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荏苒喜欢你 > 003
    一米多的大长腿就横在自己面前,想要过去除非钻裆,但这是不可能的。

    任苒苒停下来,扬起这几年自己最熟悉的业务式微笑,寒暄道:“这么巧,许先生,你也在这里吃饭?”

    许京墨看她,瓜子脸儿大眼睛,皮肤白来小翘鼻,妆感一点都不浓,堪称是小姐中的一股清流,令人心旷神怡的同时,少男心荡漾。

    “那天晚上怎么回事?”许京墨放下腿,换上衣袖挽起一半的手臂,从小姐姐的耳旁穿了过去,摁住人家背后的墙:“我不说了包夜了吗?洗个澡的空隙你就不见了?”

    任苒苒嘴角都僵了,可是也有理儿:“我不是说上岸了,何况也没收你钱。”

    这人亏了吗?一点都不亏好不啦?

    “没收钱就有理了?”许京墨一点一点压榨她的空间,冷声问:“把老子吊得不上不下就拍拍屁股走人,你当我是自动按摩棒?还是智能打炮机?”

    任苒苒不带脑子地又想点头,可是好歹还有点操守,深呼吸着说:“如果我的做法让你感到不愉快了,那么我很抱歉,那不是我的本意。”先道歉,然后认真诚恳地直视对方:“但是许先生,约炮or嫖娼的目的就是为了爽,你何必因为在茫茫人海中和一个陌生人打了一次不爽的炮而介怀,这不是生活的常态吗?”

    条理清晰口齿伶俐,听得许京墨一愣一愣地,心想这女人真能说:“好,这码事先放下,就冲着你这番话,我他妈就不信你刚下海。”

    作为一个处男,如果初夜被小姐终结了,没关系,他乐意。

    可是不能拿假的骗他,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来点人类最基本的信任,说实话。

    “你要一个已经下过海的女人证明自己刚下海,你是为难我还是为难你自己?”任苒苒瞧着他下三路。

    许京墨起初一脸懵逼,当他领悟到其中深意之后,脸都绿了,什么意思?嫌小还是活不好?

    “算了。”任苒苒心里惦记着里面的客户,越说越着急:“你直接说吧,赔钱还是赔肉?”

    找茬的人群永远分两类,一种是牟利,二种找痛快。

    “好,够魄力。”许京墨晃晃她的下巴:“赔肉,三周。”狮子大开口。

    任苒苒:“行,滚吧,我还有活儿。”

    从刚才打电话起,许京墨就误会了,以为她在这里陪客。

    “喂,你干什么!”任苒苒被他捏疼了下巴,直骂:“有病啊?”

    许京墨说:“是你吧,我给你钱包你你不要,一转头拼命地接客,嗯?里面是什么大客,让我看看,比我还屌?”

    自己怎么就让她看不上?

    不够有钱还是不够年轻?

    任苒苒愣了懵了,立刻说:“我做回老本行跑业务了,你没看见我这一身ol装吗?”然后打开一点点门,让许京墨看看里面:“真接客我还接这种又老又丑的,直接找你不就得了?”

    “……”许京墨往里一瞥,果然看到一个被自己甩十条街的老男人,信了,就算任苒苒眼再瞎,也到不了这种地步,才撇着嘴说:“行,我不打扰你工作。”接着掏出钱包,甩她一张卡:“你拿着我安心,下班立刻来找我。”

    这位公子哥是钱多了没地方使吧,任苒苒拿着卡心想。

    “再见。”

    许京墨嘴角一勾,俯身逼近她:“不亲一个?”

    光天化日之下,任苒苒业务式的笑容惨遭瓦解,然而也没办法立即进入浪荡小姐姐的人设。

    还好小狼狗的脸长得贼帅,盯着看三秒钟就能……

    “唔……”享受了一把小姐姐的香软温柔,许京墨舔着唇,心满意足地放人。

    任苒苒从他身边溜了进去,继续披着强势女老总的人设,和客户厮杀三百回合,不在话下。

    —什么时候下班?

    小狼狗信息一。

    —你不回我就直接订餐厅了,到时候不喜欢别哔哔。

    小狼狗信息二。

    —就服你们跑业务的,可以三小时不看手机。

    小狼狗信息三。

    任苒苒早就看见了,她确实忙得分身乏术,抽空上厕所的时候回了个。

    —蹲坑给你回信息,你说我们跑业务的有多忙。

    许京墨被手机震动一下,整个人从沙发上弹起来,看了下手机,嘴都咧歪了。

    “操……”心情复杂。

    —你是女人吗?

