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荏苒喜欢你 > 010
    短短一周之内遇到许京墨n次,即使任苒苒想劝自己这只是普通现象,也架不住内心涟漪,觉得,真tm有缘。

    但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她直直走向一个领班穿着的男人面前,随意打量了两眼:“陈越?”

    这男人看起来挺年轻的,不超过三十岁,能在娱乐城当领班,脸蛋身材当然也不错。

    不得不说自己妈跟自己口味差不多,永远都喜欢比自己年轻的男人。

    “对,这位小姐有事吗?”陈越看着她,突然想起前台说有位姓任的小姐找自己,难道就是这位么?

    任苒苒什么都没说,抬手就是一个巴掌招呼上去。

    包厢里面一声尖叫,安静。

    打得对方懵了任苒苒才说话:“你可真不错,拿着我家的钱养你的女人和孩子,陈越,你是活腻了还是活得不耐烦了?”

    陈越捂着被打肿的脸,见鬼似的看着她:“你是谁?”

    任苒苒揪着他的衣领,一米六八的身高加上高跟鞋,也就堪堪够而已:“我姓任,你拿的钱就是从我手里出去的,你说我是谁?”她相信自己那位爱炫耀的妈在这个男人面前说过,有位会赚钱的女儿。

    陈越说:“我……我……”

    任苒苒一把放开他,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叠资料摁他脸上:“你祖宗十八代我都查清楚了,敢再出现在我妈面前,我他妈让你活不到你女儿生日。”

    陈越:“……”

    包厢里的所有人:“……”

    “现在回答我,”任苒苒右手拿起桌面上的一瓶洋酒:“我的话你都听见了吗?”

    陈越望着那只纤细的手腕……抓着的那瓶洋酒,脸色灰白地点头:“我听见了……”他微微颤抖,真的被吓到了。

    对方一进来的气势太强,扇巴掌搁狠话一系列举动下来,弄得自己连说话的余地都没有。

    “非常好。”任苒苒说着,左手拿起桌面上的开酒器,动作熟练地打开瓶盖,倒酒。

    漂亮的高脚杯在她涂了蔻丹的手里握着,优雅纤细的一面,让人不敢相信之前看到画面。

    “……”许京墨坐在沙发上,愣愣地看着小姐姐的表演,他羞耻地发现自己因为小姐姐彪悍的一面瞎几把举旗。

    任苒苒把倒好的那杯酒送到许京墨面前:“许先生。”

    等对方呐呐地接了过去,她再给自己倒了一杯,屁股坐在扶手上,神情柔柔地道:“没想到今晚还能跟你喝酒。”

    真的很意外。

    许京墨用手挡住自己不可说的地方,贼尴尬地说:“我也没想到,还看到了你这么彪悍的一面。”

    任苒苒笑笑没说话,举杯吐了一个词儿:“cheers。”

    在她喝之前:“等等。”许京墨抬手制止,调整好位置,微抬起下巴说:“为什么而干,要说清楚。”客套的酒他可不喝,谁他妈稀罕跟任苒苒客套。

    “为情谊而干。”任苒苒倾身在他脸颊边亲了一口,然后把酒喝掉。

    这小子在生气,她心里有数。

    许京墨扭头看了眼刘彦,没完:“他是你谁?”

    当着众多好奇者的面,任苒苒继续跟许京墨咬耳朵:“是我妈的朋友的儿子,兼相亲对象,我们互相都看不上,就这样。”

    许京墨顿了顿,把酒喝下去:“你出去等我一下,我马上跟你走。”

    任苒苒无语:“……”

    但是感觉这样也不坏。

    “可以。”她放下酒杯,提起自己的包包,走之前眼锋在陈越身上睨了一眼。

    发现任苒苒跟许京墨是熟识,陈越越发瑟瑟发抖。

    他们做这行的每位贵客都摸得清清楚楚,哪些是不能得罪的,哪些是要小心供着的。

    “好了,你们玩吧,我有事要先走一步。”许京墨站起来,走之前也睨了陈越一眼。

    他走后整个包厢仍然是气氛古怪。

    好久之后才有人窃窃私语:“那位是老总的女朋友?”

    还有讨论任苒苒的颜:“长得好漂亮啊。”

    性格:“好彪悍啊,反差萌,太厉害了,我好崇拜她啊。”

    心情最复杂的要数刘彦,他真的很尴尬。

    李部长:“刘博士,那位是什么情况?能否透露一下?”

    刘彦被任苒苒当众揭穿,还发现任苒苒和许京墨是熟识,他想起自己昨晚在对方面前的炫耀,实在羞恼得不行:“其实我跟那位小姐也不熟,李部长你不要再问我了。”

    门口,任苒苒等在那,拿出喷雾喷自己扇过人的手。

    突然,一只手把她的喷雾拿了过去,替她接下这份工作:“掌心都红了,用得着这么糟蹋自己吗?”

