱眉思考了一下说道:“他身上的伤势好像并不只心脏这一处这么简单,他浑身真气似乎已经散尽,变得所剩无几。而且经脉也受到了很大的伤害,名存实亡。看这样的情形,他现在的实力最多只是相当于锻体期血髓境修为罢了。”

    “啊?”大档头吃了一惊,“怎会如此?”

    “想来此人之前曾经经历过一场苦战,因为过度使用了临时催发战力的强大秘技,比如说燃血术、天魔解体、神打术这样的,这时候应该是出现了反噬。”小蝶分析道。

    她倒是见多识广,这样的秘技如数家珍的说出了好几个。

    “哦?”大档头眉头一挑,对着旁边的两个手下问道:“可是如此?”

    “这一次追杀刘兄的人来头不小,领头的是有着“铜面罗刹”之称的司徒明月,要不是我们这一次支援过去的人多,而且对方也不愿久战,恐怕我们都不是那人的对手”

    高瘦青年邵猛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这一次增援刘老大遇到的情形,然后又说道:“至于发现刘老大的情形,好像是杨兄弟他们的人先发现的他的踪迹,具体情形我也不知道。”

    说着他就把目光看向了一旁的杨威。

    “哦?你们发现刘浪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情形?”大档头又把目光转向了杨威。

    “这……”杨威想到当时发现这一位时候的情形,一滴冷汗忍不住滑到了脖颈中。

    不知道要是如实说出来,会不会被大档头直接拍死。

    他瞄了一眼小蝶姑娘,觉得还是黑炎族声誉为重。

    于是就含糊不清的说道:“是,是,刚刚发现刘兄弟的时候,他确实颇为狼狈,似乎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

    大档头点了点头,然后对着众人说道:“进去看看!”

    说完,他就当先踏步朝着内室走去……

    其实这个时候吴浩已经醒了。

    醒来之后,吴浩第一时间就是去检查自己身上的芥子袋。发现它似乎并没有被人动过,里面的东西一文没少后,他不由的暗暗松了口气。

    今天本来准备出来做隐秘之事,芥子袋中能够表明他身份的红莲宗标识明显的物品早就被他给留在宗门没有带出来,就算是有人翻看他芥子袋也不会发现什么。

    而且他本身的财物所剩无几,都被他给充值了。

    现在他身上主要是这一趟的收获,包括管家身上的,还有刘浪身上的灵石票据。看到他们完好无损,吴浩就彻底的放下心来。

    然后,他开始感受自己的伤势。

    这一次差点作死。吴浩暗暗警示自己,不一定事情一定会按照自己设想的样子进行。这个世界上是随时都可能发生意外的。

    这个意外有可能会向着好的方向偏转,比如说苑长老收徒的事情。也可能回向着不好的方面,比如说杀个管家都被事件一路裹挟,被卷入到了黑炎族在秋风城的老巢里。

    为了应对这些意外,吴浩觉得自己需要变得更加强大,他再也不想让别人来主宰自己的命运。

    正在默默的想着接下来的计划的时候,吴浩听到了门口传来的脚步声。他本能想要闭上眼睛装晕,但是想了一下还是把眼睛睁了开来,直勾勾的看着走进来的几人。

    “大档头!”吴浩强忍着伤势的痛楚,就要起身。

    “稍安勿躁!”大档头人影一闪,已经来到了床前,一把把吴浩给按了下去。

    “休息就好!”大档头看着吴浩虚弱的样子,沉默了一下。

    “大档头,我……”吴浩觉得自己这个时候有必要表示一下忠心,但是却被大档头挥手给打断了。

    “刘浪,你可知罪!”大档头突然疾言厉色的喝了一声。

    吴浩有些懵圈,这是什么个意思,哥已经用生命去演戏了,难道还有哪里不到位?

    看到吴浩一脸茫然的样子,大档头沉痛的说道:“我们黑炎族人的生命多么宝贵,每牺牲一个人,我们恢复祖先荣光的几率就会减少十万分之一。我们从不惧怕牺牲,但是也绝不会做无谓的牺牲。我们每一个人的牺牲都是有价值有意义的。”

    说道这里,他提高了声音:“可是你呢?你觉得你这样死了,有意义么?有价值么?刘浪,你个懦夫!”

    “浪知罪!”吴浩总算听出来了,原来这位没有继续追究下去的意思,于是他赶忙表态。

    知错能改才的卧底才是好内奸。

    看懂吴浩现在的态度,大档头总算是点了点头,然后温声说道:“虽然你现在重伤在身,可是黑炎族的规矩不可废,做错事就是要付出代价。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

    他说着就拿出了一个钱包,然后对着吴浩说道:“第一个选择,你既然不惜命,那就转为我黑炎族的死士!这里有三千灵石票,就作为你的安家费。你拿去安置亲朋也好,拿去花天酒地也罢,我们都不会管。但是拿了它就要不折不扣的去完成我们最艰巨,最惨烈的任务,哪怕要你去死!”

    “第二个选择是罚俸一年,降三级成为我黑炎族最基础战斗人员,暂归邵猛统领。以后调动、升迁或者其他任用,全凭功劳而定。”

    “怎么样,你的选择是……”

    大档头刚说到这里,就看到重伤在身的“刘浪”猛然起身,一把就把他手上的钱包给抄了过去。

    那一瞬间的动作,让大档头感受到一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凛然气势。

    然后他的耳边就响起了坚定果决的声音:“某愿为死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