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荏苒喜欢你 > 013
    每次这双黑黝黝的眼睛直视自己的时候,任苒苒总会看到与众不同的光,既是欣赏,又是着迷,愉悦。

    令她好奇,美人在怀的男人,心里是怎么想的呢?

    是否和自己一样,心无杂念地享受着鱼水之欢。

    任苒苒不仅亲吻他,还聆听他的呼吸声,窥探他的表情,甚至品尝他额间的汗水。

    “许京墨,你很棒……”靡靡之音送进对方耳蜗里,带着淡淡荡开的轻笑。

    她知道自己与众不同,也许在别人眼里可能是个荡妇。

    可是,关别人屁事,又关自己屁事。

    “你这样撩我,我恐怕不能配合你一直躺着……”许京墨咬牙切齿地说着,他爬起来把任苒苒抱到椅子上。

    铎铎铎。

    非常尴尬的时间点,居然有人敲门。

    “不用管他。”许京墨整理好任苒苒的头发,低头吻那饱满的额头,呼吸难以冷静:“……”

    任苒苒也是,她感觉自己情绪爆炸,有很多话想说。

    可是当下,只能做出各种表情。

    “总裁?”站在门外的李部长,不死心地干等着。

    好心的职员向他招招手,小声告诉他:“刚才,一个美女进了老总的办公室。”

    李部长恍然大悟,懂了:“老总艳福不浅啊,那我半个小时之后再来。”

    那时候,办公室里面堪堪收场。

    男的坐在地上抽烟,女的歪在椅子上装死,整间办公室弥漫着说不出的堕落味道。

    混合着烟草味,令人如坠虚幻。

    “咳咳。”许京墨被一口烟呛到,左手向后撑着地毯,喃喃地说:“小姐姐,女人有贤者时间吗?”

    任苒苒脸孔朝上,两眼无神地看着天花板,闻言认真想了想:“有吧,你有吗?”

    许京墨摇摇头,吞云吐雾:“我不知道。”他抖肩笑了笑:“现在再来一次我也行啊。”

    毕竟那么年轻。

    “再来一次就别了。”小姐姐不配合,爬起来从他脚边走过,在他面前弯腰捡起衣服,一件件穿上:“我准备回家,不影响你工作。”

    “你真是无情。”许京墨扭头看着她,入眼是修长的腿。

    “别这么说。”任苒苒穿好内衣,走到他面前取掉他指间的烟,在桌上的烟灰缸摁灭,倒回去捧着他的脸,亲了他一口:“ 我对你充满善意。”

    许京墨绷紧着脸,挥开自己脸上的手:“去他妈的善意。”

    “那你要我怎么样?”任苒苒说,站在他面前也没了笑容。

    “我只是感觉到,你把我当成一根按摩棒而已。”许京墨满不在乎地撇开头,不想被对方看到自己那些婆婆妈妈的小情绪。

    “那你要我把你当成什么?”任苒苒一边穿衬衫,一边淡淡地问,其实按照她成熟的处事原则,这句本不应该说出口,那样太直白生硬,不符合国人含蓄委婉的沟通喜好。

    可是既然对方对这段关系有不同的期待,任苒苒觉得有必要坦诚公布,自己的真实想法。

    哪怕会伤感情。

    “你不喜欢我吗?”许京墨向上凝望,表情严肃,眼神困惑。

    “当然喜欢你。”任苒苒穿好了衣服,手伸进衬衫里调整肩带:“可是……”她说:“你不觉得感情的积累需要一定的过程吗?我们才认识不足十天而已。”

    看到小鲜肉变好的心情,任苒苒鄙视自己,事到临头,仍然是选择和稀泥。

    她拿好所有东西,走到许京墨面前弯腰亲他一下:“拜拜……”

    许京墨拉住她的手,表情略微不舍:“要不……我带你去见见我朋友?”他状似随便提提,眼睛却盯着小姐姐的反应。

    “……”任苒苒的心一抽,肢体僵硬。

    两周的纯粹快乐,似乎要离自己远去,这不是个好消息。

    只是,双方的手指在空中纠缠,一个不舍得放,一个不舍得抽离。

    她缓缓放下包,重新在许京墨面前跪坐下:“……你认为我适合出现在你朋友的面前吗?”

