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氪金魔主 > 第七十三章 洒扫祖师堂
    “放肆!”

    吴浩还处于震惊状态,就听到一声暴喝。

    然后他就感觉到一股庞然威压降临,他险些支撑不住趴倒在地。

    这一下终于把吴浩的注意力从祖师画像上转移,然后他就看到那个宗门长老正对着自己怒目而视。

    “居然敢对祖师不敬!”

    宗门长老吹胡子瞪眼的看着下方的弟子,然后伸出手指指着:“你、你、你、你,还有你!你们几个罚抄写宗门戒律十遍,洒扫祖师堂一个月!”

    长老一连点了五个男弟子,其中有一个被指着的人,正是吴浩!

    说完这句话,那长老就闭上了眼睛,再也不看下方噤若寒蝉的弟子们一眼。

    其实这一幕每年都有发生。每次参拜祖师堂总有些男弟子失态,长老们都已经习惯了。

    严格说起来,这倒是不能够怪那些男弟子们。

    实在是因为祖师们血火修罗道的境界太过高深了。所以她们身上的魅惑气息已经浑然天成,即便是只是一副画像,哪怕是一般内门弟子看久了也可能把持不住。

    更何况这些初出茅庐的家伙们,只是瞪直了眼睛这还算是定力不错了。

    但是出现这种事情,他们当然不能够说是祖师的错。难不成弟子失态还要怪祖师们太过惹火?

    所以错的只能够是这些失态的弟子们。

    而每年谁要是盯着祖师画像看,被罚了只能够算他自己倒霉了。

    当然因为知道其中的原因,长老也不会真正的重罚,只是小惩大诫一下,显示一番宗门威严罢了。

    听着要抄写戒律吴浩心中一苦。

    但是紧接着有听到要罚他们洒扫祖师堂,吴浩却是心下大乐!

    冒犯了祖师被罚也是应该的,这种粗活累活就尽管交给他来吧!

    正是因为有着这种乐观的心态,所以第二天被责令洒扫祖师堂的那几个男弟子愁眉苦脸的往山上挑水的时候,吴浩看上去却是满面红光,好似正在做着什么光荣的事情一般。

    他的这种表现,让祖师堂的薛管事都多看了他好几眼。

    薛管事就是那位吴浩刚来祖师堂的时候在树后睡觉的那位老人了,他现在负责着祖师堂中的一切事务。那位长老曾经特意的叮嘱过,对于薛管事一定要保持着足够尊敬。

    因为这位老人家曾经有功于宗门,即便是宗主和各位长老对他都保持着一定的敬意。

    关于薛管事的事情在宗门中并不是什么秘密,在吴浩有心打听之下很快就弄得一清二楚了。

    说起来这位薛管事在几十年前还是一位风云人物,曾经是内门弟子的佼佼者,甚至有望晋升真传。

    几十年前黑炎族混入红莲宗新晋弟子中,阴谋袭击祖师堂。正是这位薛管事临危之际拼命护住了祖师画像。

    他立下了大功,但是事后却受到了黑炎族的报复性袭击,一身武道真气被废,从此绝了自身的武道之路。

    真是天妒英才。

    后来宗门为了安置和补偿他,就依照他的意愿让他看守祖师堂。

    当然他的看守只是一个象征意义罢了,并不是仰仗他的武力。事实上从那次袭击之后,祖师堂周围已经布置了严密的阵法,那次吴浩第一次来的时候祖师堂的门自动开启,其实就是薛老在控制着阵法开门。

    正是这些阵法,才真正的护卫着祖师堂万无一失。而一旦阵法受到攻击,红莲峰中的诸多长老就能够很快得到示警前来支援。

    吴浩对于黑炎族的人要快恨死了。就是这些家伙们害的他扫码无门。

    因为当时有着宗门长老在场,阿氪扫码的时候还有着很明显的白光,所以吴浩不敢轻举妄动。

    他本来觉得被罚洒扫祖师堂有的是机会,没想到自从那一次拜祖师之后,吴浩却是再也没有找到机会进入祖师堂一步。

    所谓的洒扫,只不过是清理一下祖师堂这边的台阶和院落罢了。而真正的祖师堂的大门却是常年关闭着的,只有明年新弟子入门的时候才会开启。

    而且祖师堂还有着阵法守护,吴浩想要进去根本就找不到半点的机会。

    他这一个月的洒扫生涯,很可能真的只是在浪费时间。

    这个时候,与他同一届的那些弟子们应该有不少人已经去了百功阁挑选了合适的功法开始修炼了。

    因为两院新晋外门弟子有着上千人之多。所以他们选取功法的时间自然有先有后。

    个人修习何种功法本来就是私密的事情,所以每个人前往百功阁的时候都是单独的。

    这样一来,每天最快也只能够选择几十个人的功法罢了,至于其他人自然要排很长时间的队伍。事实上他们大部分人都是提前预约了的。

    吴浩和这几个被罚的倒霉蛋也都去预约了。但是他们这种有惩戒在身情况,自然被排在了最后面,差不过已经排出去一个月以后了。

    暂时不能够学到新功法的他们只能安心开始洒扫生涯。更让他们感到有些崩溃的是,洒扫用水必须是一桶桶的山下提上来的新鲜山泉水,绝不能够使用隔夜水,要不然就是对祖师不敬。

    所以他们每天都得来来回回上下山的挑水。

    吴浩当然能够使用芥子袋作弊一下,但是没有什么利处的事情,他才不会主动把自己的芥子袋暴露出来。

    他又不是王有艮。

    不过他倒是发现这样上下山的挑水锻炼,其实对于锻体期的修炼大有好处。相信宗门处罚他们洒扫的形式也是有着这一层的深意。

    所以吴浩第一时间把宗门的一番良苦用心解释给了自己的难兄难弟们,成功的把每天的挑水任务忍痛割爱,交给了他们。

    锻炼,尤其是这种低下效率的锻炼,吴浩是不需要的。

    他只要氪金就够了。

    而空闲下来的吴浩把更多的时间和经历都花在了那个薛老头身上。因为这老头掌握着进出祖师堂的门户。

    看老头一个人挺孤单,吴浩一有机会就弄点酒菜来刷这老头的好感度。

    菜是吴浩在食堂打包来的,倒是不用花钱。可是酒却是吴浩切切实实花钱买来的。

    不是那种街头酒肆的劣质散酒,而是他专门从秋风城老字号酒庄买的陈酿“桂花香”!

    此酒入口软绵,回味悠长,后劲十足。

    喝的时候感觉不出来,但是喝完后很容易上头。

    在前世,吴浩曾经听过这种类型的酒有一个别名叫做“少女失身之酒。”

    不管怎么说,老头年轻时意气风发,现在却在此苟活,肯定是个伤心之人。

    何以解忧,唯有桂花香!

    这样的人,如果加上合适的气氛,再加上酒,喝醉几乎是必然的事情。

    喝醉了,就什么都好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