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荏苒喜欢你 > 007
    听见任苒苒毫不犹豫的回答,许京墨脸都黑了,敢情自己就是那只小狼狗,别说……这称呼还挺形象的,呵。

    他认了。

    “小狼狗睡小姐姐,挺好的。”对方霍地站起来,来势汹汹的姿态吓到了任苒苒。

    不过只是一瞬间的事,任苒苒心想,对方再生气,还能生吞活剥了自己不成?

    想通了这一点,她顺着许京墨的欺压,被抓住双腕,向后倒去。

    单薄的肩,紧贴着桌面。

    脸颊边的水晶花瓶,插着几支盛开的粉玫瑰。

    许京墨在上,眉毛轻挑的一双桃花眼,一会儿瞅瞅隔壁的娇花,一会儿瞅瞅小姐姐的脸蛋,不多会,轻叹地得出结论,还是小姐姐美上三分。

    “算了,饶了你。”他拍拍任苒苒的脸颊。

    美人有特权,免死金牌。

    “什么算了?”任苒苒躺在桌面上,笑吟吟,明知故问。

    没有留刘海的额头,白皙饱满,干净秀气,两道弯弯的眉毛之下,杏仁形状的双眼笑眯了起来,好看。

    “……”许京墨愣愣地看着她,喉结紧了紧,下意识地把人放开,因为再这样下去,他要举旗的。

    二十二三岁嘛,火气大,要理解。

    “咳。”

    躺在桌面上的姿势很累,任苒苒被松开之后立刻起来,坐在上面看着他。

    过了片刻,纤细白皙的手指,朝他勾了勾。

    “……干嘛?”许京墨痞里痞气地,一只手撑了过去,搁在任苒苒屁股旁边。

    “亲你一下,然后睡觉好不好?”任苒苒声音轻轻地说,她那只柔弱无骨的手,搁在小狼狗的后颈上,指腹传来的温度,令当事人……头皮发麻。

    他咽了咽口水,保持着耍帅的姿势,等待那抹娇花般的红唇落下来。

    真到了那时候。

    许京墨感觉自己快升天了:“……”脸上则是可有可无,眉头轻蹙起来,假装勉强接受了小姐姐的一吻。

    任苒苒亲完他之后,不动声色地垂着眼。

    两把小扇子似的睫毛,扑闪扑闪,骚动人心。

    “……任苒苒。”许京墨哑声地开口,不知道自己看了多久,反正挺久的:“说晚上不做的人是你,现在勾引我的也是你,你究竟想怎么样?”

    任总低着头,原来是在看手机屏幕:“我想睡觉了。”

    她抬起头,无辜地一笑。

    许京墨恨不得把这个狗东西就地正法,但是,他不想当下流饥色的臭男人。

    “好吧,我抱你进去。”他说着,一把将任苒苒打横抱起来,送进卧室,过程中皱着好看的眉:“你怎么这么轻?吃饭都吃到狗肚子里去了?”

    这段路程,他刻意放慢脚步,仔细感受一下仙女小姐姐的重量,确实很仙了。

    任苒苒窝在对方怀里,声音带着困意说:“我的食量很正常,就是吃不胖。”

    想起和她一起吃饭的经历,许京墨黑着脸吐槽:“正常个鬼,吃两口就开始划水。”

    “……”

    认真计较起来,这些不应该许京墨管的,但是任苒苒没有反驳,她只是笑了笑。

    有人关心的感觉,也不是想象中那么坏。

    “笑个屁。”许京墨看着她,再重的话却说不出来。

    “谢谢你替我收拾房间。”任苒苒躺下床,自己拉起被子盖起来。

    “你已经谢过了。”许京墨绕过床尾,在那边床畔站住,他有裸睡的习惯。

    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响起。

    任苒苒发现他要干什么,便扭过头不再看他。

    但是很快地,一条手臂横了过来,她皱着眉推:“你一定要这样睡觉吗?”这个人知不知道,自己的一条手臂有多重。

    “哦,那搁下一点。”许京墨勾着唇,贱兮兮地笑了起来:“免得压平了小姐姐的咪咪,那就亏大了。”