    这位温柔的小姐姐,说话的声音轻轻地,像是害怕吓到了谁一样。

    许京墨撇撇嘴说:“有什么不适合?”他握住那只白皙的柔荑,在掌心里把玩:“你不要想太多,普通朋友聚会而已。”

    说这句话主要是害怕她压力大。

    任苒苒摇摇头,倾身向前在许京墨的脸颊上亲了一口:“我只想跟你聚会,其余人都不想见。”

    情话说得真溜。

    “啧。”许京墨心里甜了一把,笑眯眯望着小姐姐说:“那缓缓,以后再说。”

    小姐姐笑眯眯地点点头:“以后再说。”

    两个人傻笑地看着对方,一分钟之后情不自禁抱在一起,喜欢。

    “我真的要走了。”良久之后,任苒苒推开他,胡乱亲亲他好几遍,然后捡起地上的包包站起来,挥手:“拜拜。”

    “等我穿好衣服再开门。”小鲜肉嘟囔道。

    爬起来穿上长裤,衬衫,掩盖一身令人垂涎的肌肉。

    任苒苒站在门边,充满耐心地等他。

    “好了。”

    任苒苒得到一声通知以后,抬手向许京墨送了一记飞吻:“拜拜。”

    许京墨用手指指着她,表情拽拽地。

    李部长看见一位美女从办公室走出来,顿时认出任苒苒的面相,正是那天在包厢把老总勾走的彪悍美人。

    他不由感慨,地位高的人就是不一样,随便勾勾手指,就有美女送上门来。

    大抵上,这就是常人的惯性思维吧。

    可是对于任苒苒而言,她来这一趟是出于自己本身的需求,没有所谓的送上门,只有享受和满足。

    同时也知道,社会上百分之八十,或者更少的人,不会理解女性这种想法。

    性事上大众的惯性思维,就是男性作为主导者,女性作为配合者,给人留下只有男性才有需求的印象,而女性顶多是配合,或用性巩固资源、 地位。

    好像没有人认真对待过女性本身的性需求,包括女性自己,并不认为这是一件好事。

    偶尔任苒苒也会怀疑,独立独行是不是错的。

    因为这样她融入不了普通女性的生活,只拿大学寝室朋友来举例,彼此之间从生活上、精神上、话题上,方方面面,都失去了连接。

    后来想想,生活态度没有对错,只要对自己的人生负责就好。

    她这样活着秉公守法,不给任何人添麻烦,也不宣扬大众所认为的‘妖言惑众’,别人也没有立场来给她判个对错。

    当然世界上最不缺少的就是喜欢给人打分的人。

    许京墨的公司员工都知道了老总在办公室幽会美人的事情,还点明是那天在包厢里掌掴渣男的彪悍美女。

    刘彦倒也没有到处乱说,他只是回家跟父母提了一下这件事情,唏嘘道:“我还以为任家姑娘是自己白手起家创业的呢,真是看错她了。”

    同时心里庆幸,当初没有深入发展的想法。

    “跟你们公司的老总是情人关系?”刘爸爸惊讶道:“你不是说你们公司的老总是许家的公子吗?”

    他心里想的是,许家来历那么大,任家姑娘哪怕是情人也算高攀了。

    同为女性的刘妈妈可不是这么想,她皱着眉说:“这个任筠也真是的,明知道自己的女儿这副德行,还给我们家刘彦介绍,她是不是有病啊。”

    认真说起来任妈妈跟刘爸爸是大学同学,最近几年一直参加同学会,才熟络了起来。

    任妈妈看中刘家高知家庭,认为跟他们来往体面。

    却不知道人家未必看得起她这个未婚先孕一直没有结婚的女人,即使吃喝不愁,也是托了父辈和女儿的福,和她本人真正交往起来有什么意义呢?

    难听点说就是一个不值得交往的人。

    “还说呢。”刘彦忍不住把那天在包厢里听到的事情分享出来:“她自己本身就是这样的人。”

    刘妈妈听了之后糟心得不得了,那表情就像吞了一个苍蝇:“我的天呐,要不怎么说上梁不正下梁歪呢,单亲家庭就是不可取,简直毛病多。”

    想到任筠这么热心把女儿介绍给自己优秀的儿子,刘妈妈心里就憋着一口气不上不下,逼得她打电话给对方。

    开头直接说:“恕我冒昧地问一句,你最近是不是还在为你女儿物色对象?”

    任筠最近心情不好,提到女儿就想哭,正好有人打电话过来,她倒豆子似的一股脑说:“我现在哪敢给她介绍对象,她哪次不是嫌我介绍的对象low。”

    刘妈妈一口气哽在胸腔,差点没心肌梗塞:“我儿子low!?任筠你有没有搞错,你知不知道你女儿小小年纪就给人当情人,就这样的女人你还敢嫌弃我儿子low”

    任筠被骂得一脸懵逼:“什么情人,我女儿一直都是单身,她忙着创业根本没时间谈恋爱。”

    “我只是说事实,信不信由你。”刘妈妈说道:“打这个电话只是想劝你善良点,别再当人家是傻子,没有人稀罕你女儿会赚钱。”

    啪叽被挂了电话,任筠心里抓心挠肺地难受。

    她女儿是她的骄傲,怎么可能给别人当情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