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荏苒喜欢你 > 001
    荏苒喜欢你

    /莫如归

    20180503

    晚上十点钟,卡莱会所。

    一个包厢,一群美女,一桌不好不坏的酒水,就可以撑起一夜的夜生活。

    任苒苒抬起纤细的手腕,看了看时间,然后面含微笑,识趣地收起文件:“那么吴总,我让小张陪你们几位继续玩,酒水和服务费都算我的,至于我的话,女人嘛,要回去睡美容觉了。”

    吴总挥手:“哈哈,去吧,小女孩家家的,留在这里也不适合。”

    他的语气里,竟带着长辈的慈爱。

    也是,吴总的年纪足够当任苒苒的爸爸。

    他是任苒苒公司的大客户,当初任苒苒花了不少的力气才把他争取过来。

    也是因为这一层,吴总打心坎里尊重这位自己独立创业的小姑娘。

    “好的,那么我先走了,您玩得开心。”任苒苒背着单肩包站了起来,身穿干练裤装的身材,站在包厢里的灯火下,显得比穿着暴露的公主们更加有魅力。

    她走出包厢后,兜里的电话就响了,拿出来一看竟然是助理小张。

    “喂?”

    “任总,”小张是最近才来到任苒苒身边的应届毕业生,之前没接待过吴总这样的大客户,他不放心来到洗手间打个电话问清楚:“吴总他们今晚的消费,要不要控制一下?”

    这里的酒水动辄上万块钱一瓶,他担心老总的荷包大出血……

    “不用的,吴总不是那种趁机占便宜的人。”任苒苒说:“你就尽量陪他们玩吧,能喝多少喝多少,但也不用太拼,最好是点个姑娘,帮你喝酒也好。”

    “好的,我只是喝酒。”小张一本正经地澄清。

    “嗯,没关系,反正人是你的,随意你怎么安排。”任苒苒说,出来社会爬模打滚见多了,她对这种事也淡定了。

    “嗯。”小张应了声。

    “不说了,我要走了……”任苒苒挂了电话,抬头就看见一个满身酒味的男人看着自己。

    那张非常不错的颜,还有那副惹眼的身材,一下子吸引了任苒苒的目光。

    她打量对方的同时,对方也在肆无忌惮地打量她。

    从上到下,从下到上……炽热又放肆的视线将她看了个遍,最后停留在那双嫣红的唇。

    “流程怎么走?”许京墨走到这个女人面前,伸手扯了扯让自己感到不舒服的领口,稍微放松了一些。

    任苒苒一边欣赏帅哥,一边不带脑子地笑说:“当然是先给钱后办事。”

    这不是人人都知道的规矩吗?

    眼前这个男人是真不知还是随口一问?

    只听对方‘嗯’了一声。

    两秒钟之后,一双骨节分明的大手,牵起她的手,把一只g家的钱包摁进她手掌心里:“包夜,走吧,扶我去开房。”语气非常傲慢。

    任苒苒的笑容凝滞在嘴边,眼睁睁看着这个男人朝自己身上靠了过来。

    “哎……”

    她哭笑不得,其实刚才那句话纯属嘴贱,真的没有别的意思。

    “还不走?”许京墨的手搁任苒苒肩上,收了收手指握住圆润的肩头。

    任苒苒浑身僵硬,一动不动地站在那:“……”这就很尴尬了:“先生……”该怎么解释自己嘴贱……

    不过认真说起来,颜值和身材这么好的男人,看起来似乎不超过二十五岁,如果自己和对方一夜风流的话,占便宜的还不一定是谁。

    最近可能是年纪大了,她脑海里冒出了一些不得了的想法。

    那是以前没有过的。

    经过不怎么仔细的考虑,任苒苒深呼吸了一口气,把对方稳稳扶住。

    许京墨醉得不严重,充其量只是脚步有点虚浮,手臂搭着任苒苒的肩膀就能走得很好。

    他们一起走到前台。

    “要一间大床房。”任苒苒打开男人的钱包,抽出身份证递给前台之前,自己扫了一眼,许京墨,年龄二十三岁,年纪确实很轻。

    收回来的时候又看了一眼,惊叹,连证件照都照得这么好看。

    “加押金一共是两千八百元,谢谢。”

    任苒苒从众多卡之中找出信用卡,放到男人面前:“消费密码设了没?”