    “……”任苒苒哭笑不得,也许小狼狗的缺点就是为人幼稚,不够成熟吧。

    但是,自己好像也没有特别生气的感觉。

    “好了,不许说话了,睡觉。”许京墨说了一声,伸手关掉台灯。

    小小的房间陷入黑暗里,两道清醒的呼吸,此起彼伏,有人是真正在酝酿睡意,有人是真正在皮。

    “许京墨。”任苒苒忍无可忍地睁开眼睛。

    “哦。”许京墨放松手指,乖乖搁在旁边不再作怪。

    安静下来不出十分钟,任苒苒就睡着了。

    她的睡眠质量一向很好,几乎就是躺下到天亮才醒来,第二天早上的生物钟准时在七点半把她叫醒。

    今天早上跟以往与众不同。

    七点半还没到,七点二十分左右,任苒苒就被撩醒了。

    “……”

    这一场出了汗的运动,相当于一次淋漓畅快的晨跑。

    任苒苒从浴室出来之后,全身都醒了过来,昨天工作留下的疲惫消失无踪,嘴边挂着餍足而慵懒的神情,开始元气满满的一天。

    她站在衣柜前换衣服,二十二三岁的小狼狗呈大字型霸占她的床。

    “……”许京墨想抽根烟,手指摸到烟盒,就看见任苒苒走出来。

    算了,烟盒扔回去,起来洗漱。

    “小姐姐,你刚洗完澡的样子真水灵。”许京墨从背后黏上来,侧头啵了任苒苒的脸颊好几口。

    “嗯。”小姐姐仰着脸颊任他亲,粉粉的嘴唇一张一合说:“快亲,亲够了我化妆。”

    可以说是很佛系了。

    “靠。”许京墨觉得吧,对着任苒苒这样的女人,一点调戏人的快感都没有,不过……他不讨厌:“你想吃什么早餐,我们一起吃个早餐再各走各路。”

    “就在楼下吃。”任苒苒抓起了化妆工具,按照步骤,在自己的脸上涂涂抹抹。

    不过,她的皮肤底子好,化个淡妆就行。

    这边这块地方,许京墨不熟。

    他跟着任苒苒,东张西望。

    “你说的早餐店就是这儿?”他嫌弃地看了一眼匾额上褪色的点名,很平民:“能好吃吗?”黝黑的眸子充满怀疑。

    “好吃的。”任苒苒拉拉他的手腕,找心仪的位置坐下。

    今天天气好,不进店,在门口的遮阳伞下,两人一张小圆桌。

    身材高大的男人坐下去,和对面的小姐姐膝盖碰着膝盖。

    成熟的绅士男人会避嫌,幼稚的小狼狗会……更加来劲儿地碰来碰去。

    “你真是的。”任苒苒笑了笑,秉着姐姐的心态左躲右躲,不跟他计较。

    一会儿早餐来了。

    热腾腾的鲜虾饺子,配上一碗浓稠的粥,小萝卜干,吃得满足。

    这是任苒苒的食量,许京墨可不止吃这些,他胃口好,鲜虾饺连吃三份,不带停歇。

    “老板,结账。”两个人都吃好了,任苒苒举起手,微笑喊了声。

    “这就来。”结账是老板亲自过来,他认识经常来吃早餐的任苒苒,看见桌面上一片狼藉,和善笑:“小姑娘交男朋友了啊?”

