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氪金魔主 > 第五十章 郭怀仁
    三十里铺距离落云城三十里左右,因为此地是附近几个城市联通的枢纽,渐渐的这个原本的小村庄中就多了一些客栈、驿馆和茶铺,使得这里也变得有些繁华的味道。

    三味茶馆就是这里的一家老字号。

    因为是清晨,茶馆里并没有什么顾客,只有年迈的茶馆掌柜在拿着茶馆中的一个茶壶不停地研究着,仿佛那上面有花一般。

    突然,茶馆中的帘子掀起,从茶馆内室中走出了一个少年,看上去正是吴浩的模样。

    他一边走一边摸着自己的脸,仿佛不敢置信一般,然后小心翼翼的对着正在摆弄茶壶掌柜说道:“少爷!”

    掌柜用不符合年龄的凌厉目光瞪了眼前吴浩模样的少年一眼,说道:“我是怎么教你的!”

    “是是……掌柜的!”少年小心的应了一句,然后问道:“这样真的可以?”

    “废话!”掌柜的沉声说道:“你以为一百两银子那么好赚啊,台词都背熟了么?”

    少年忙不迭的点头。

    掌柜的又叮嘱了少年几句,就去内室准备茶水,而少年故作悠闲的坐在了茶馆中角落的一个位置上,似乎等待着什么。

    大约二十分钟后,一个四五十岁中年人走进了茶馆。他一袭灰衣,满面风尘,鬓角已经生出了几分华发,但这却掩饰不了他身上带着的从容闲适的气息。

    中年人一眼就看到少年坐着的位置,然后也走了过去,坐在少年的对面说道:“吴贤侄,别来无恙!”

    “郭……伯父!”少年赶紧招呼道,声音有些发颤。

    此时掌柜的颤颤巍巍的走上前,给两人都续了茶,然后又颤颤巍巍的走下去,中途没跟那少年有半点的眼神交流。

    等到他颤颤巍巍的进入了内室,他的腿脚突然变得矫健起来,三两下就从内室的楼梯上了茶馆的楼上。

    楼上的小屋里,有一个奇异的圆筒状装置,它通过一条细铜丝和楼下相连,这位“掌柜的”把耳朵放在这个圆筒上,就能够把楼下的对话听的纤毫毕现。

    这就是传说中的土电话!

    “吴贤侄切莫紧张,伯父又不是吃人的妖怪。”中年人沉稳的声音出现在“掌柜的”耳边:“还要多谢吴贤侄送信告知雪莲教的人即将前来的消息,让我能够提前避一避,省得麻烦。”

    “郭伯父客气了,远近亲疏我还是分得清楚地。”少年似乎在慢慢进入状态,他的声音渐渐的稳定下来。

    “晓茹果然没看错你!”郭怀仁看着眼前还有些稚嫩的青年,感慨的说道:“只是可惜……”

    “可惜什么?”这一句并不在台词之中,完全属于少年的临场发挥,“掌柜的”悄然给点了个赞。

    “可惜你和晓茹注定不是一个世界的人!”郭怀仁怜悯的看着少年说道:“就如同我和佳音一样,强行在一起最终只会酿造悲剧!”

    少年听不懂这位的感慨,但是他成功的抓住了关键字“晓茹”,于是按照台词问道:“晓茹到底去了哪里?”

    郭怀仁的目光变得悠远,然后缓缓说道:“在岭南六国往北,就是昆吾山脉。穿过昆吾,有一座号称是天下第一关的绝天关,过了绝天关,便是如今世上最强盛的王朝,大乾!”

    “什么,大钱!?““掌柜的”突然双眼冒光、心跳加速,对于所谓的“大钱”生出了无限的向往。以“钱”为国号,那得多有钱啊?

    他险些拿不住听筒。强自克制才忍住没有当场冲下去找郭怀仁问个清楚。

    因为太过激动,他根本没清楚接下来两人在说什么,等他平静下来仔细去听时,只听到郭怀仁说道:“吴家小子,若你有心,我们大乾再会。”

    听这意思,他这是要告辞前往大乾了。

    让“掌柜的”松了一口气的是,那个“吴浩”还算机灵,他还记得早先准备的台词。

    “郭伯父,且慢,我这里还有一些事情没弄明白,还请郭伯父解惑。”一回生,二回熟,现在这个“吴浩”说台词熟练了很多。

    “哦?”郭怀仁顿住脚步,又重新做了下来“贤侄请讲!”

    “你是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那个夺心魔?”尽管“吴浩”业务已经熟练,说道这里的时候声音仍然有些发颤。

    “我?”郭怀仁指着自己诧异道:“你看我哪里像夺心魔?”

    随即他定定的看了几眼吴浩,了然的说道:“是了,女生外向,一定是晓茹跟你说了什么吧?”

    “吴浩”已经没有台词了,只能够闷闷点头,此时茶馆之中气氛诡异,“吴浩”的双腿已经微微发颤。

    郭怀仁悠悠的叹了一声,道:“仗义每多屠狗辈,杨东山死的可惜了。当初老夫救他一命,没想到他宁死都不愿把老夫牵连进来。”

    “真的是你?”“吴浩”无师自通的叫到。

    郭怀仁伸出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把他重新按在座位上,然后说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什么是魔,人心中的贪欲才是魔!”

    郭怀仁仰头说道:“老夫十三岁学医,十八岁出师,到现在已有三十多年。我这一生,活人无数,这一双手却从没有沾过半点鲜血!你说我这样的人是魔么?”

    “吴浩”茫然摇头。

    “老夫名曰怀仁,身体力行,心怀仁爱,治病救人。无论王公贵族,还是贫民百姓,老夫同样对待。不管是忠孝节义之辈,还是大奸大恶之徒,老夫一视同仁。这样的人,是魔么?”

    “吴浩”继续茫然摇头。

    “江湖风波恶,人心更莫测。这些年来,也不乏对老夫心怀恶意之辈。老夫也练就了一身比医术还要强上几分的毒术来防身。可是即便如此,老夫也从来没有害过一个人的性命。我郭怀仁,不杀一人!是魔么?”

    “吴浩”还是摇头,可是端到嘴边的茶,却是再也不敢喝了。

    啪!郭怀仁狠狠的把茶杯摔到地上,然后情绪有些激动的说道:“可是这又有什么用,自己心爱的人都保不住。我郭怀仁就特么是个废物!”

    “吴浩”傻乎乎的抬头望去,却见郭神医已经是老泪纵横。

    过了半晌,郭神医的情绪才缓过来,然后摇摇头说道:“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你还是个孩子而已。”

    他随后看着“吴浩”告诫道:“杨东山死了,不知道那部七窍玲珑决落到了谁的手里。要是在你那里的话,我不建议你练。据老夫最近的研究,这部功法却是走上了邪路,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老夫在杨馆主练习这门法决时曾密切关注,好几次都抽取他的心头血研究,并且反复分析了那部功法上记录的药方。老夫发现所谓提升悟性需要人心入药,其实是创造这部功法的人的误解罢了。真正能够提升悟性的其实是人心中含有的某种神秘因子。”

    “老夫管这种神秘因子叫做微量元素!”

    “而这种微量元素,即便是不经过人心采集,在自然界也是存在的,因此老夫苦思良久,创造出了一种药方,名曰‘玲珑方’!”

    “这种玲珑方虽然没有那部所谓的“七窍玲珑决”那样立竿见影,但是胜在安全无风险,只要坚持服用,就能够缓慢的提升自身的悟性。”

    郭神医一边说着,一边就拿出了一页宣纸,然后推到了“吴浩”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