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氪金魔主 > 第七十四章 薛老头
    月明星稀,红莲峰顶,天气有点微寒。

    但是祖师堂广场的那株梧桐树后,气氛却是火热的。

    那里摆着一张石几,几个石凳,十几个碗碟和几瓶好酒在石几上凌乱的分布着。

    一老一少正在石几旁边对饮。

    在祖师堂前饮酒作乐未免有些对祖师不敬,所以两人选择了那株大树后面。

    祖师们看不见,想必就不会怪罪。

    毕竟人总有七情六欲,祖师深明大义,想来也能够理解。

    既然薛老头不在意,吴浩当然更不会在意。

    此时的吴浩已经喝得左摇右摆,双眼迷离。

    看着薛老头依旧一副神智清明,双眼清亮的样子,吴浩就知道自己失策了。

    鬼知道他一副马上就要入土的样子,为什么酒量这么好啊!

    这些天,吴浩一直以山上清苦,孝敬红莲宗前辈等等名义,带着酒菜来找薛老头,一来二去也和他混熟了。

    怎奈薛老头以看守祖师堂职责所在的名义,一直不肯多喝酒。

    眼看时间一天天流逝,吴浩洒扫祖师堂的惩罚期限就要到了,但是他还没有找到半点接近祖师堂的机会,吴浩就暗暗着急。

    于是他在期限快到的最后几天,又是打感情牌,又是用激将法,用尽浑身解数,终于让这老头陪他一直喝下去了。

    然而,老头没醉,他却要醉了。

    看人都快有重影了。

    “呵呵呵!”薛老头看着吴浩现在的样子,不由得笑了起来,一张如同松树皮一般的老脸上,褶子乱抖。

    他又押了一口酒,然后指着吴浩说道:“小浩子,傻眼了吧,偷鸡不成蚀把米了吧。”

    看着吴浩微微变了的颜色,他笑的更开怀了,摇晃着手里的酒继续说道:“啧啧啧,桂花香,好久没有喝到这么好的酒了。不像去年那个弟子弄些劣质酒还想要糊弄老夫。”

    他一边美滋滋的品着,一边继续说道“小浩子你可以啊,真舍得下本钱啊。明明心中是那么的舍不得,真到了事情上却一点不含糊。就冲这一点,老夫也很看好你的将来啊!”

    吴浩突然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但是他还是脸色苍白的强笑道:“您老人家,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太懂呢?”

    “得了吧!”薛老头拿了个鸡腿毫无形象的啃着,然后用鸡骨头指着吴浩说道:“现在没有镜子,要不然我就让你照照你刚才这张脸了,酒是好东西啊,喝多了你就再也掩饰不住你那一脸的占有欲了。”

    看着吴浩终于脸色大变,老头乐了,笑眯眯的继续说道:“你们这些年轻人啊,不知道脚踏实地的修行,总是想要走捷径。老夫今天就明确的告诉你,老夫不是什么前辈高人,也没有什么绝世秘笈。”

    “甚至因为这些年与修行界隔离,老夫的早年的那些武道感悟也都快跟不上时代了。想着得到老夫指点,功力大进,或者得到什么绝世传承,那是你想多了啊!”

    吴浩听着老人家略带着嘲弄的话语,赶紧解释道:“老人家,我真没这么想过。就是看着山上清苦,您有事宗门前辈,才想着平时没事孝敬下……”

    “编,接着往下编。”老头把吴浩面前的酒都敛到自己那边,美美的喝着,同时笑眯眯的看着吴浩,说道:“老夫虽然老了,但是一双招子还是亮着的。而且你已经不是第一个前来‘孝敬’老夫的了。”

    “不知道你们这些年轻人,到底是受了什么话本小说的影响。总是觉得咱们宗门中潜藏着前辈高人。因为这样美妙的误会。老夫,还有百功阁扫地的老马,以及看守后山墓园刘老头,没少受到你们这些弟子的骚扰。”

    “还好,我们在其中也是得到一些好处,所以也就乐得每年陪你们这些新弟子演一演。这些事情在宗门中你稍微打听一下就知道了,也只有你们这些新晋弟子还有着这种不切实际的幻想罢了。”

    随后他悠悠的长叹了一声:“年轻真好……”

    接着就拿着酒瓶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

    “薛老,您误会了,我和那些家伙们是不同的啊!”吴浩继续锲而不舍的解释道。

    “你说得对!”薛老头擦了擦嘴,定定的看着吴浩说道:“你比那些家伙们脸皮厚多了。”

    看着吴浩又要说什么,薛老头提高了声音道:“别不承认,要是其他弟子被老夫这么拆穿了心思,恐怕早就狼狈的掩面而逃了,像你这样还不死心的解释的真的很少啊。”

    “别白费心思了!”薛老头指着桌子上的菜说道:“一桌子从宗门食堂打包的免费菜,配上极品桂花香,吴小子真是让老夫开了眼界。”

    “看在你让老夫这么开心的份上,老夫都不好意思继续坑你了。今天这顿就当是散伙酒。喝完了你就把心思放在修行上吧。”

    随后,他略带认真之色的告诫道:“年轻人不要老想着走捷径,这个世界上哪里有那么多捷径啊……”

    薛老头的一番话,让吴浩一时间竟有些无言以对。他冲着旁边的大树看了一眼,似乎透过梧桐看到了祖师堂,看到了祖师画像上面的二维码!

    于是他的神色又坚定了起来:“哎呀,你老人家怎么就不明白。算了,算了,不跟你说这种酒话了,日久才能见人心啊!”

    说着,他不再理会老头,摇摇晃晃的下了山去……

    第二天吴浩毫无异状的协助几位难兄难弟完成洒扫工作。到了傍晚散工之后不久,他再次的提着酒菜来找薛老头了。

    薛老头敏锐的注意到,这一次吴浩并不是从食堂打包的免费菜,而是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订的一大堆佳肴。

    比之食堂的菜,吴浩带来的要丰盛的多,当然价格也是很可观,几乎要相当于桂花香的价格了。

    薛老头看着吴浩那张真诚恳切的脸,有些犹豫了。

    “自己明明跟他说的很清楚了,他怎么还往里下本啊。难道他说的是真的,他跟那些想来打秋风弄好处的弟子是不同的?他真的对自己有着恻隐之心或者尊敬之情?”

    “还是说这人大奸似忠,另有所图?那也不对啊,自己一个遭老头子,到底还有什么值得图谋的么?”

    一时之间,他都有点迷忙了。

    他头一回感觉自己的人生阅历有些不够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