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氪金魔主 > 第六十六章 真魂阵
    红莲别院的某个广场上,此时人声鼎沸。

    这里聚集着一批已经通过了红莲宗的入宗测试资格的弟子,他们在这里等待着凑够一百人,然后去宗门的通灵殿中进行身份验证。

    因为通灵殿中的阵法每开一次需要上千灵石,耗费不菲,所以红莲宗要凑够一百人次,才会集中的为他们开一次通灵殿中的“真魂阵”。

    他们中有被举荐者,也有已经通过了入门的“入门三关”测试的散招弟子。不管是未来是进入芙蓉院还是沉香院,能够来到这里这个广场上,说明他们已经是红莲宗的一员无疑。

    此时,某些善于交际之辈,已经开始师兄、师姐的和别人联络感情了。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善于交际的,也有人默默垂首,一语不发。还有人深情激动,似乎还沉浸在能够加入红莲宗的兴奋之中。又有人左顾右盼,新奇的看着红莲宗的一切。

    至于吴浩,他看上去似乎与左顾右盼者毫无区别,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实际上却是在通过众人的谈吐和穿着推断着他们各自的身家。

    他倒是没有产生什么大胆的想法,只是习惯使然而已。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嘛。

    终于,在等了一大会儿后,人数凑齐了。一位穿着内门弟子服饰的师姐带着他们进入到了所谓的通灵殿中。

    看来宗门中对于这个最后一道测试很重视,不但有内门弟子为他们引路,而且测试工作也由一位执事亲自主持。

    来到这座通灵殿中,吴浩隐隐约约感觉这个地方有些熟悉,就好像什么时候看见过一般。

    因为这位执事一直在催促大家按照顺序站到指定的位置,所以吴浩也来不及多想,很快按照要求站好了。

    这个时候他的眼睛一亮,因为他看到那名执事拿出了好多灵石,填入到了大殿中的一个个的凹槽里。

    随着灵石的填入,不一小会儿,大殿之上一个个隐藏的符文亮了起来,这些符文有的像蝌蚪,有的像蝴蝶,还有的如同信手涂鸦一般。它们把整个大殿照耀的星芒隐隐,充满了神秘的气息。

    符文照亮大殿的那一刻,吴浩恍然大悟。

    他终于记起来了,这个地方他来过。

    那还是三年前,母亲和姐姐一起带他来红莲宗的时候。她们也是带着自己来到了这个大殿,而且还启动了这个阵法。

    只不过当时并没有凑够百人,在这个大殿中进来的只有吴浩和他母亲、姐姐还有一个气度不凡的中年女子。

    由于那个时候吴浩前世的记忆刚刚开始和现世融合,所以他过得有些浑浑噩噩,并没有在意当时发生了什么。他只记得姐姐告诉他想要用宗门阵法帮助他治疗失魂症。

    就是这套阵法,符文一亮起来,吴浩终于从记忆中找到了这熟悉的一幕。

    阵法亮了一小会儿,就暗淡下去。看上去丝毫变化都没有发生。这和三年前吴浩来的时候反应和一致。

    但是那位执事对此却好像理所当然一样,她示意所有人都合格,然后就安排那位内门弟子把他们带出去。

    出了这座通灵殿,这些红莲宗新晋弟子们议论纷纷,他们都一头雾水的样子。

    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完全不了解状况啊,怎么糊里糊涂的往那里站了一小会儿就通过了呢。

    “嘿嘿,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就在这时,一个略微得意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吴浩定睛看去,却是一个方脸的锦袍少年。

    那少年看着四周被吸引来的目光,昂头说道:“这是我红莲宗的秘阵‘真魂阵’,它能够测试人的肉身和灵魂的契合度。是用来排查奸细的。”

    看着众人依旧是不明所以的样子,这个锦袍少年用富有优越感的语气说道:“阵法没有反应你们就偷笑吧,要是阵法真的发生反应。那么我们这里所有人恐怕都会面临着严格的资格审查,祖宗八代都会被查个底朝天。”

