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荏苒喜欢你 > 011
    许京墨猜得对,一路浪到老就是任苒苒的想法。

    她并不想结婚,也不想生孩子,更不想和别人建立亲密的关系。

    “唔……”但是这种想法……并不妨碍任苒苒温柔地亲一口美味的小狼狗,抱紧他,缠住他,享受他年轻的活力和朝气。

    真的爱上了这种如花朵绽放般灿烂的美妙感觉,只是爱上了感觉,仅此而已。

    “老子说好……要过几天才找你的……”在她身上的男人,下巴滴汗,咬牙切齿地说:“但是没忍住,被你勾一勾就跟你回来了。”

    小姐姐两鬓汗湿,媚眼如丝问他:“所以呢?”

    小狼狗说:“你要补偿我啊……”

    在混战中七荤八素的任苒苒,不懂得自己还能怎么补偿:“那,陪你晚一点?”

    说完这句话,秀气的额头上立刻得了一枚热吻:“好女孩。”

    比较令人失笑的是,他有时候那种傲慢又傲娇的呵护。

    “……”任苒苒亲了亲竖在自己脸颊边的手臂,偶尔她这种不请自来的亲昵,如蝴蝶在许京墨的心尖上飞过。

    酥、麻、快乐。

    “好了,别招惹我,”许京墨哑声说:“等这个周末我再好好收拾你。”

    “嗯?”任苒苒从折磨中回神,眼神比亲他之前清醒,有点不敢置信地看着准备收工的男人。

    他这就够了吗?

    “今晚就算了。”许京墨抱着小姐姐,心满意足地说:“欠着。”

    “……”既然他不勉强,任苒苒就闭上眼睛睡觉。

    半夜里下起了小雨,许京墨起来关窗,顺便打扫被雨水飘湿的窗台。

    她卧室里的花蔫了,他看见了不可避免地嫌弃。

    梳妆台也是凌乱,早上化妆用过的化妆棉,摆在粉饼和腮红之间,还落了几根头发。

    许京墨用她空出的熏香袋,把两根头发装起来。

    椭圆形的镜子里面,照出他帮小姐姐整理梳妆台的一帧帧画面。

    这位外来者结实的肌肉与小姐姐的细腻纤细,可谓是差别巨大。

    但是没有人看见的情况下,谁又知道他做了什么。

    “许总。”

    早上的星域科技公司,刘彦敲门进来,他才刚刚上岗,想跟老总谈谈自己对岗位的想法:“你现在有空吗?我想汇报一下我目前对工作岗位的了解,如果有不对的地方请你指正。”

    许京墨耸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请说。”

    刘彦点点头,流利的口才开始侃侃而谈,顺便一边观察老总的反应“我认为呢……所以……然则……”

    说的好好地,刘彦却突然看见老总颈间有一抹可疑的红痕,不知为何脑子里突然间蹦出任苒苒的模样……导致汇报磕磕巴巴受到影响。

    “嗯?”许京墨投以眼神,说道:“刘先生,你对我的脖子很感兴趣?”

    刘彦窘迫极了,刚才建立起来的自信瞬间瓦解,使他本人非常难受:“抱歉,我想表达的就是以上这些……”

    “没有问题。”许京墨颔首,突然说:“你和任小姐很熟悉吗?”

    话题毫无预兆转到任苒苒身上,吓得刘彦一跳:“没有,我们的长辈是朋友而已。”其实不仅对方好奇自己和任苒苒的关系,他更加好奇老总和对方是什么关系……

    “那你对她了解多少?”许京墨问。

    “额,也没有多少。”刘彦略显深沉,推推眼镜说:“我只知道任小姐是自己创业的女老总,能力非常不错,而且……”

    “嗯?创业女老总?”许京墨拧着眉,是他的消息落后了还是怎么地:“她不是跑业务的吗?”

    “额,不是的。”刘彦说。

    “啧,任苒苒,又他妈骗我……”许京墨说,一把握皱手里的a4纸。

    刘彦汗水滴答,本来想问一句二位是什么关系,听见老总生气之后立即不敢哔哔。

    “你出去吧。”许京墨赶走刘彦之后,拿出手机致电给任苒苒。

    那边接到电话很震惊,想着这货是不是又开始粘人十八式,工作时间也打电话过来,真实够了。

    “喂,许京墨?”

    任苒苒以为会得到一声甜甜的小姐姐,结果她错得离谱,那小男人河东狮吼劈头盖脸地骂她:“任苒苒!你他妈真有种啊?又骗老子说是当小姐的!又骗老子说是跑业务的!你他妈究竟是干什么的,能有句实话不?”

    顿了顿,任苒苒问:“是刘彦说的吧?”她一点都不愧疚的样子,被质问了也很淡定,说:“许京墨,我一个单身女孩子,能带你回家过夜,让你知道我工作的地方,还能毫无设防地让你睡在我身边,你还想我怎么样?”

