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荏苒喜欢你 > 009
    如此有理有据的反驳,任苒苒无言以对,只能笑吟吟地看着他。

    嘴唇上的唇蜜,早在吃午餐之前小心擦掉,现在是裸粉色,她正想去洗手间补个妆,然后回公司上班。

    许京墨握着她的手:“去哪?”

    一只柔软白皙,一只宽厚温暖,交缠在一起,莫名舒服,哪怕小姐姐停下来回头看着他,也没想放开。

    “这要问的吗,当然是去洗手间。”任苒苒说,细细挣扎了下。

    一根根手指,从对方的禁锢中抽离。

    许京墨笑着说:“我这不是怕你跑了吗。”

    只吃了饭呢,还什么都没做。

    十分钟后,任苒苒从洗手间回来,端正姿态,跟他说话:“一点多了,你几点钟回公司上班?”

    许京墨正在擦手,闻言看看腕表,果然一点多:“我不着急,公司是我的,什么时候去不行,倒是……”他抬起眉,坏笑:“要不你下午请假。”

    不是问句,是带着点强硬的意思。

    其实任苒苒不止一次在许京墨身上感受到专横和霸道,可是……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讨厌。

    “这样会不会太疯了点。”她笑了笑,把耳畔的发丝勾到耳后,露出玉雪可爱的耳朵:“还是慢慢来吧,我不想一下子吃撑。”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容易烧开的水,也容易冷却。

    节奏,还是按照自己的来。

    “好了。”任苒苒站起来,手边拎着包:“去洗个手,然后送我回公司吧,许京墨。”

    本来想说点什么,但是许京墨扯了扯嘴,耸耸肩站起来,从任苒苒身边经过,去洗手。

    他不高兴了,任苒苒感觉到。

    但是这很正常,人与人之间来往,总不会都如鱼得水。

    “好吧,送你回去。”许京墨出来,深深看了眼在门外等待自己的小姐姐,不管怎么看都很美好,只是能贴近身体,不能贴近她的心而已。

    “谢谢。”任苒苒嘴角的笑,很柔美。

    她仿佛与生俱来懂得跟男人相处,不像面对客户那样犀利,也不像面对属下那样自信强大,只是静观其变而已。

    刘彦说她在男人面前太强势,那是因为……面对的人不是温柔的对象。

    “……”许京墨轻叹了口气,在对方看不见的方向哂笑。

    等到上车的时候,已经恢复了玩世不恭的模样,戴上墨镜说:“你说得对,吃多了容易腻,我还是过几天再找你吧。”

    然后发动车子,心想,回去的路上千万别遇到马路杀手,否则小爷非把一肚子邪火全招呼给他不可。

    回到公司门口,任苒苒解开安全带,向左边倾身,在许京墨脸颊上亲了一口:“谢谢,再见。”

    她下车走了,给车上的男人留下一个曼妙的背影。

    直到任苒苒下班去赴刘彦的约,手机里头,再没有收到许京墨的消息。

    晚上七点的约,她回家洗了个澡,换上适合约会的常服,才出门。

    餐厅是刘彦订的餐厅,非常地优雅精致,消费自然不低。

    对比起上次那样比较随意的餐厅,这次可以说是十分隆重。

    任苒苒的不解没有摆到明面上,她只是觉得没必要,除非刘彦还存在攻略自己的想法。

    坐定之后,刘彦说:“我们彼此的父母都是熟识,即使我们做不成男女朋友的关系,作为一般朋友,我可以叫你苒苒吗?”

    任苒苒心里又是一冷,带笑说:“本来我是不喜欢相亲的,因为父母这层关系,我妥协了很多。”

    刘彦倒不是真的情商低,他只是想得太理所当然,没有考虑对方的个性问题:“我很佩服你这样的女性,同时也知道你跟其他的女孩子可能不一样,唉,很遗憾我不能做个全职的家庭煮夫,如果那样的话,就太浪费父母的培养了。”

    任苒苒没有说什么,虽然心里已经开启了刷屏模式。

    老实说她不讨厌刘彦这种非常直男思维的人,至少能够一眼看透,毫无威胁感,只是也喜欢不起来,很无趣。

    自我感叹了几句,刘彦说:“在工作上我还是要多多向你学习,争取以后像你一样优秀。”然后笑笑:“目前我应聘的公司虽然名不经传,可是其中大有乾坤。你听说过许家吗?”