    —这得问你[可爱/]

    —你厉害……快下班,去吃饭。

    任苒苒就没回了,回到办公室把手头上的工作做完,争取准点下班。

    步行回到公司附近的公寓,换一套适合出去浪的衣服,一边化妆一边打电话:“介意来接我吗?”

    “说。”许京墨握手机的掌心湿湿地,换了个手。

    “xx路xx小区门口。”任苒苒说。

    “等我半个小时。”地址在市中心,距离许京墨的公司不太远,如果路上不塞车半个小时差不多。

    任苒苒把自己收拾妥当,就坐在小区楼下的甜品店喝奶茶,不知不觉又吃了一个芒果千层,替许京墨省了一点饭钱。

    苹果绿的裙子可谓是相当惹眼,因为这抹特殊的颜色,走过路过的路人,都少不得要看她几眼。

    许京墨开车到门口,都过了头还及时倒回来,发现玻璃窗里面是她。

    长裙凉鞋斩男色,完美。

    叭叭——

    一个傻逼在路边乱摁喇叭,任苒苒抬起头一看,发现自己等的人到了,就是那个傻逼。

    西装革履配豪车,人模狗样身材靓。

    站起来一八大几,坐车里依旧帅气。

    她微微一笑,走过去上了副驾驶,提裙子的动作既淑女又委婉,比ol装可柔媚得多。

    “嗨,许京墨。”

    女孩的咬字轻轻地,带着一点儿漫不经心。

    “啧啧……”回神的许总,已不知把小姐姐看了多少遍,说:“怎么突然喊名字了?”白天那会儿还许先生许先生喊得欢,女人果然是善变的动物。

    “现在是下班时间。”任苒苒扣上安全带说:“私人空间还要先生来先生去的,我累不累?”

    就是这个味儿,有个性。

    “哦,你喜欢吃什么菜系?”许京墨发动了车子,向前开去。

    “要装逼吃西餐,想吃得舒服,火锅。”隔壁的漂亮小姐姐轻松靠着,嫣红的一张嘴儿,想说什么说什么,贼拉带劲。

    “那……就吃火锅吧。”许京墨看了看现在帝都的温度,也才那么三十几度,小意思。

    到了帝都有名的火锅店,里面开着强劲的空调。

    任苒苒从包包里头掏出一条围巾,往自己肩膀上那么一裹,就暖和了。

    许京墨看着她,表情有点呆:“……”嗯,围巾,围巾。

    “坐这儿吧,这个位置好,也不对着空调。”周围还清静呢,许京墨好不容易才发现这个风水宝地。

    “好。”任苒苒环视了一圈,对许京墨选的位子没有意见。

    然后点汤底,许京墨做的主,鸳鸯锅。

    任苒苒喜欢吃辣,又不太能吃辣,平时点个鸳鸯锅闻着味儿也不错。

    至于许京墨,纯粹是因为鸳鸯好意头,要不怎么说他戏多。

    “你们平时一天上班多少个小时?”菜来了,许京墨动手把这些肉啊丸子啊,全倒进去。

    “八个小时。”任苒苒倒豆子似的一股脑说:“一周休两天,工资底薪加提成,运气好的时候一个月能攒二万多,没单子的时候五六千。”是她的员工没错了。

    “还成。”许京墨自己当头儿,明白这工资算是平均水准,低不到哪去:“那怎么突然下海,缺钱?”

    得,说来说去又绕到这件事上,任苒苒说:“我那天只是灵机一动,想赚外快,咳咳,你没看我穿着ol装吗?陪客户谈生意去的。”

    “操……”这是许京墨今年听过最不走心的下海理由,外快,服。

    那岂不是说,小姐姐从里到外,从上到下,都是自己的?别人没有染指过?

    这个认知一旦形成,那是很难改变的,谁跟他辩他就跟谁急。

    “我们也是缘分。”任苒苒说,端起纸盒装的大罐饮料,给他倒了一杯。

    “那是……”许京墨呐呐附和。

    紫黑色的饮料装在透明的玻璃杯里,散发着酸甜可口的气息。

    任苒苒端起来喝了一口,眉头轻蹙,咽下去的时候转为享受:“啊……”

    精心涂的口红,沾杯沿上了。

    干脆拿起湿纸巾,把剩下的也擦了。

    淡粉色的唇,失去唇釉的光环之后,显得不起眼了点,但也可爱清新,平易近人。

    至少亲上去的时候,不用担心吃到一嘴唇釉。

    对面的小狼狗如是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