    “这位师兄,灵魂契合度和奸细又有什么关系呢。”这个时候一个细妹子突然睁着迷蒙的大眼睛对着锦袍少年问道。

    少年精神一阵,如同打了一管鸡血一样急速说道:“当然有关系了。我们这些气境修行者是无法理解神境大能的境界的。据说他们即便是肉身破灭,依然能够神魂存活,并且可以借尸还魂、夺舍重生。这座阵法就是为了防止有别派的老怪夺舍后扮嫩来窃取我红莲宗宗门传承的。”

    “气境?神境?师兄你说的这是武道境界么,不是分为锻体、练气、先天嘛?”细妹子继续温语问道。

    “锻体、练气、先天,那都是炼精化气的过程,这三个境界在修行界统称为气境。至于神境,那是先天之上的不可思议的境界,具体境界我也不甚清楚,只知道神境能够肉身飞行,出入青冥。我听说我们红莲宗宗主就是神境强者。”

    少年说道这里,语气不免得带上了一丝恭敬之意。

    众人沉默了一下,似乎沉浸在对神境强者不可思议威能的向往中。

    “这个真魂阵,可曾经检查出过奸细来?”却是吴浩打破了沉默,问了少年一句。

    少年赞赏的看了吴浩一眼,继续开始卖弄起来:“那倒是没有,但是这样的测试还是很有必要的。因为三百多年前宗门还没有这个阵法的时候我宗曾经被人给混了进来,出过一次很严重的事故。”

    少年卖了个关子,停顿了一下。但是等了半天也没人相问。

    他不由幽怨的看了吴浩一眼,然后自顾自的讲了下去。

    “那是当时雪莲教的一个天才,他为了我们红莲宗的传承血火修罗道,不惜自毁肉身,然后夺舍了一个不起眼的少年混进了红莲宗中。之后,这个少年开始在红莲宗中如同传奇一般崛起,甚至成为了红莲宗宗主的后备人选。”

    “后来还是因为他们雪莲教内部人的出卖,我们才发现这个居心叵测之辈。但是那个时候我们红莲宗的血火修罗道传承已经被那人学到了大半,只有宗主单传的‘修罗化血神功’未被他得逞。”

    “发现此人阴谋后,红莲宗包括宗主在内的数位长老围杀此人,想要留下此人。怎奈这人老谋深算,留下诸多后手,最后还是被他逃了出去。”

    “后来这人把我宗门传承血火修罗道化入了雪莲教传承的无当魔功之中,不仅让无当魔功威能倍增,甚至对我宗门妙法隐隐有着一些克制。这个人就是雪莲教的上代教主,血魔殷无极。”

    “出了那件事情后,我们红莲宗痛定思痛,开始设置了这套真魂阵,严查这种奸细。据说那种老怪夺舍后,神魂和肉身并不能够完全契合,需要数十年的磨合才能够渐渐灵肉合一,这套真魂阵就能够把那种异常状态给检测出来。”

    吴浩静静的听着少年的讲解,他的眉头渐渐的皱了起来。

    从少年的描述中,吴浩已经察觉到了一丝红莲宗的底气不足。

    按照吴浩想来,对于宗门来说,还有什么比传承更重要的么。这种阴谋盗取传承之辈,就是不死不休的敌人。应该跟他死磕才对。

    当初就应该打上雪莲教门去,让他们交人。又怎么能放任对方成长起来,最后成为雪莲教教主。

    不过宗门的事情,自有宗门的高层操心,吴浩也没有太过在意。

    他现在比较在乎的是,三年前的时候,他的母亲和姐姐带着他来这个真魂阵里,到底想干什么?

    “好家伙,这是对我产生怀疑了啊!”吴浩联想了一下,自己刚刚出现所谓的“失魂症”时的那些情形,就恍然大悟了。

    随后他就暗暗庆幸起来:“还好哥隐藏的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