    看见其摇头,就递给前台的服务员。

    拿到房卡和押金单,上楼。

    一进门,之前像死狗一样的男人顿时原地复活过来。

    先是一手把门摁上,然后又是一手把任苒苒挡在门上,灯都还没开呢,初吻就没了。

    略浓的酒气过后,慢慢只剩下男人自己身上的气息,强烈地灌进口鼻中,呼吸都是他。

    “……”可能这就是传说中的小狼狗的滋味,够带劲够呛。

    任苒苒在亲的空隙中胡思乱想,是所有的小狼狗都是如此,还是自己眼前这只如此呢。

    一个小时后。

    “……”进气多出气少的任苒苒,像条死狗一样歪在铺上,满脑子都是朴树的那首生如夏花,那两句怎么唱来着,一路春光呀,一路荆棘呀,不虚此行呀……

    捂脸。

    “留个工作号。”许京墨坐在床头,拿出手机连同一张卡摆到任苒苒微微起伏的心口上。

    距离激战已经过去快十分钟了,任苒苒还是恍恍惚惚地,闻言啊了一声:“做什么?”

    这个小姐姐有点傻傻地。

    “卡里面有钱,以后别再做这个了。”许京墨弯腰捡起外套,找出一根烟点上,背很吸引人视线:“我包你。”

    “啊?”任苒苒又啊了一声。

    “包你。”许京墨回头,啊什么,跟被上傻了似的。

    “哦。”任苒苒拿起手机和卡,两个一起还给他:“我不用。”

    小狼狗体验一次就够了,偶尔贴近身体,但不能贴近生活。

    许京墨垂眼看着她,嘴角叼着烟,扯着唇笑了笑:“你要逼我找你的妈妈桑是吧?”

    事到如今,叫任苒苒怎么说得出口,自己不是小姐,而是某小破公司的创业女老总。

    互相僵持片刻,没有人妥协。

    “好吧……”任苒苒吐了口气,问到密码,几只灵活的手指在屏幕上解锁,然后输入自己的手机号码,备注任女士。

    许京墨拿过来立刻拨打了一下,听见任苒苒的手机在手提包里面闹腾,才挂了电话,修改任女士的备注,变成长腿小姐姐。

    “为什么做这行?”坐在床边的男人漫不经心问。

    “今晚刚下海。”任苒苒也满嘴跑火车地回答。

    “啧啧。”许京墨回头斜了眼床单,然后起来,溜着鸟进了浴室洗澡。

    任苒苒以为他一会儿要走,于是爬起来穿衣服。

    雪白的真丝衬衫果然被撕坏了,她扭头看了眼旁边……

    一分钟后,任苒苒穿戴整齐,留下押金单和那张卡,毫不留恋地离开了这个烟花之地。

    许京墨出来后,黑沉沉的目光扫了扫空荡荡的房间,最后落在床头柜上。

    押金单和卡。

    他走过来,拿出手机划开立刻打电话找人。

    任苒苒在车上,包里的手机震得她心跳加速,又心虚不已。

    第二遍的时候,她接了:“喂?”气息弱弱地。

    “你怎么回事?”许京墨的声音沉着。

    任苒苒放空眼神,思考了片刻,瞎扯淡说:“我觉得下海不好,所以决定从良,回老家相亲结婚。”

    “……”前面的滴滴车女司机差点没踩错脚刹。

    “老家哪里的?”许京墨一连串地问:“不在北京找工作了?几岁就急着结婚?”

    “三十了呢。”任苒苒捏着嗓子哼哼:“家里催得紧,老家的男人比较靠谱。”

    “……”

    那边一时没有声音,估摸着是被三十吓到了。

    “现在很晚了,没什么事我就挂了。”任苒苒说。

    “你的心态真好。”许京墨说完这句话,啪叽一声挂了电话。

    三两句耍了一个小弟弟,任苒苒既想笑,又有点惆怅和委屈。

    自己一个人大学毕业后就出来创业,勤勤恳恳熬了四年才当上女老总,心态自然是好的。

    “小姐,到了。”女司机口吻淡淡地说:“麻烦三十六块钱。”

    “好的。”任苒苒掏出一张一百的给对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觉得女司机给自己找钱的时候眼神不善。

    或者说是恨铁不成钢?

    “谢谢。”任苒苒收回零钱,穿着小狼狗那件宽大的衬衫走进小区。

    进了小区门之后,她干脆把高跟鞋脱了下来,因为真的累啊。

    滚一次床单比一天高强度的工作之后还累。

    回到家洗澡的时候,任苒苒在镜子里发现,自己一身雪白的肌肤被小狼狗糟蹋得斑斑驳驳,估摸着没几天消不下去。

    会所的房间里面,许京墨穿着服务员送来的衣服,然后把任苒苒留下的那件破衬衫揉吧揉吧塞进裤兜里。

    “退房。”许京墨在前台面前打开钱包,顺便把别人拒收的卡放进去。

    前后一共只经历了一个半小时左右,他回到包厢的时候,贺开他们还在喝酒。

    “阿墨,上哪去了这么久?”贺开转头瞅着他,敏感地发现这小子换了身衣服:“莫非出去打了一炮?”

    不能吧?

    “可不是。”许京墨朝着哥们儿,咧嘴一笑:“爽死了。”

    “我靠……”贺开傻了眼,真的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