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氪金魔主 > 第二十九章 杂役
    夕阳西下。

    落云城中的某个角落中,一个佝偻着身子的老乞丐默默的看着夕阳下吴府庞大的阴影怔怔出神。

    突然,他那满是风霜的面孔上的浑浊的目光一变,一缕精芒在其中爆射而出。

    他毫不犹豫,转身便走。

    这自然就是化身乞丐打探消息的吴浩。他已经做过了反复的验证了。现在他的那位“好书童”正在吴府内冒充自己。

    值得让人高兴地是,他或许是因为多行不义的原因,被人给打断了腿,现在正在吴府内休养。

    现在这种情况下,吴浩就是想办法混进吴府然后直接ko掉这家伙也是可以的。但是他想了一下就改变了这种方式。

    他觉得依照现在对方的这种情况,还是让他在床上多休养几天吧。现在是他去办那件大事的最好的时机。而躺在床上养伤的这位“吴少爷”恰好可以无意间就为自己做了不在场的证明。

    当然为了防止这家伙狗急跳墙,做出什么鬼蜮伎俩伤害到自己的姐姐和母亲,吴浩觉得有必要在这几天里给他找点事情做,不能够让他闲下来……

    吴浩熟悉的在落云城中穿街过巷,小半个时辰后,他就到达了自己的目的地。

    那是一个小胡同,也是他早就找好的目标回家的必经之地。

    二娃子,大通票行中的一个普普通通的杂役。文不成武不就,在大通票行之中丝毫的不起眼。他能够领到大通票行中的这份差事,还是因为他的一个曾经在大通票行做过账房的远方舅父的介绍。

    虽然二娃子仅仅是一个普通杂役,但是能够与大通票行扯上关系,二娃子的工作也足够无数升斗小民羡慕的了。

    今天二娃子心情不错,因为现在票行中有小道消息流传,据说今年票房生意不错,年底票行的东家会给这边的掌柜、账房、伙计、杂役都准备一份红包。

    大通票行,自然是不缺钱的。他们对待内部的工作一员也一向是大方,二娃子想着今年应该能够过个肥年。

    他哼着小调走到快到家门的那条小胡同的时候,就看到一个老乞丐蜷缩在胡同的一个角落里,用期许的目光看着他。

    “少爷,少爷,行行好……”老乞丐有气无力的说道。

    “滚开,臭花子!”二娃子眉头一皱,掩鼻绕行而走。

    “少爷,行行好啊!”没想到老乞丐却是往前扑了一下,一下子拽住了二娃子的腿上。

    二娃子大怒,抬脚就要冲着这老家伙的脑袋踢去。

    但是他突然感觉腿上一股大力传来,接着他就失去了平衡跌倒在地,然后二娃子就看到乞丐那张苍老而狰狞的脸……

    咔吧!

    吴浩一下就捏断了二娃子的脖子。

    对付这种没有武功的人,其实吴浩就算是正面搏杀也用不了几招。但是这时代,人心已经大大的坏了,市井之中未必就没有扮猪吃老虎之辈,吴浩当然要小心谨慎一些。

    好在他到底还是没有那么非酋,事情一切顺利。

    二娃子就是吴浩打入大通票行内部的第一步。

    他对着二娃子的尸体眨了眨左眼,咔擦,咔擦就拍了几张照片。然后就把自己ps成了二娃子的样子。

    然而,还没完……

    他又对二娃子照了张照片后,开启了编辑的功能,不一小儿地上的二娃子的尸体的相貌就渐渐的发生了变化,变成了吴浩本来的样子。

    一个死了的“吴浩”!

    想必这个礼物能够给吴府中养伤的那位夺心魔先生一个惊喜吧。

    他甚至用ps功能对这位死了的“吴浩”进行了精心的修饰,隐藏了尸体的真正死因,把他的脖颈处的伤口痕迹完全修复,并且给他弄出了浑身青紫,口吐白沫,一副中毒而死的样子。

    随后,他把尸体拖行了几十米,把他拖到相对来说不那么偏僻的胡同口。

    他随手一扔,就不再管了。

    相必不管是自己姐姐先发现这个尸体,还是自己那位书童先得到消息,吴府都得热闹上一阵子了。

    吴浩轻车熟路的就来到了二娃子的家,这里他早已经来踩点多次了。

    二娃子的家中并没有别人,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独居,这也是吴浩把目标选作他的理由。

    他不是落云城本地人,单身,死了也没有人在意的。

    吴浩把二娃子的个人物品随意的收拾了一下,然后统统扔在了杂物间。随后换上了新的床单和被褥,烧了点热水洗了个澡后,就安然入睡。

    清晨,吴浩起床后本能的就想要打一趟拳活动一下筋骨,但是想了下这样不符合二娃子的人设就被他强自克制住了。

    他换好早已经浆洗好晾干的大通票行杂役制服,就锁好门离去。

    整个早晨,他的一举一动,都隐隐着有着二娃子的一些习惯特征。

    这是他之前暗中观察的结果,吴浩自信,如果不是和二娃子十分熟悉的人,应该不会发现他的破绽的。

    吴浩走到之前他抛尸的那个胡同口的时候,发现那里正围了一群人,在议论纷纷的样子。

    他打听了一下,然而周围的人也是语焉不详。只是有一些传言罢了。

    比如这里昨晚死了人,好像是个乞丐流浪汉之类的。从都到尾都没有人提到一点跟吴家的关系。

    “有意思!”吴浩感叹了一句,看到这件事情已经被压下去了,起码没能够闹得沸沸扬扬。

    只是不知道这是谁的手笔。

    他突然想到,如果自己每天都放出一具所谓的“吴浩”的尸体,不知道落云城是不是还能够这样风平浪静。

    他摇了摇头,就不再理会,直奔大通票行的方向而去。

    吴浩在路上吃了点东西,然后来到大通票行。

    这里的杂役同他打招呼,他都是生硬的“嗯”一声回应过去,与平时二娃子的表现别无二致。

    唯有碰到这里的伙计、侍卫或者账房先生的时候,吴浩却会带着灿烂的笑容,热络的问候过去。

    吴浩来到大通票行,第一件事就是来到了二楼的一个雅致的房间中,那里是分配他们杂役事务的管事大头刘的办公处。

    敲门进去后,吴浩径直说明了来意。

    “头儿,我已经想好了,过年值班的人选,算我一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