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荏苒喜欢你 > 004
    下班出来玩就是享受,长到26岁的人了,任苒苒很清楚怎么安排自己的生活和工作,说句臭不要脸的话,堪称是一个独立女性的典范。

    不过可能,大部分人都不适应她的作风。

    比如吃个什么东西,不好吃直接说出来,咬一口吐了直接搁桌面上;吃剩下的东西不管还剩下多少,价钱昂贵与否,不会再看第二眼;有间隙的朋友,事情发生当下利落分手,不会再来往;三观不合的人,能赏个微笑就算给脸了。

    总结一句话就是:能委屈别人绝不委屈自己。

    任苒苒也不是自己创业成功之后才养成的这身狗脾气,从小几乎就是这样,连亲妈都说过她难搞,说话得小心着。

    问题是明白归明白,该哔哔的她还是瞎哔哔。

    和女孩子吃火锅,许京墨这辈子头一回,他感觉和兄弟一起撸串,也没差别……

    气氛轻松,心情愉悦,想说话说,不想说埋头吃。

    这就是滚过了床单之后的亲切感吧,他如是想。

    “我俩口味挺像的,能吃到一块儿去。”任苒苒吃满足了,心情好地说了一句。

    “嗯。”许京墨表面端着,眼里头贼亮。

    就是火锅的味道有点呛,一会儿亲热之前最好洗个澡。

    “你做什么行业的?”任苒苒吃到五分饱,手上的筷子就慢了下来,陪对面的男人慢慢吃,一般来说晚上她吃七分饱就搁碗。

    得,开始盘查底细。

    “it行业。”许京墨说。

    “传说中每天加班加十一点?”任苒苒问。

    “谣言。”许京墨抬头看着她:“我们公司每天准点下班,几乎不怎么加班”

    这个口吻,一股子头儿的气势扑面而来,让任苒苒想到了当年青葱般的自己:“哎,创业不容易。”

    许京墨笑了笑,不准备跟小姐姐多说工作的事情。

    “你说你快三十了,以前没交过男朋友?”就算出来工作忙,以前读书的时候呢?长这么漂亮,谁相信没人追。

    “前两天相亲了。”任苒苒喝了口蓝莓汁,哂笑:“老被说年过三十不值钱……”再怎么自信也挺丧的。

    “你有三十我不信。”别说看起来,摸起来更不像。

    “是年近三十,ok?”四年还不是转瞬即过,就像前面那26年小半辈子一样。

    “具体多少?”许京墨漫不经心地问,往嘴里塞了个墨鱼丸,害他脸颊滑稽地鼓起来。

    “二十六。”任苒苒说:“比你大三岁。”

    “不,我身份证上写多一岁,小姐姐。”许京墨笑得既邪门又蔫坏,爆帅的一张脸,愣是让人想甩巴掌。

    这一身痞子气,老北京出产没错。

    “怎么地,嫌我老了?”任苒苒说,其实她对自己的年纪倒是没什么感想,如果时间可以倒流她绝不选。

    “哪敢。”撑着脸的小狼狗,一个人吃得悠闲自在,直到饱了才放筷子:“啊,吃得好饱,我们去江边走走吧。”

    小姐姐目光一滞,这不是泡妞的程序吗?

    “也好。”走哪不是走,谁泡谁还不是泡:“美女!结账。”

    当着许京墨的面儿上,任苒苒掏出对方给的金灿灿的卡,给了服务员小姐姐。

    刷男人的卡是什么滋味,今儿个算是体验到了,还别说,新鲜。

    “三周后要不要还给你?”她扬起一阵坏笑。

    “一张卡而已。”许京墨也扬起一阵坏笑。

    懂了他的意思之后,任苒苒揉揉脸,嘴角的微笑生生凝固了一下,没劲。

    但是这有什么,自己白白睡了一个年轻帅气的小鲜肉,稳赚不亏。

    夜幕降临的江边公园,六月的晚风轻轻吹拂。

    周围的游人,或家庭,或情侣,或……炮友?

    任苒苒一身垂感十足的苹果绿纱裙,及腰的黑发简单束在脑后,露出白皙的脖子,双臂,走在江边石板路上,回头率极高。

    再加上身边高挑酷帅的正装小哥哥,怎么看怎么金童玉女,怎么看怎么天造地设。

    这件事充分说明,脑补要不得。

    “你自己住还是和家人住在一起?”许京墨问。

    仔细回忆,这小狼狗问的问题都是围绕着同一个核心,跟核心无关的事情从不多问。

    任苒苒就喜欢这么拎得清的聪明人,理了理鬓发说:“一个人住,我是单亲家庭,妈跟外公外婆一起住。”

    “哦……”人家果然顺着话题走:“那不如不去酒店,就去你的公寓怎么样?”