    任苒苒拿出钱,顺着老板的目光看见许京墨的脸,一愣,然后点头笑笑:“是啊。”

    老板收钱,找钱:“恭喜了,找个这么俊的男朋友,好好谈。”

    “嗯。”任苒苒心里打着小算盘,心想,都是邻里街坊,以后少不得会看见自己带许京墨出入家门,说是男朋友最适合。

    许京墨吧,假装没听见,抬起筷子把最后一个饺子吃了,用任苒苒递过来的湿纸巾抹抹嘴巴和手指:“走了。”

    可是,那个姑娘站着不动,还朝他挥挥手:“再见。”

    许京墨走了两步,倒回来:“杵着干嘛,走啊?”他想送她上班。

    “我叫了滴滴车,在这里等。”任苒苒晃晃手里的电话说。

    “……”许京墨一时语塞,皱眉:“你干嘛叫滴滴车,我有车。”

    任苒苒笑了笑:“可是时间不够,更何况也不需要,你快去吧,我们再联系。”

    站在原地想了想,许京墨用满不在乎的语气开口:“你是不是害怕你的同事看见我?”这好办啊:“我开到你公司附近就放你下来。”

    对方一再坚持,显然不是随口说说而已,任苒苒从善如流地点头:“那下次好不好,我现在已经叫了,临时取消订单会影响信用度。”

    这个理由,太他妈可爱了吧?

    “那随你。”许京墨要走不走地,又说:“为了你的安全着想,打车找女司机,报地址的时候别那么傻,报附近的地点,知道吗?”

    “嗯。”任苒苒乖乖地点头,像第一次听这些嘱咐。

    事实上她每次都是这么做。

    “拜。”许京墨说完自己想说的话,干净利索地转身走了。

    他的身影在人行道上,是一抹引人注目的风景线。

    走着走着,许京墨咧开嘴,眼尾若有似无地向后面瞟,男朋友……啧啧啧,好不要脸的小姐姐。

    —谁是你男朋友,啊?

    —[可爱/]

    许京墨得意洋洋地来到公司,浑身没有换的衣服,微微带着昨天出去鬼混的烟酒味。

    但是不妨碍他帅天帅地,依旧把公司的女职员们迷得不要不要地。

    “许总,早。”

    “早。”

    一阵风似的回到办公室,许京墨翻找出自己留在休息室的衣服,换掉。

    “许总,有位博士生来应聘,你要亲自面试吗?”秘书小刘敲敲门,探头进来说。

    许京墨心情好,随口应了声:“行。”

    他走到面试间,人已经在了,是个高挑俊秀的年轻男人,看起来是刚毕业不久?

    许京墨站在门边,仔细听这位年轻的博士和自己公司面试官的对话,感官还不错。

    “刘先生,你的家庭情况如何?”面试官做最后的收尾。

    “还不错,小康水平。”刘彦说:“我父母都是大学教授。”虽然不是知名大学,但是他为此而自豪。

    “刘先生是未婚吧,冒昧问一下你对婚姻的打算。”面试官又说。

    “嗯,目前没有结婚的打算,比较希望把心力放在工作上。”刘彦侃侃而谈,适当地隐瞒了自己的考虑,他之所以来这家公司应聘,是有原因的。

    第一是这家公司的持有人,许家的独生子,许京墨,来头不小。

    刘彦认为自己刚回到国内,对这个圈子两眼一抹黑,现在正是需要扩展交际圈的时候,并不适合贸然下海。

    其实初回国他不是这么想的,这要多亏那天和自己相亲吃饭的姑娘。

    虽然亲没有相成,但是点醒了他很多东西。

    第二是资金问题,前期筹备的启动资金因为一些突发事情,不得不先停下创业的脚步,先慢慢来吧。

    里面的谈话告一段落,许京墨推门进去,引起里面所有人的注意。

    “许总。”其中一位面试官赶紧起来搬椅子,把位置让给许京墨。

    “你好。”听见这位就是公司的老总,刘彦惊讶了一下,然后扬起微笑,不卑不亢地问好。

    但是他心里其实没有这么平静,挺感慨的,天之骄子就是不一样,一出生就拥有别人无法企及的资源和高度。

    正是因为这些背景,才造就了一个个年轻有为的企业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