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氪金魔主 > 第六十章 跑环
    这一声“小侄来晚了”喊得情真意切,任谁听了都会觉得他是真的无比的悔恨自己来晚了!

    锦袍少年还在那个中年人尸体旁边痛哭的时候,就感觉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等他抬起头来,就看到万宝楼的管事已经站到了他的身旁。

    “小兄弟,节哀!”管事先是安慰了一下少年,然后就把少年拉到了一边,跟他阐述了一下这种事情全怪黑炎族人,遇到这种事情对于万宝楼来说也是无妄之灾。在这件事情上他们万宝楼是没有丝毫的责任的。

    不过他表示出于仁爱之心,万宝楼还是愿意给他一些慰问金的。同时他语气里也隐隐暗示了万宝楼身后背景不凡,如果不依不饶纠缠下去的话吃亏的一定不是他们万宝楼。

    让管事松了一口气的是,这个少年看山去很识相,不过少年倒是还没忘记提起死者生前参加拍卖会所交的保证金的事情。

    保证金万宝楼当然没有理由不退还。这件事情本来就有些影响万宝楼的声誉了,要是再表现的太强势霸道了恐怕会影响到以后的生意。

    尽管万宝楼不怕事,但是能够和气生财还是和气生财的好。

    看到少年这么好说话,万宝楼管事不仅痛快的给他退还了保证金,还在慰问金上多照顾了他一下。

    至于少年的身份以及与死者的关系,管事根本就没有丝毫的怀疑。就看那张酷似的脸,别说说是他四叔,说是他亲爹管事都不会有丝毫的怀疑。

    少年似乎沉浸在失去亲人的悲痛里,对于管事安排言听计从,很快就办好了一切手续,然后踉踉跄跄的抱着他四叔的尸体离开。

    当然尸体身上带着的参加拍卖会的钱财等物事,那是死者的遗物,人家万万没有不一同带走的道理。

    看着少年的身影消失在人群中,管事心中暗道要是接下来的事情也像这一个这么顺利就好了。

    他的愿望实现了!

    因为没过多久,就来了一个脸色蜡黄的青衫青年,他也是一来就找准一具尸体“大哥、大哥”的哭喊了起来。

    这一回这人的脸和地上的那具尸体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酷似双胞胎,管事的当然更没有丝毫的怀疑。

    他照例上前安慰,然后谈条件。

    这一切的流程做下来,居然有点小熟练。

    一切顺利的不可思议,没过多久青年就拿着补偿抱着他大哥的尸体远去……

    又过了半晌,一个苍老的声音在万宝楼前的空地响起:“儿啊,你死的好惨啊,可怜老夫白发人送黑发人啊……”

    管事心中哀叹一声,上前又是一番流程。

    等到老人被他劝导的离开之际,他还特意的找来两个护卫,准备让他们帮老人抬着尸体送回家去。毕竟不能够奢望这样一个老人也像之前那两人那样抱着尸体离去。

    没想到老人神情哀婉的拒绝了,因为人家带了马车来。

    管事只好让两个护卫帮助老人把尸体装到了马车里,同时他的心中不免得有些嘀咕:“老人家,您为什么准备的这样充分!”

    他当然准备的充分了,因为他还在赶下一场呢!

    等到马车驶入了一个隐秘的小院子后,这位老人家以完全不属于这个年纪应有的矫健跳下了马车,然后把尸体往小院中一藏。随后他飞快的收拾了一下马车,给马车换上一匹其他颜色的马就匆匆的出了门,朝着万宝楼的方向驾车而去。

    于此同时,他的脸也变成了一个瘦弱的小胡子青年的样子。

    这一位自然是使用ps变幻了样貌的吴浩了。自从那位少妇认领尸体领到保证金后,吴浩就开始打起了万宝楼的保证金的主意。之前的那三拨人,全部都是吴浩自己的手笔。

    操作的过程中,吴浩发现,原来所谓的保证金根本就不是大头,真正的大头是尸体之上带着的财物,吴浩甚至在其中发现了不少的灵石。其实这也不难理解,哪里有去拍卖行不带足够的钱的道理。

    察觉了其中暴利的吴浩精神大振,马不停蹄的当起了搬运工。

    他在离着万宝楼不远处的地方找准了一处无人住的民居隐藏尸体,又变幻形貌,然后就开始了跑环。

    凭借着和尸体非常相似的面孔,吴浩根本就没有引起万宝楼的怀疑。而他也认领第一个目标的时候,也暗暗的观察,选准下一个目标。

    除了第一个目标的选择有点仓促,只是以貌取人一般的选择的衣着华丽的。剩下的目标,吴浩都经过了仔细的考察,绝对是这些遇难者之中最为阔绰之辈。

    甚至在第三个看上去有些气质不凡的年轻人那里,吴浩收获了他人生中第一个芥子袋。

    储物装备啊,这可是吴浩垂涎已久的东西。

    吴浩只在自己的姐姐吴晴那里听说过和见过这种东西。当时吴晴还宝贝的不得了的样子,据她所说一般的宗门内门弟子都不见得有这种储物装备,她也是机缘巧合在抓捕一个流窜大盗的时候缴获了一个。

    吴晴的那个芥子袋,只有一尺方圆大小,只能够用来装一些随身杂物罢了,连武器都装不下去。就算是这样也让吴浩给羡慕坏了。

    没想到今天也让他到手了。

    果然大城市里机会多啊!

    吴浩得到芥子袋的时候忍不住察看了一下,居然有着一立方的空间,比姐姐吴晴的还要高档。

    他心中美滋滋,强忍住继续摆弄的冲动把芥子袋藏好,然后又开始赶往万宝楼,他准备多跑几环再来庆祝。

    然而等他来到万宝楼处,还没有开始哭,就听到内圈中传出一个暴怒的声音:“什么,人是在你们这里出了事,现在居然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这件事必须给我们个说法,不然我们司徒家族也不是好惹的!”

    接着传出来的是刚才那个管事焦急解释的声音。

    吴浩不动声色,混在人群中悄然听了一会儿,就知道了原来是真正的苦主找上门来了,而且正是他得到芥子袋的那个青年的亲人。

    他们在这里当然找不到那个年轻人的身影,于是就和万宝楼的人发生了争执。

    吴浩面色如常的退出人群,然后悄然远去。最好的机会已经失去了,再做下去风险太大,吴浩准备见好就收。

    不管怎么样,今天仅仅是一个芥子袋都远超吴浩的预期了,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原来那个年轻人是司徒家族的啊”吴浩摸着怀里的芥子袋默默的想着。

    “这个家族怎么有点耳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