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氪金魔主 > 第八十八章 眼神
    苑大师给吴浩简单的介绍了一下丹堂的个各方面的常识,就开始督促吴浩尽快的提升修为。

    因为炼丹的过程中要使用丹决,这涉及到真气对于火焰和药材熔炼的控制,没有真气的锻体期武者根本就没有办法完成。

    所以现在的吴浩根本没有办法完成炼丹,只能够先跟苑大师学习一些药理、药性、以及炼丹的基本知识。

    苑大师尚未出师的记名弟子之中年纪最大的叫岳德源,长得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苑大师曾经私下里告诉吴浩他的这个弟子虽然天赋不佳,但是胜在扎实勤恳,所以他的基本功在诸弟子之中最为扎实。

    一般新入门的记名弟子,苑大师都是先交给岳德源带一段时间,等到弟子突破炼气踏入内门之后再由他教导炼丹之道。

    但是这一回,苑大师却是决定亲自教导吴浩。

    他宣布这个决定时,吴浩隐隐约约感觉那几个外门弟子中传来一道极为不友好的视线,但是等他回望过去后,却看到面色如常的几人,根本分辨不出这道视线是传自哪里。

    吴浩心中暗自计较,然后就被安排着跟着岳德源去挑选自己的居所。

    苑大师的所有的记名弟子都在丹堂有自己的居所。这种居所跟吴浩现在所居住的宿舍不同,更多是用来进行炼丹工作或者短暂休憩之用。

    居所内不但有着成套的炼丹设施,还能够被分到一小块的药田。

    大约就相当于一个小型的工作室。

    即将成为亲传弟子的吴浩,自然不可能不给他分配。甚至苑大师特许在他名下剩余的这些居所中,吴浩可以自由选取。

    吴浩跟着岳德源转悠了半天,然后选择了最为偏僻的那个地方。这里虽然一些固有设施比不上其他地方,但是胜在足够清净。而且因为地处偏远的原因,这里的药田面积也要比其他地方大得多。

    这样大的药田吴浩很满意,埋个几十上百人都不成问题。

    把居所安顿了一下后,吴浩又去找到苑大师,去完成他交给的一些简单任务。

    他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送请柬。

    请柬自然是关于吴浩的拜师宴的。修行界的规矩,只要是有头有脸之人,招收亲传弟子的时候一般都要宴请宾客的。当然人家也少不得要送上一些贺礼。

    这种事情是和婚丧嫁娶一般的人生大事,苑大师这里自然少不得操办一番。

    而送请柬的这个任务,自然不能苑大师撸袖子自己上,所以还是由他的几个弟子效劳。当然作为事情的主角,吴浩也少不得要出一份力。

    苑大师给吴浩安排了一些空白请柬,这主要是为了邀请吴浩的亲朋所用的。这一部分,比如说吴浩认识骆长老、汪执事,以及苑大师已经出师了的那几个弟子,都是由吴浩去邀请的。

    吴浩先上山拜访了骆长老,把事情办完后又从她那里弄到了前往山顶的临时通行令牌。

    然后他去食堂打包了点食物,又打了点散酒就上了山。

    这个机缘说到底还是薛老头做的引子,吴浩当然要去感谢一番。

    薛老头听着吴浩讲述自己被苑大师收为亲传弟子,也不由的啧啧称奇,直叹他走了狗屎运。

    开始的时候两人之间气氛颇为热络,可是等吴浩邀请他前往拜师宴赴宴的时候,这老头又开始推三阻四,无论吴浩说什么他都不肯下山。

    他说什么当年的那些故人已经不太想见,见面徒增伤感罢了。

    既然他死活不愿去,吴浩也不在勉强,只是在临走之际问了问他需不需要自己给吴掌柜带点什么。

    听到吴掌柜,薛老头又是一阵叹息,但是最终还是拿了一个雕刻着不知名小兽的木雕放在了吴浩的手上。

    等吴浩把这东西交到吴掌柜手上的时候,吴掌柜悠悠一叹道:“这老乌龟。”

    随即她展颜对着吴浩说道:“我们不管他,你能够成为苑大师的弟子是天大的喜事,这样的事情我当然没有不去捧场的道理。不过小浩你可不要忘了邀请一个人,要不是人家你也没法遇到这样的机缘。”

    “谁啊?”吴浩心中隐隐有了个答案,但还是故作好奇的问道。

    “当然是穆丹师啦!”吴掌柜语气带着亲切说道。

    吴浩目光一闪,含笑道:“理当如此!”

    这一次吴浩和吴掌柜来到穆丹师的府邸的时候,穆丹师已经带着管家还有一大堆的仆从侍女亲迎出门。

    他们离着门口还差一段距离,就听到穆丹师轻柔的声音响起。

    “原来是苑大师高徒光临,穆某有失远迎了。”

    吴浩带着矜持的微笑,和气的回应着。不一会儿吴掌柜就拉着穆丹师的手寒暄了起来。

    一行人入内奉茶,吴浩很快就拿出了请柬说明了来意。

    穆丹师表明到时候自己一定会去喝一杯喜酒,然后又不着痕迹的提到遇到苑大师那天发生的小小不愉快只是一场小误会,请吴浩多多担待一下。

    吴浩作为既得利益者,当然不会在意,不过他看了穆丹师旁边的管家一眼,却是想起了一件事情。

    他不好意思的跟穆丹师道歉,称自己当时真的不是故意毁掉恩师想要的蛇香兰的。其实他当时只是着急上厕所而已,怎奈管家死活都不让,万般无奈之下,他只好……

    吴浩一般诚恳致歉,一般看着穆丹师的脸色。等到她的脸色变得难看了一些后,吴浩继续说道:“说起来这株蛇香兰,师傅回去之后还絮叨了几次,当真是可惜,可惜了啊……”

    管家听着吴浩的一番话语,眉头越皱越紧。尤其是等着他感觉穆丹师看他的眼神出现变化后,他的后背一阵发凉。

    他感觉浑身上下都被冷汗湿透。

    这家伙上下嘴唇一碰倒是轻巧,然而他却惨了。本来就心疼那株蛇香兰的穆丹师等到他们走后,还不知道要怎么收拾他。

    一株蛇香兰是小,可是耽搁了穆丹师讨好苑大师的门路才是大。

    这个责任,怎么能够让他来承担?

    想到这里,管家看向吴浩的目光忍不住带上了一丝深沉的怨毒。

    吴浩不经意的一瞥,却是正好和管家的眼神碰了个正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