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荏苒喜欢你 > 0104
    自从上次在公司被女儿撇下之后,任筠就特别害怕对方真的断了自己的零花钱,于是不敢打电话过去骚扰。

    可是现在发生这种事,她无论如何也要问个清楚。

    接到电话时,任苒苒正在为一个弄错的单子头痛,这是型号上的低级错误,真不知道是该怪自己的人还是工厂的人。

    但是怪谁也没有用,想想解决方法才是正题。

    “喂?”任苒苒没看是谁来电,就接了电话。

    “苒苒,”电话里边妈妈激动的声音传来,巴拉巴拉地说道:“今天有人打电话给我,说你在当别人的情人,真的还是假的?我不相信你会做这种事!”

    任苒苒冷清地说:“既然不相信,那为什么还要问我?”

    任筠:“所以我才要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啊,不能让她随口诬蔑你。”

    “……”任苒苒在想,该怎么解释自己作为一个年轻女性,对生理需求的处理方式,她叹了口气:“什么叫做情人?我未嫁他未娶,我们在一起睡觉犯了哪条法律?”

    任筠愣了惊了:“你,你真的……”

    光听语气就知道对方的想法,马上让任苒苒想到一些父母,自己没能完成的某件事,就拼了命鞭策孩子,让孩子去替自己完成。

    美名其曰为你好,可是凭什么呢?

    任苒苒:“好了,我现在很忙,如果你要跟我讨论这些事情,选个适合的时间,想清想楚了再说,而不是现在。”

    女儿再多失望的语气,也无法让任筠明白,自己在子女的心目中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存在。

    或许她不在乎,或许她根本没有考虑过。

    脑袋每一个人都有,但不是每一个人都会思考。

    弄错单子的事,任苒苒收拾好心情,给那位第一次合作的客户打了个电话,真诚地道歉。

    令她意外的是,对方很好说话,说了没关系。

    放下电话的她很感慨,觉得,人与人之间的相处是多么地奇妙。每天在身边面对的人,各种让你精疲力尽,而有时候有些陌生人,却能给你意想不到的包容和理解。

    任苒苒笑了笑,拿起手机回复在收件箱里躺了很久的信息。

    打开之后,笑容却一瞬间凝固。

    —小姐姐,我突然想起一件事件,周四那天做爱是你的安全期吗?

    任苒苒顿时折着手指算算,周四、周五、周六、周日,卧槽,今天都周一了。

    她生无可恋地回信息。

    —你怎么现在才说,周六周日脑子瓦特了?

    许京墨特别无辜。

    —周六周日跟你在一起,谁想得起来。

    分开之后才有时间东想西想,突然就想到这件事。

    —不是安全期吗……

    瞪着小狼狗发来的两条信息,任苒苒还算冷静,想了一下就回复说。

    —是安全期,过两天经期,来了我会告诉你。

    —好,一定要告诉我。

    许京墨回复说,周一大家都挺忙,这两天估计不会见面。

    孩子这件事,太遥远了,暂时他还没有考虑过。

    但是如果真有了,和小姐姐商量商量,把婚结了也行。

    许京墨上网查了一下,来经前几天受孕的几率挺小的,他不知道是庆幸还是遗憾。

    不过想过多几年二人世界的话,还是庆幸多一点吧。

    要是任苒苒知道小狼狗满脑子都在想这些的话,估计会吐血而亡。

    在回家的路上,对方打电话说:“晚上你不陪我,我跟朋友出去玩儿。”

    任苒苒说:“少喝酒少抽烟。”

    许京墨说:“你是不是怕我精子质量低,不能让你怀孩子?”

    任苒苒扶额:“你们小狼狗说话都是这么土味儿的吗?”

    许京墨:“吃饱了就嫌我土味儿了,没吃饱的时候夸我人帅活好还持久。”

    “呸。”任苒苒说:“我不陪你说骚话,滚去玩儿吧。”

    听见小姐姐的背景音是喇叭声,许京墨识趣地说了拜拜。

    “咳,你经期会肚子疼吗?”挂电话之前严肃地说:“来了告诉我,我还能不陪你不成?”

    任苒苒笑了笑,说了声拜拜就把电话挂了。

    废话,来姨妈都要陪的话,自己早就嫁人结婚生子了。

    “……”无声的回复,是碾压许京墨最好的方式,让他挫败地扔下手机,趴在桌子上冥想:祝你怀孕,祝你怀孕,让你狂。

    晚上,出去玩儿点了杯橙汁的许总,引起了周围的不适。

    这丫以前烟酒不离手,今晚突然给烟不要,倒酒不要,给丫推荐小姐姐,不要。

    贺开上下瞅他两眼,狐疑地问:“你他妈怎么回事儿?”看这红光满脸地,也不像身体不舒服。

    许京墨整个儿人歪在沙发上,懒洋洋地瞥他:“什么怎么回事儿?”

    贺开立马朝丫踹了一脚:“揣着明白装糊涂,你继续装。”

    “哎,不就是那么回事儿。”许京墨坐起来,给哥们儿交待:“处对象了,是个漂亮的小姐姐,特狂特带劲儿。”

    纪书辛眼定定瞅着他,看了会会:“认真的?”

    “差不多吧。”跟哥们儿说这事挺别扭的,许京墨巴不得把任苒苒藏起来:“她要是不小心怀孕了,我马上就跟她扯证去。”

    贺开目瞪口呆,吓得不轻:“你才多少岁?”

    许京墨歪着嘴笑笑,没说什么,他吧,早就知道贺开是个浪人儿,只想睡妹子,不想和妹子结婚。

    —许京墨,玩着呢?

    任苒苒发这条信息,只是随便联络一下,对方回就回,不回拉倒,特别地佛系。

    在许京墨眼中:小姐姐可真是个粘人精。

    —玩着,干嘛呢?才出来会会就开始查岗了。

    啧啧,就喜欢这种粘人的小姐姐。

    —[害羞/][小心心/]

    不知道怎么回的时候,发这两个表情准没错。

    —你老实说,是不是想我了?

    如果是的话,许京墨心想,自己现在飞车过去也不是不可能。

    —就是关心一下你,你要理解成我想你理论上也是对的,这两者没有太大的区别。

    —靠。

    最后还是没有飞去找小姐姐,因为对方说洗澡睡觉,累得很。

    每次来姨妈之前,任苒苒会提前准备,以防在睡梦中被姨妈偷袭。

    第二天早上醒来看看,姨妈没来。

    推迟和提前一两天是很正常的,任苒苒心想,总不会那么好运,做了一次就中标。

    不过吃早餐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想,如果真的中了,如何收场?

    解决方案根本不用想,第一件事就是跟许京墨提前分手,第二件事,仔细决定小朋友的去留。

    反正不管小朋友要不要,许京墨是肯定不能要了,任苒苒心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