    心思放在今晚吃什么慰劳自己的考虑上,任苒苒不假思索地摇摇头:“什么许家?”

    刘彦笑笑:“你们女人家就是不关心国家大事,许家就是出过很多杰出人才的那个许家,现在是京城的隐形豪门,很低调。”

    但是只要提起,就没有人不知道。

    除非像任苒苒这种,眼里只有自己那一亩三分地的小企业家。

    “原来如此。”任苒苒点点头,不发表意见。

    “我所在的公司老总,就是许家的公子,为人十分出色,我很看好他。”刘彦说:“能在他身边学习,我觉得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事情。所以我很感谢你那天对我的启发。”

    如果说相亲那天,刘彦觉得自己完全被碾压了,那么今天身为星域的一员,他好像找回了自信,阶层完全不一样了。

    面对任苒苒的时候,也不会再有那种不自在的感觉。

    任苒苒吧,轻吐了一口气。

    她还以为刘彦是真的想感谢自己,没想到整个饭局从头到尾都隐隐透着找回场子的味道。

    刘彦这个人,以后就算了吧,一般奇葩。

    第二天早上,刘彦前去新公司报道。

    昨天面试他的人姓李,是人事部的部长。

    李部长说:“刘博士,昨天在x餐厅看见你和女朋友吃饭了,你女朋友可真漂亮。”其实他想说的是:“有个这么漂亮的女朋友,你真的不打算五年内结婚呀?人家肯吗?”

    刘彦愣了愣,然后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只是笑笑:“有情人自然等得起,若是无情弃我而去,我也不挽留。”

    接收到李部长佩服的目光,他的笑容更盛。

    公司老总显得没有属下的心情那么好。

    昨天分开后,许京墨没有找任苒苒,任苒苒也没有找他。

    喂不熟的白眼狼,许京墨心想。

    他好几次拿起手机想联系对方,又放下了,毕竟昨天才搁下话,要过几天才联系……

    现在上赶着掉价不说,还不一定有回复。

    那确实,任苒苒今天可烦了,家里那边外婆给她打了个电话,没有前情和铺垫,一开口就严词尖锐:“苒苒,你快管管你妈,交的什么乱七八糟的男朋友?不把家里的脸丢光不罢休是吧?”

    “……”鉴于不是第一次发生这种情况,任苒苒非常淡定:“姓名,地址,我去谈。”

    “我气死了。”外婆说:“她怎么就不能像你一样听话!”

    在外婆眼里,不乱搞男女关系就是听话,要求就是这么低。

    “我妈挑男人的眼光是不怎么样。”任苒苒想到对方给自己塞的相亲对象,心累地揉揉眉心:“好了,这件事我会处理,她会听我的。”

    越听外婆说那个男人的信息,任苒苒的火气也慢慢地跟外婆一样蹭蹭地上升。

    挂了电话,她立刻拨打妈妈的电话。

    任妈妈:“喂,苒苒?”

    一接电话那边就怯怯地,可能也心知肚明这通电话的目的。

    任苒苒忍着火气问:“妈,你最近交新男朋友了?你知道他是什么工作什么家庭有过什么经历吗?这些都没了解清楚,你就把人带进朋友圈,你考虑过外公外婆的脸面吗?”

    任妈妈那边沉默了许久,呐呐呢哝了一句:“那你这样质问我,也没有考虑过给我面子。”

    她的人生是很失败,自己的女儿都比自己强,自己给介绍的相亲对象女儿也看不上,还奚落人家,可她什么都不敢说。

    “你停留在原地,就不要奢望别人等你,懂?这个世界,不是所有人都围着你转,你需要自强自立撑起自己的生活才有话语权。”任苒苒:“如果你今天不花家里的一分钱,也不需要家里的任何照顾,那么你在外面交什么男朋友,玩什么男人,没有人会置喙半句。”

    “……他没有你们说得那么不堪,为什么你们只看到表面和物质?”任妈妈声音哽咽了起来:“我只是追求纯粹的感情而已,不看他赚多少钱,也不看他有没有地位。”

    任苒苒当然嗅到了妈妈明里暗里地指责自己物质,她不想辩驳,一个优秀的人,物质是迟早的事情,她喜欢的是优秀本身,而不是附带而来的物质。

    看不上差劲的人,是错吗?