    仔细一想的话,对方说得也没错。

    刚才还生气得想爆炸的小公举,一瞬间像被人戳破的皮球,不仅不生气还有点甜:“那倒也是,我们才认识没几天,总共也就一周左右。”

    但是却好像认识了很久了的样子。

    “可不是吗?能这样已经不错了,我们吃东西口味相近,还能睡到一起去。”那真不容易。

    “你真是……三句不离睡字。”许京墨一手拿电话,一手拉开抽屉,找出抽屉里的小镜子,对着自己的脖子照照,他看见有一两点暧昧的红痕,眉峰顿时飞起来:“老子就说刘彦干嘛盯着我的脖子看。”

    “嗯?”任苒苒疑惑。

    “被你种了草莓,还不止一个。”许京墨撇撇嘴:“知道你要上班,我都没敢这样做。”

    要不然。

    可是小姐姐竟然这么不讲究。

    “哈哈。”任苒苒干笑了两声,柔声说:“我不是故意的,那我下次注意点。”

    淡淡的抱歉,甜到小狼狗的心了:“还下次……周末?还是晚上?”

    今天星期四,离周末很近。

    任苒苒捏捏自己酸涩的腰,吃不消地说:“周末。”

    许京墨顿时沉默了一下,不回。

    任苒苒发出一串清脆动听的笑声,久久之后说:“亲你一下。”打破僵局。

    “还想带你去吃农家菜。”许京墨收到小姐姐的香吻,才勉强开口。

    任苒苒说:“你最近晚上几乎都跟我过,不用应酬吗?或者回家陪陪家人什么的。”

    对方又不回了。

    不挂电话也不说话,于是任苒苒打开蓝牙耳机,放下手机开始工作。

    敲键盘的声音被许京墨听在耳里,生气:“任苒苒。”

    任苒苒说:“你交过几个女朋友?”

    许京墨被问得措手不及,想了下说:“也就那么三五个。”

    任苒苒又问:“怎么分手了?”

    许京墨说:“没劲儿就分手呗,谈恋爱没意思。”

    “那倒也是。”任苒苒打好一封邮件,检查没问题就点了发送,继续看下一封:“我觉得我们这样就挺不错的,你觉得呢?”

    许京墨翘着嘴角:“啊。”

    他的声音很性感,玩世不恭之中又透着懒洋洋的味道,能让人想象出他现在的样子,不出意料肯定是女孩子们最喜欢的坏男孩形象。

    年轻、英俊、多金,活还好。

    任苒苒拿出自己这辈子最大的善意和耐心,陪许京墨天南地北地瞎扯淡了大半个小时。

    最后对方有人找,那边才有挂电话的趋势。

    “拜,周末见。”

    “嗯。”

    外面吵吵闹闹地,任苒苒放下手机,起身出去看看:“怎么了,雯子?”

    站在门口,立刻看见自己的妈妈和雯子发生争执,自己手下的姑娘好声好气劝对方:“请你等一下好吗?我进去问一下我们老总才能让你进去。”

    “我是她妈,这也不能进去吗?”任妈妈眼红红瞪着雯子,就是不肯听对方说:“难道你们在这里工作了这么久,都不知道她有妈妈吗?”

    任苒苒眉心一跳,不知道自己该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雯子。”

    雯子回头看见任苒苒,松了一口气:“老总,这位女士是来找你的。”

    “苒苒!”任妈妈穿着一身精致的套装,推开雯子的手臂踩着高跟鞋上前来,伤心欲绝地问:“你拉黑我了?为什么一直不肯接我的电话?”

    任苒苒悄悄握住拳头,脸上没有表情地说:“你跟我进来。”

    她转身进了办公室,等对方进来的时候提醒道:“把门关上。”

    任妈妈也意识到在外人面前和女儿争吵这些不好,她讪讪地关上门,可是一想到任苒苒的所作所为,又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你对陈越做了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做?你知道我现在有难过吗?”

    任苒苒背对着她撑着桌子,暗地里翻了个白眼,说:“您还能顶着精致的妆容在这里跟我闹,说明还不够难过。”

    任妈妈愣住,眼泪刷刷掉:“天呐,我是做了什么孽,为什么每个人都要这样对我……”然后就找了张椅子瘫坐下去,毕竟踩着八寸的高跟鞋真的很累。

    这些哭闹的把,戏任苒苒早就见过了,她冷眼旁观,顺手收拾一下自己的桌面。

    直到手头上没有东西可做了,对方也哭不下去了,才转过来抱着手臂说:“这么喜欢陈越?”

    任妈妈拿出手帕擦了擦眼泪:“如果不喜欢他,我一把年纪了,何必在这里丢人现眼?”

    但凡有办法的话,谁愿意在自己的女儿面前哭哭啼啼。

    任苒苒点点头:“喜欢他就去找他,但是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再给你钱。”

    “什么?”任妈妈惊讶得忘了哭:“可是赡养父母是你的义务……你不给我钱,我怎么生活?”

    任苒苒气笑了,深叹了口气:“那你赡养过父母吗?给家里赚过一分钱吗?”恕她直言,自己是外公外婆养大的,亲妈没赚过一分钱养女儿。

    对方最大的功劳,可能就是二十六年前和一个不知名的男人睡了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