    “……”任苒苒心想,这算什么糟蹋,从成长到现在吃过的苦多了去了。

    许京墨说:“我就在旁边,你叫一声我随时替你教训他。”还有:“你刚才打人的样子美呆了,看得我想……”他握着喷好的柔荑翻过来,低头在手背上碰了一下:“亲你一口。”

    小姐姐的嘴角顿时翘起来,笑得美美地,眼睛亮亮地。

    有时候任苒苒觉得许京墨这个人,意外地单纯,很美好。

    “干嘛突然抱着我?”小姐姐向自己靠过来,头发上散发着果香味,让许京墨嗅了又嗅。

    任苒苒伸手搂着他的腰,这个男人今天穿着一身合身的正装,身材非常地挺拔惹眼,一如她第一眼发现他的时候:“你之前为什么生气?”

    许京墨享受着小姐姐的玉臂环在自己身上的感觉,扯嘴:“你真搞笑,我什么时候生气了?”

    没有的事。

    “不说哦,那拉倒。”任苒苒放开他,整理一下鬓发:“走吧,我们坐车回家。”

    “坐什么车,我要开车。”许京墨搂着小姐姐的肩膀,春风得意脚步疾。

    任苒苒摇头拒绝,握住他的手说:“每次都直奔主题,你不觉得腻味吗?我带你去坐地铁,感受一下人间烟火。”

    许京墨低头,眼眸微瞥,看见了他们之间十指相扣的手,就不说话了。

    说实话,一米八七和一米六八的身高活该是天生一对。

    75kg和50kg的体重也是,不能更适合。

    “嘁,地铁我又不是没坐过。”许京墨抬头说,望着人来人往的地铁站,发现也有很多路人关注他们。

    任苒苒站在自动售票机面前买票,闻言说:“是啊,但是没有跟我这么漂亮的小姐姐一起坐过。”

    许京墨嘴上漾起一丝邪笑,单手从后面抱住任苒苒:“明明就做过好吗?”他舔了一下嘴边小巧秀气的耳廓:“你这么快忘了?”

    “我不介意跟你在这里调情,但是你的裤子那么紧……”任苒苒说,反手摸了一把:“要是吓到小朋友就不好了。”

    “靠……”许京墨嘴角歪歪地,把下巴往小姐姐纤瘦的肩膀上搁,他就知道对方不会像一般女孩那样羞答答地接受调戏。

    也就罢了,还大庭广众明目张胆地耍流氓。

    如她所言,许京墨老老实实地走在她后面,以免吓到小朋友。

    两个都是年轻人,地铁上难得有座位也没有抢先坐下……

    “噗嗤。”任苒苒扶着扶手杆,在她后面的男人,像个电车猥琐男一样紧贴着她。

    要不是对方的手臂在自己腰上,保不准会被路人误认为性骚扰。

    “你说得对,偶尔感受一下人间烟火,真是爽得不要不要地……”许京墨说,脸颊贴着小姐姐的桃腮香鬓,爱死了这份亲昵融洽。

    在他心念微动的时候,对方一回头啄他一口:“乖乖地,别使坏。”

    娇俏的神情,甜到犯规。

    他想问一下,究竟是谁在使坏?

    许京墨撇开头,深呼吸了一口气,嘀咕:“你这种女人的存在,简直是bug……”

    曾经他以为‘任苒苒’只会在男人的性幻想中出现。

    “bug?”这个单词任苒苒懂,可是用来形容自己是什么意思?

    如果是指不可思议or优秀,许京墨本人岂不是更加bug……

    回到家之后,许京墨打横抱起还没脱鞋的小姐姐;这个举动他在地铁上就一直在谋划,现在终于实现了。

    “许……许京墨……”任苒苒嗅到了从小狼狗身上扑面而来的饥渴,只是隔了一夜,至于吗?

    “我的鞋子……”还穿在脚上呢。

    “我帮你。”

    温暖宽厚的大手把纤足上精致的凉鞋取下来,在眼前看了看,哼唧:“36码的鞋,我记住了。”

    任苒苒惊恐:“啊?”

    “啊个屁。”许京墨和她清新的脸庞相距零点一毫米,狼吻她之前宣布:“任苒苒,以后我承包了你的鞋子、衣服、包包、床,一切所有,就这么说定了,不接受反驳。”

    “……”超级可怕:“我……唔……”

    霸道的宣言过后,小狼狗堵住小姐姐的嘴,用实际行动表明自己不接受反驳。

    他知道,那张卡任苒苒一分钱都没动过。

    明摆着人家是要人不要钱,这是好事吗?显然不是,要是以后自己年老色衰了怎么办……

    有颜任性的小姐姐完全可以跟她妈妈一样,找二十出头的小鲜肉一直浪到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