    不是。

    “你的意思是,我们全都是你的敌人,而你的男朋友才是你的队友?”任苒苒点头说:“铁打的追求爱情的心,流水的男朋友,而我们是永远的敌人。”

    “苒苒,妈不是这个意思……”

    “听着,我唯一不顺心的事情就是没有一个能对我起到正面影响的母亲。”任苒苒:“或许落在我身上的不足之处是我自己不争气,不能怪任何人,但是有一点您推卸不了责任,您不是一个好母亲,也不是一个好女儿,更不是一个好妻子。”

    在妈妈的哭泣声中,她的每一句话都说得掷地有声:“你可以不顾任何人的感受去任性妄为,我为什么要顾及你的感受匿藏心声?你能回答我这个问题吗?”

    “……”任妈妈一直哭。

    她哭得任苒苒脸色冷漠,心硬如铁:“这不是一个眼泪话说的世界,也不是一个你弱你有理的世界,就算是,那也是别人的施舍,你明白吗?而我不想施舍,如果一定要还给你什么,我想把这条命还给你。”

    “苒苒……你何必这样伤我的心?我的日子难道就过得很好吗?”任妈妈泣不成声地说。

    “是谁让您的日子不好过,难道不是您自己?”任苒苒摇头说:“够了就这样吧,你自己好好想想,是继续这样下去,还是改变自己。”

    说完这些话,任苒苒挂了电话。

    她知道说这些都是没用的,聪明的人会自己寻找出路,执迷不悟的人永远在原地打转。

    哪怕已经有轨迹向前,有一种人打死也不会迈出那一步。

    晚上公司的人以欢迎新同事的名头组织聚餐,邀请许京墨也一起去。

    他反正也没有小姐姐约,一赌气就去了:“我请客。”

    吃晚饭唱歌喝酒一条龙走起。

    全公司都欢呼了,爱死了他们又帅又浪又大方的老总。

    今晚任苒苒不陪客户也不相亲,她来娱乐城只是为了找人。

    从外婆的口中听见,妈妈最近认识的那个男人是这里的员工,当领班还是什么的。

    不是任苒苒看不起这种工作,她只是看不起自己妈妈那份辨别渣男的智商。

    “你好。”她走到前台直接问:“请问你们这里有没有一位叫做陈越的员工?”

    前台略思考,恍然大悟:“你是说陈领班吗?请问找他什么事?”

    任苒苒说:“我跟他有点私人的事要商讨,请指个路。”

    前台:“那我帮你查一下。”她用对讲机找到陈越:“陈领班,你现在在哪里?有位小姐找你。”

    “我姓任。”

    “是任小姐。”

    陈越最近只认识一个姓任的,是个又漂亮又有点小钱的富婆,他顿时高兴地说:“我还在808包厢安排客人,叫她等我一下。”

    “好的。”前台放下对讲机,却发现自己前面早已不见那位小姐的身影。

    任苒苒一阵风似的,踩着五寸的高跟鞋,一身干练的职业装,直逼808包厢。

    屋里全是公司的人,突然推门走进来一个陌生美女,好多人都看着她。

    心想,这是领班吗?长得真漂亮。

    任苒苒在包厢里面找陈越的身影,却一不小心和沙发上瘫着的许京墨对上视线,那男人吃惊地看着自己,傻傻地,呆呆地。

    “你……”这么直接找上来让自己好措手不及啊。

    “刘博士。”李部长一见到任苒苒惊为天人,立刻推推身边的刘彦:“你女朋友来找你了,快去把人家叫过来。”

    “什么?那是你女朋友?”许京墨转头死死瞪着刘彦,开什么玩笑,那老子算什么?

    “谁是他女朋友?”任苒苒也看到刘彦了,这哥们可真是时时刻刻给自己惊喜,她扶额说:“刘先生,是不是误会了?”

    刘彦可算知道了什么叫做尴尬,这绝对是他人生中最尴尬的经历没有之一。

    “对,李部长误会了,他只是看到了我们昨天晚上在一起吃饭。”

    许京墨整个人气得跳起来:“什么?你们昨天晚上在一起吃饭?”原来任苒苒说昨晚没空就是跟别的男人吃饭!

    她有种!

    “……”公司的人都不清楚,老总对人家刘博士的私事这么感兴趣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