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剑之最强辅助 > 第一百五十九章 亲近之人的庇佑
    那瞬间李坊没什么痛感,只是下肢一胀,眼前一黑,然后就忽然失去平衡,全靠下意识倚在琼妮妖力不断释放愈发肌肉鼓胀的身躯上,才没有倒下。

    即使因为觉醒者脖颈上还嵌着琼妮的大剑,不能大幅度转头,但这血盆大口一张一合之下,造成的伤口也是恐怖非常,身上及时堆叠的防御装备也没能抵抗得住它的咬合。

    “不要,哥哥!”眼见李坊整条左腿消失不见,右腿也削去一层皮肉,伤口的血液不停喷涌的情景,琼妮眼中的泪水瞬间高高蓄起,而后决堤……

    仿佛整个世界都变成了血色,动弹不得的她顿时失去对自身妖力的控制,身躯内妖力横冲直撞下肆意奔流,那原本可爱青涩的脸庞迅速变得粗壮扭曲。

    “啊……”

    大量妖力释放才会造成的狂风在她疯狂旋转,绞起地面的落雪甚至尘土砂石,直向天空送去。

    “……超过界限了。”完全不能插手战斗的塔巴莎、尤玛等人感知着狂暴的妖气,话语艰难。

    “不要放纵意识,快克制住!”克蕾雅眉头一紧,就又想冲进去。她自己就有超越妖力释放极限后还能回来的经历,所以直到此刻还不放弃。

    而有道身影比她更先到达。

    “去死吧!”温蒂妮一声大喝,也不管自身逐渐失控的妖力,强自挺身到觉醒者颈侧,双剑交叉力斩在琼妮的剑刃上,力量传导下,觉醒者瞪大了眼睛的头颅应声滚落地面。

    可它一时间竟犹未身死!而临死的疯狂下,觉醒者不住地控制琼妮的妖力,狰狞喑哑道:“死了也要拉个垫背的,你就觉醒吧!”

    “快……杀它!”五感强化下的剧痛让李坊在受伤瞬间就失去意识,可被强化后的身体让他又极快的清醒过来,好不容易调整装备抗住直令人生不如死的剧痛,他就听见觉醒者最后的那句话。

    怎么可能……她不会觉醒的,一定不会!

    两道敏捷的身影几乎是同时来到觉醒者滚动的头颅来两侧,同样快到无法捕捉的剑影从她们手中使出,霎时间周遭空气都仿佛被斩得粘稠模糊起来!

    空中穿来几声大剑交击的刺耳尖声。

    因为有创口,所以克蕾雅与芙罗拉轻易切开了觉醒者厚重的外皮,一块块碎肉飞溅半空,已经细小到看不出原样。可细细查看,会发现克蕾雅身边的肉块更细碎些。

    擅长控制别人妖力的觉醒者就此身死。

    “抱歉,刚才差点伤到你。”克蕾雅面带几分歉意,还未彻底控制好的高速剑尚不能使用随心,刚才若不是芙罗拉以斩风剑挡住,怕是要发生误伤。

    “没事……赶紧去把琼妮她哥哥拉出来吧。”

    她满眼担忧地转身看向琼妮那边,却看见一个陌生的女人正伸手拉向那男子后背。

    “觉醒者!”芙罗拉瞳孔一缩,右手又搭在背后剑柄上。刚结束战斗的几分放松,加上周边都是妖气的环境,让她直面觉醒者后才察觉到对方到来。

    “别冲动……她不是敌人。”克蕾雅拦住芙罗拉,眼神复杂。

    觉醒者身死后,身体终于能灵活使唤,温蒂妮闭眼集中精力压制住体内有些暴走的妖力后,抬头睁眼,却惊慌道:“怎么还有觉醒者!”

    那惊鸿一瞥的庞大妖气,透露出轻易不能招惹的实力,可温蒂妮一咬牙,仍想上前,脚下却如生根了一般动也动不了。

    她心里清楚自己没有又被谁控制住,只是面对那看不清面容的觉醒者,身体突然不听使唤了……

    快动啊!

    安娜贝尔小心握住不停微微颤抖的手臂,扶起李坊,强压下心中的颤栗,急声道:“你没事吧?她越过界限了,快用抵抗之靴吧。”

    卷起的狂风很快将她的头发吹散,黑丝缕缕漂浮,紧抿着嘴唇。

    “琼妮不会觉醒的,一定不会。”霸者重装还未进入快速恢复状态,尽管大量失血与剧痛,李坊口中仍不住的低声重复这句话。

    眼前蓝色半透明的出装界面一闪而过,一直放在克蕾雅身上的那件抵抗之靴就出现在琼妮的小头像旁。

    蓦地,他突然浑身一颤,挣开安娜贝尔的怀抱挺身而起,伤残的右腿已经恢复如初,空荡荡的左腿根正有筋骨肌肉疯狂生长。他踏出一步,宛如初生婴儿般粉嫩透明的肌肤赤裸裸踩上冰凉的地面。李坊从背后抱住了琼妮,连同她已经有些变异的手臂都锁入怀抱。

    她喉咙发出低沉的声音,还在与觉醒的冲动挣扎抵抗。

    “不要觉醒,求你了。”

    那耳畔吹拂起的声音,满含绝望与不甘,数年前曾击碎心防的恐惧,此时仿佛又再次席卷上灵魂。

    被李坊挣脱,安娜贝尔有些手足无措,一边安心看见他身体的伤势都愈合,一边却突然感觉心里有什么东西变了,变得不熟悉,好陌生,就像心底那个小男孩彻底变得遥远起来……他也会奋不顾身地保护别人了啊。

    “哥…哥。”

    时间仿佛过了许久,李坊突然听到一声哽咽呆愣的回应,欣喜若狂地站直身子,感受到身边刮起的风渐渐停歇下来,两手将琼妮转过来面对自己。

    那奋起的肌肉已经消失不见,纤瘦得像营养不良的身形此刻却觉得适眼极了!

    “我,没有觉醒?”琼妮眼睛像惊呆了一般都不眨眼,那张冷冰冰的脸蛋此刻却显得是那么的娇俏可爱。

    “没有!你回来了,半觉醒。”李坊有些高兴得语无伦次,甚至没感受到裸露在冰雪天气的左腿有什么寒意。

    没有觉醒就好。

    而且早该想到了!琼妮当初觉醒时与克蕾雅那届大剑训练生时间应该差不多,也就是说组织那时候还在测试用化作妖魔的亲近之人的血肉来制造大剑!而琼妮的父母,当初对自己很好的那对夫妇中,应该有一人不幸化作了妖魔。

    组织高层到现在还没有发现,凡是用亲近之人血肉打造的大剑,都有半觉醒的潜力!

    “李坊……”背后传来轻声的呼唤,李坊转过头,看见安娜贝尔正微笑着。

    “她没事真是太好了。”

    李坊听得出那声音里藏着的情绪,包含着犹豫与不安、羡慕与难过。

    他露出阳光灿烂的笑容,左手摸了摸琼妮的头发,松开怀抱,转身拉住安娜那双不知道放在何处的细手:“既然都出来了,一起去和她们打声招呼吧。”

    觉醒者小姐,我永远是你最好的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