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荏苒喜欢你 > 005
    任苒苒的心情,生气无奈惊叹,三岁之差,年轻和步入中年的界线泾渭分明。

    她不得不提醒自己身边的小狼狗:“你悠着点,我年纪不小了……等会儿还要起床上班……”

    “这是不是年龄的问题。”许京墨叼着她的耳朵:“男女战斗力悬殊,不怪你。”

    “……”任苒苒抓狂,对方一副自以为是的体谅是怎么回事!有种理解有种别做了啊……

    没有起来晨跑的这一个小时,贡献给了陈伯。

    许京墨一脸餍足地起来,嘴角拽拽地,居高临下睨着凌乱的床铺……上面的玉体横陈,吹了声口哨:“需要我帮你请假吗?任苒苒。”

    “滚……”要不是任苒苒抬不起脚。

    “啧,那我真走了,洗个澡就走。”许京墨转身走了两步,回头,对方还躺着,没有挽留,他撇撇嘴:“我拿你手机给你公司打个电话……”倒回来蹲在床头柜面前,找任苒苒的电话。

    任苒苒抓住手机,压在自己枕头下面:“拜拜,下次再联系。”

    许京墨的心情一下子不爽,又一下子回升:“那我给你买个早餐……”

    “你真的可以走了。”任苒苒睁眼看着他,明明是一副困得不行的样子。

    “……”许京墨说不上来哪里堵,看到床头柜上还放着自己的烟盒和打火机,就一把拿过来,站起来塞兜里,澡都不洗,出去了。

    屋里头终于安静,任苒苒睡到十点半,公司小张来电话,问候。

    “我没事,昨晚睡太晚了,下午我再过来。”说完挂了电话,任苒苒继续睡。

    十一点半的样子,手机收到信息,是许京墨。

    —任苒苒,你醒了吗?

    十二点收到第二条。

    —吃什么外卖,帮你点。

    这些信息,任苒苒都没看,她在十一点四十分左右,起来洗头洗澡,然后做了一个简单的营养午餐。

    穿着许京墨之前那件衬衫,这几天被她当成了睡衣,还算方便。

    —我在吃了。

    十二点二十分,任苒苒给许京墨回了信息。

    那边收到信息之后,似乎不耐烦一条一条地发,直接打了一个电话过来,时间相隔不到一分钟。

    “你现在才起来?”许京墨的声音很好听,特别是正经的时候。

    “嗯。”任苒苒抿了一口豆浆,说:“打电话给我什么事?”潜在的意思就是,没事可以挂了。

    许京墨:“关心你。不行?”

    任苒苒顿了一下:“行,”又说:“你的关心我收到了,谢谢。”

    沉默良久,那边说了句:“你真是穿起衣服不认人……”他承认确实很有个性,佩服。

    任苒苒被指控得很懵逼,但是想了想,就说:“那天我穿走了你的衬衫。”

    “嗯?”话题跳跃得太魔性,许京墨没跟上:“衬衫,我知道。”对方那件破的,也还在自己手里。

    任苒苒放下杯子,叉了一块水果沙拉放进嘴里:“我现在穿着它,在吃午餐。”

    “……”许京墨不知道她想表达什么,但是脑海里想到那个情景,自己不争气地荡漾了:“哦,拍个照片看看?”他靠在沙发上,要求。

    任苒苒笑了笑,拍下一张午餐的照片,发去。

    看见照片,许京墨撇嘴:“谁要看你吃什么,我说要你的照片。”

    但是这张食物的照片,还是看了好几眼,这么少,怪不得那么瘦,也不是……该有肉的地方都有:“任苒苒,拍脸给我看看。”

    这种要求其实是很不应该的,凭他们的关系。

    “你等等。”任苒苒心情平和,坐落的地方有午后的阳光照进来。

    第二张图片发出去。

    不是脸。

    “这腿,我能玩一年。”许京墨毫不犹豫地收藏起来,懂事地说:“你吃饭吧,我不耽误你。”

    “嗯。”任苒苒把电话挂了。

    泡小鲜肉归泡小鲜肉,这毕竟只是生活中的一部分,不能影响自己的正常生活。

    像今天这样无故旷工大半天,可以说是相当地影响了,这样不好。

    想清楚了之后,任苒苒不徐不疾,按照自己以前吃饭的速度,把午餐解决了。

    她没有车,上下班都是滴滴车解决。

    公司里倒是有一辆公用的车,给员工们有需要的时候开。

    “任总?”小张看见她来了,迎上来一边交待工作一边关心:“身体没事吧?”

    “没事。”任苒苒摆摆手,拿起今天刚收到的传真看:“还是那边的客人比较大方,订货量也足。”然后说:“今天下午去一趟工厂。”

    “好的。”小张说:“那我去备零件,联系搬运工。”顺便问问看,车钥匙在谁手上。

    阿夏:“啊,钥匙在我这里,我三点钟回来,要不要给你们带什么吃的啊?”

    三点钟不正好是下午茶时间么,小张在办公室通知了一声,两个不用出门跑业务的女生齐举手:“奶茶,蛋糕!”

