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荏苒喜欢你 > 008
    面对刘彦的打招呼,许京墨颔首,一手拿过面试官递过来的履历看着,一面说:“刘博士,你作为一个名校海归人才,加入我们公司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他不认为,自己一个新成立不久的公司,能够吸引这名履历看起来很不错的名校博士。

    “也有宁为鸡头不做凤尾的心态吧。”刘彦考虑了会会,自嘲地说:“我认为相比起知名的大公司,我在贵公司能发展得更好。”

    好吧,一个回答了相当于没回答的答案,不过许京墨也没有指望挖掘出人家心里想什么。

    作为一名野心和魄力兼具的创业者,他相信自己的人格魅力和公司的潜力,总不会连一个博士生都留不住。

    “那么刘先生,”许京墨朝刘彦伸出手掌:“欢迎你加入星域。”

    这是当面录取了的意思吗?

    刘彦愣了愣,迅速握住对方的手:“谢谢,我很荣幸。”

    “嗯,什么时候可以来上班?”许京墨问,顺手把履历还给面试官的空当,干脆吩咐:“这样吧,剩下的事情你和人事商量,有什么问题详谈清楚。”

    他呢,抬腕看了看手表,离吃午饭还有一段时间,先工作,再撩小姐姐。

    “好的,许总您去忙吧,剩下的事情交给我们。”面试官送他出去,再倒进来和刘彦谈。

    “许总真是年轻。”刘彦目送着远去青年,内心充满羡慕,这就是所谓的含着金汤匙出世的豪门公子吧。

    平凡人哪怕再努力,也难以企及吧。

    “是啊,你可能不知道,我们许总今年才二十三岁。”面试官挺自豪地的,跟了这么个年轻的老总:“你想想看,我们二十三岁的时候在干什么?”

    大学刚毕业呢,可能正在满大街地找工作,也有可能正在为考研而烦恼。

    反正啊,没人家的一半。

    刘彦想到自己的二十三岁,正在海外苦哈哈地求学,于是笑了笑:“是啊,像许总这么优秀的人,真是少见。”

    突然间,他眼前浮现出一张娟丽清新的柔美脸庞。

    那是个花季女子,同样也是年纪轻轻地做了老总。

    可见,成功的人不一定都是富二代。

    通过自己的努力实现想法的,大有人在。

    今天在星域应聘成功,刘彦很高兴。

    他在电话簿中,找出任苒苒的电话号码,给对方发去自己的感谢。

    —任小姐,谢谢你那天的分析和解惑,现在我已经暂时放下了创业的念头,先从基层做起。并且今天应聘了一家不错的公司,福利和薪资也不错。”

    任苒苒看见,回了。

    —恭喜你,你太客气了,我只是阐述我自己所知道的东西,你能从中得到想法,我很高兴。

    刘彦打铁趁热,又发了一条过来。

    —可以请你出来吃一顿饭吗?作为感谢。

    任苒苒皱着眉,目光凝滞在屏幕上。

    “……”说实话,她不想。

    可是,她要考虑很多的东西,这个世界上,她唯一觉得不想给面子又不得不勉强自己的事情,全都跟妈妈有关。

    任苒苒心想,这种与生俱来的关系,才是人类逃不掉的宿命吧。

    其余剩下的一切,都有改变的可能。

    —好,那就晚餐行吗?

    她回。

    考虑到,自己最近刚上手了一位比较粘人的小狼狗,任苒苒和刘彦商量好,趁着午饭时间还没过去,致电给那位。

    许京墨刚忙完,在洗手间抽根烟的空当,看见来电……

    “完了。”他嘀咕了声,把手指间刚点燃的烟甩进抽水马桶:“喂?”

    跟了自己长达好几年的烟瘾,老妈耳提面命都戒不掉,这会儿因为任苒苒一条多管闲事的短信,就他妈起了作用。

    “许京墨,忙不忙?”任苒苒在社会上混了四年,是个老油条了,说话比较有技巧:“我晚上要出趟门,没时间见你,中午一起吃饭行吗?”

    要是对方拒绝了,这事也算办好了,而且漂漂亮亮地。

    “哟,任苒苒呐?”许京墨说:“我以为是谁,是你啊,中午想见我?”

    “你有空没?”任苒苒说。

    “不太空。”许京墨装了吧唧地,转身坐马桶上,抖着腿:“不过你想见我,我还能不让你见?”

    任苒苒想了想,开口:“那要不你忙着?改天吧。”

    “哪能,你说地址,我过去接你。”许京墨立刻起来,踢一脚水箱,冲了那根可怜的烟,出门拿起钥匙和钱包,潇洒如风地离开。

    “许总?你的外卖到了。”小刘隔空喊。

    许京墨刚得到地址,啪叽挂了任苒苒的电话,在公司门口朝里喊:“送给你吃,我约会!”

    全公司都听到了他说的这句话,未婚美女们全都心碎了。

    原来他们年轻又帅气的许总,是有女朋友的人。

    每天中午,五个人的小公司里面,小张这位细心的居家好男人,负责统计大家吃什么。

    “我今天出去吃饭。”任苒苒拿好东西,走出办公室门跟大家打了个招呼。

    “啊,老总又去相亲?”大家看着她的背影,面露同情:“我们老总这么有钱漂亮都需要相亲,现在的社会怎么了啊?”