    任苒苒说:“不太好吧。”

    说好的不进入生活呢,小狼狗这样就没分寸了。

    许京墨翘了翘嘴角:“酒店脏,你想想,那张床多少人睡过?”不是消毒搞卫生就能解决的问题,心理洁癖。

    任苒苒赞同,可是……对方当初找小姐的时候,这个问题被狗吃了?

    “你住在哪里?”能不去自己家,还是不要去的好。

    “我跟父母一起住,目前,”许京墨动作自然,伸手握住小姐姐的肩膀:“准备搬家来着,正在看房。”

    xx小区看起来就不错。

    “那好吧。”任苒苒说:“我家乱,你不介意就行。”

    许京墨笑了笑,小姐姐长这么斯文漂亮,家里能乱到那里去。

    上了任苒苒的住处才知道,小姐姐很诚实。

    这何止是乱,简直是很乱。

    “平时忙,没空收拾,也不喜欢别人碰我的东西。”任苒苒脸上讪讪地,找到下脚的地方,把自己的包放好,鞋子脱了。

    “你床上也这么乱……”许京墨问,担心自己没有施展身手的空间。

    “那倒不是。”任苒苒告诉他:“浴室在那,你先洗还是我先洗?”想了想,又说:“还是你先吧,我卸个妆,再收拾下床。”

    “……”许京墨捂了捂自己受到震撼的少男心,若有所思地进了浴室。

    洗个澡的空当,他把浴室收拾了一遍。

    任苒苒进去的时候,后知后觉感觉浴室整齐漂亮了不少,也略略震撼了,小狼狗还有这个功能?

    少见。

    许京墨躺在小姐姐家那张冷色系的大床上,一手拿着遥控器选台,一手捏着杜蕾斯包装盒。

    选好台,动物世界,拆盒子。

    买了大盒十二只装,能用多少用多少,用不完的搁小姐姐抽屉里,明天再用。

    “这电视还能开啊?”任苒苒裹着浴巾出来,瞅了一眼墙上的液晶屏幕,她都不记得上次开电视是什么时候:“额,动物世界?”

    满屏幕都是毛茸茸的豹子。

    “啊。”许京墨叼着蓝色的小包装,嘶拉。

    任苒苒是服气的,这个时候就能戴了。

    不得不猜想,自己没出来的时候,对方是不是已经用完了一只?

    想到这个可能,鸡皮疙瘩一秒钟爬上双臂。

    许京墨歪头说:“小姐姐,光看着又不会饱,过来啊。”

    任苒苒朝他看一眼,年轻活力的身躯,令人口干舌燥,心跳如擂鼓……

    她走了过去,白色的浴巾留在湖蓝色的地毯上。

    一阵战火硝烟碾过大地之后,房间里充斥着动物世界里面赵忠祥老师的旁白:“春暖花开,万物复苏,又到了动物们交配的季节……”

    笼罩在任苒苒身上的男人低低发笑,胸腔传来的震感让小姐姐深受其扰。

    深夜十一点钟,淡蓝色的丝质枕头上长发凌乱,一双大手再一次帮她整理,全部放到一边,以免在混战中扯疼……

    “许京墨……”任苒苒咬牙切齿,声音充满了警告。

    “嗯哼……”男人把声音拖得长长地,充满了漫不经心和敷衍的味道,仔细听还有皮皮的意味。

    女人的拳头对他来说如挠痒痒,特别是跟他闹了半宿的这个。

    任苒苒有气无力地咆哮:“你再这样……我换工作,换住址,换电话号码……”何止是咆哮,简直歇斯底里,可见难受。

    “好吧……”

    那个可恶的男人才有鸣金收兵的势头。

    深夜十二点,死狗一样的小姐姐在铺上睡觉,许京墨出阳台抽根烟,看见旁边有花盆,习惯性把烟屁股摁进土里。

    手指顿了顿,又捻了起来,带进卧室里面扔垃圾桶。

    他太兴奋,睡不着。

    穿起裤衩和围裙,手套,打扫卫生,整理房子。

    两个小时后,任苒苒的一室一厅,焕然一新。

    许京墨手头上没事干了,寂寞。

    人回到小姐姐身边,不老实的手占了会儿便宜,没醒,恶向胆边生:“……”

    咔嚓,素颜睡照,双人。

    作为每天都坚持运动的人,任苒苒的身体素质倍儿好,偶尔通宵达旦赶工作,也不会出现黑眼圈。

    十二点睡觉不算晚,第二天醒来,她除了浑身酸以外,其余一切正常。

    平时除非天气不好,任苒苒都会坚持晨跑。

    今天就算了,她拿起手机看了下时间,选择多睡一个小时。

    “小姐姐……”搂在身上一夜的手臂倏然收紧,贴近:“陈伯了解一下。”

    当任苒苒还在领悟什么陈伯李伯的时候,许京墨已经用实际行动告诉她,是这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