    这些女生,小张都替她们担心:“吃这么多不会胖吗?”

    女生x2:“吃吃吃,反正瘦下来也没有老总好看。”

    一会儿办公室的电话响起,女生之一雯子:“我去隔壁大厦收零件,一会儿阿夏回来,大黄替我先给钱。”

    大黄抓狂:“是谁给我取得破名字,不能叫小黄吗?”

    小张:“大小都是一个类型。”让人一听见就会联想汪,逃不掉的……

    “陈总那边订货数量下了没有?”抬头看见小张进来,任苒苒问。

    “还没,我打电话问问。”小张刚收拾好零件封好箱子,还有好几个电话要打。

    三点钟阿夏回来了,在外面跟同事们分享零食:“我跟你们说,真是多亏了你们坐办公室,不用出去跑业务,我他妈的,今天又被老色狼占便宜了。”

    大黄爆出一阵惊呼,同仇敌忾骂现在的色狼:“简直心术不正,看见个长得好看点的就想占人便宜!”

    阿夏唇红齿白,高挑又年轻,出去拉单子多了,少不得遇到几个鬼。

    他朝任苒苒办公室努努嘴:“我倒还好,老总遇到的比我更多。”

    十个男的有八个都用眼睛吃过豆腐,剩下一两个要不用嘴,要不用手。

    “所以你们女的出门在外,别高估了男人的道德底线,现在尊重女人的男人,都是瑰宝。”阿夏指着自己的鼻子:“比如我。”

    “是是是,你最好了。”大黄想起自己的事,吃嘛嘛不香:“我好羡慕老总啊,如果我像她一样有钱有事业,我就不嫁了,一个人浪多自在。”

    可惜现阶段的大黄,只是个拿着几千工资的北漂,没有创业的魄力,也没有回老家结婚的勇气。

    她想想自己的未来,一片灰暗。

    雯子回来了,踏进门口说:“哎呀,收个货累死我了,阿夏,你回来了没有?”转个角看见了人,笑吟吟地过来吃喝:“谢谢了,多少钱,我微信转给你。”

    大黄收钱,一边说:“雯子,你和男朋友准备什么时候结婚?”

    雯子闻婚色变:“还说呢,他们家指望我爸妈拿一半首付,一起买房,可是我爸妈哪有这么多钱,难道我家拿不出来,这婚就不结了?”

    小张忙里凑一句说:“可以结啊,裸婚。”

    大黄扇他:“去,想得美,关键是雯子男朋友家不是出不起这个钱,懂?”

    阿夏说:“既然你男朋友想找个门当户对的,当初就不应该祸害你,现在提这个条件,不是打压就是打压。”

    大黄猛点头:“对对对,以后雯子嫁过去,因为这事也抬不起头。”

    雯子:“唉,都是命。”

    任苒苒的办公室门常年打开,她一边工作,一边听外面的小伙伴们聊天,她吧,理解不来雯子的烦恼。

    对于她自己来说,此烦恼不存在。

    哪怕和雯子一样,只是拿着几千工资过日子。

    人的烦恼都是欲望作祟,想要得到社会认可的生活,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比如说,想结婚生子的人,要付出牺牲个人空间的代价;想单身一辈子的人,要付出独自忍耐寂寞的代价;所有走在路上的人都不能幸免,所以无需羡慕谁,谁都有难处。

    “任总,四点了,我们该走了吧?”小张探头进来,敲敲门板。

    “走吧。”任苒苒拿起手提袋,和小张一起出门。

    今天有一批货要验货,如果质量过关的话,就要开始打包飞海外。

    从市中心去工厂,路上要历经两个小时车程。

    任苒苒说:“那边的饭不好吃,我们在市区吃完再过去。”

    小张一向知道老总嘴挑,没有意见地点点头说好。

    其实对于这位年轻的女老总,小张和公司里面的所有人一样,都很佩服,年纪这么小就自己干了四年了。

    但是听说家境也不错,一开始建立公司的时候,家里应该支持了不少。

    接到小狼狗的电话,那时候任苒苒正在郊外的工厂里面,拿着厂里新做的产品,在灯光下和原版对比,看颜色,看做工。

    “说。”一个冷冷的字传进许京墨耳朵里。

    从小到大混在四九城里,没人敢怠慢过的许小爷,分分钟有撂电话的念头。

    “是我。”他忍住了。

    那边顿了下:“哦,是你啊。”声音顿时回暖,带上了人间烟火的气息:“我在市郊的厂里验货,怎么了?下班了?”

    许京墨看了看钟,晚上七点多,能不下班吗?

    倒是对方,说自己一天上班八小时,都是扯淡:“成,那你忙吧,我不打扰你。”

    将心比心,谁工作的时候都不喜欢被人打扰,但是……

    “哦。”任苒苒的心在工作上,哦了一声,收起手机继续验货。

    晚上九点出头,在车上,拿出手机数一数,今天许京墨给自己打了多少个电话,发了多少条信息。

    得出一个结论和疑问:现在的小鲜肉都是这么粘人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