    “他妈的,这年头女人的处境真是操蛋,”大黄垂头丧气,又愤愤地说:“不管你长得多漂亮,多有钱,过得多幸福,只要你没男人,整个社会就觉得你可怜。”

    阿夏多嘴说了句:“有钱漂亮被舆论不可怕,可怕的是贫穷丑陋还没男朋友。”

    “作死啊!”大黄恨不得一拖鞋拍死他:“你这么说就扎心了啊。”

    试问这个社会上有钱又漂亮的年轻姑娘有多少?

    大多数就是她们这些平凡的姑娘好不啦?

    公司所在的写字楼门口,等了五分钟左右,一辆不怎么低调的豪车开到任苒苒面前。

    此车款式张扬气盛,线条奢华慵懒,确实是许京墨本人了。

    “叭叭——”

    他靠在窗前,不说话,摁了两声喇叭。

    宽大的墨镜,遮住半张脸,只看到玩世不恭的嘴角,懒洋洋地翘着。

    摸着良心说句实话,这小子恁帅。

    任苒苒朝他笑了笑,绕过车头,打开车门坐进副驾驶。

    一只手横过来,搁她腿上皮了一会儿,才收走。

    “想去哪吃?”许京墨打定主意,今天要带这女人吃顿好吃的:“去吃日料怎么样?”

    任苒苒想了想,点头:“行啊。”

    然后车里安静了两三分钟,马路斗士许小狼狗忙着跟路面上的杀手们作斗争。

    “靠,怎么开车的……”转过一个弯,稳住车身,朝着自己心目中的地点开去,他才空下来,调戏小姐姐:“想我了?早上才喂饱你。”

    声音太小,任苒苒没听清楚:“啊?”

    许京墨:“啊你的头,我说你是不是想我了?”

    这回音量正常,他隔壁的小姐姐慢吞吞嗯了声:“是啊。”

    “嘁……”粘人精本精了,一般男人都受不了吧?

    许京墨倒觉得还行,毕竟,他也不是一般男人。

    “任苒苒啊,我可算知道,你为什么找不到男朋友。”

    隔壁的小狼狗,表情迷之瑟嗨瑟嗨地,生生让小姐姐生出了嫩嫩的好奇。

    “为什么啊?”她问。

    “哈哈。”许京墨开心地笑了两声,自己嗨完之后,神他妈地恢复了正经:“答案你自己说过,一般男人受不了你。”

    “……”任苒苒无语地笑笑。

    到了日料店,许京墨一手包办点餐工作,让小姐姐等着吃就行。

    第一筷子他给弄好,用手兜着送到小姐姐的嘴边去,服务可谓是非常周到:“张嘴。”

    这就很恋爱了,有点儿不妥当。

    “嗯……”任苒苒面露踌躇。

    “试试怎么地了,说不定你喜欢这个味道。”许京墨见她这样,对她产生了误会,以为小姐姐怕吃生鱼片。

    “好吧。”任苒苒考虑了片刻,还是觉得不应该扫兴,那不是一个成熟的女人该做的事情:“……”她张嘴,小心咬着许京墨的筷子……夹着的那片生鱼片。

    终于吃进了嘴里。

    食物的鲜美,在味蕾上晕开,散发。

    “好吃吗?”许京墨撑着脸,双眼直勾勾,盯着小姐姐嫣红的嘴儿看。

    不知道对方觉不觉得美味,反正他觉得很美味,简直食指大动,想凑上去亲一亲。

    “挺好的。”任苒苒笑笑,她又不是第一次吃刺身。

    “啊,”许京墨得到答案,一本满足,他也不懂自己高兴个鬼:“那再尝尝别的。”双手又忙起来。

    是了,桌面上很多海味,土豪许总一口气点了很多,他倒是不心疼钱,心想,吃不完拉倒。

    又是一筷子送了过来,忙碌的小狼狗,此时像一只勤劳的蜜蜂,围着自己嗡嗡地飞来飞去。

    任苒苒眨了眨漂亮的眼睛,摸着良心说句实话,这样温柔体贴的男人,当个男朋友也是极好的。

    可惜自己不要男朋友。

    作为有钱有闲的公子哥,许京墨把京城好吃的东西都吃了个遍。

    今天带任苒苒过来,主要是想让人家吃好。

    至于他自己,招呼小姐姐的空当,随便给自己塞几口。

    “吃得好满足啊。”任苒苒今天食量超标,脸上露出懊恼的神情。

    许京墨今天穿了一件长袖的衬衫,白色的袖口挽起来,露出半截肌肉结实,肤色健康的手臂。

    每次夹东西的时候,就在任苒苒面前晃过。

    只见他一边吃,一边笑笑,嘚瑟的笑容挺欠揍:“吃饱了?”那股子高兴的劲儿,似乎很满意今天给小姐姐喂进去的食量。

    “喏,你不觉得你有点浪费吗?”任苒苒指着桌面上,还有很多吃不完的食物。

    “这有什么……”许京墨满不在乎不就是钱而已,后来想了想,他机智地改了口:“这不是第一次两个人一起吃饭吗,分量没有掌握好,也不能怪我。”

    “嗯?”任苒苒眼带好奇:“可是,你不是说你喜欢撩小姐姐,难道就没有一起吃过饭?”

    许京墨顿了顿,然后咬字含糊,态度吊儿郎当地说:“你还说你喜欢睡小狼狗呢,难道你以前就睡过?”

    谁还不是处呢,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