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剑之最强辅助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冒险一次
    “喂!你这家伙,你这家伙怎么……是男人?”

    温蒂妮站稳身子,心生感激,一把拉住右臂肩背受伤的李坊,却瞧见了他棱角如削的半张脸和那突起的喉结。

    “男的?”围观者都大感惊讶,刚才那身手不该是普通人类能做到的,觉醒者?妖魔?可没有感知到妖气啊!

    克蕾雅倒是一开始就知晓那斗篷下是李坊,知道他有办法迅速恢复伤势甚至死而复生,所以只是移步看了眼那伤口,见无大碍就没有首先开口。

    “伤得严重吗?快带他离开这里。”芙罗拉挡在两人身前,后半句却是对着一旁急忙跑过来的琼妮所说。

    她也很不解一个普通人怎么会有从觉醒者眼皮底下救人的速度,但受住刚才觉醒者那一下拍击,这人想来至少也是重伤,还是让他离远点为好,而且刚才在屋顶时她隐约听见了琼妮叫这批着斗篷的人叫哥哥,看她一副急匆匆的样子,应该是没错了。

    “他的话应该不用担心,留在我们身边作用会更大,只要有人在他身边保护就好。”克蕾雅目光看向一边,没有完全解释。

    “对的,我没那么脆弱,你们只管继续战斗就好。”李坊强忍着剧痛略微动了下肩膀,还好没伤得太重,而且霸者重装已经开始奏效。

    这真的是人类?不过几秒,芙罗拉在背后看见那伤口已经止住了血,甚至已经有愈合的迹象……

    李坊拉扯下背后被抓破的衣服,正准备退离觉醒者那尖刺的攻击范围,可转身就看见琼妮满面担心扑入怀中。

    那眼圈一周似乎泛着微红,在洁白无瑕的肌肤上格外显眼。

    “抱歉,刚说了不去的……”

    “哥哥救人是对的,”琼妮闷在自己哥哥胸口,心有余悸:“可我已经学会涟漪剑,很努力地在变强了……所以,不要让我觉得自己很没用好吗?”

    回想起奥菲利亚曾经说过的学习涟漪剑要吃不少苦头,李坊不禁心头一软,这段日子,她过得很不好吧。正想再说什么,却察觉到一直小心留意的觉醒者那边突然有数道黑影袭来!

    “现在的战士连这么软弱的都有么,真是可笑啊。”

    半空中的尖刺就像忽然撞上一堵高墙,碎裂开来,芙罗拉站立原地,斩风剑轻易拦下了这个方向的所有进攻。

    觉醒者表情顿时僵住,生出几分恼怒,它长尾一摆就冲撞向围着它却又不靠近的大剑们,可所有人都矫健灵活地避开了它,以免被它控制住身体,任其摆布。

    “哈哈,像你们这么胆小还拿什么大剑,只能眼睁睁看着我一个个杀掉你们吧!”

    趁着大剑们接连躲避阵形混乱时,它趁机向那些实力较弱的大剑发起偷袭,背后尖刺又冒出了头!尽管两位队长尽力支援,但一时间众人都颇为狼狈。

    那颗狰狞丑陋的头颅上,此刻满是得意嚣张。

    渐入颓势的局面让琼妮心生浮躁,她向李坊求道:“让我去试一试吧,有你的能力我或许就能不受控制。”

    “不行!”李坊果断拒绝,回头见克蕾雅也已经面露不耐,跃跃欲试,而另外待命的两队又赶去了艾花那边,于是对琼妮叮嘱道:“别冲动,等会儿看时机进攻。”

    “什么?”

    琼妮正疑惑着,却看见两只小队中排名最末却一直能躲开所有攻击的那人突然奔向觉醒者方向。

    “no.47,快给我滚回来!”温蒂妮厉声吼道。

    可冲出去的人没有丝毫犹豫,克蕾雅此时正好位于觉醒者后方,学着方才芙罗拉的动作,将速度提到最高,然后猛地跃起。

    “你以为我会没防备?”

    觉醒者冷笑一声,背甲缝隙中早已蓄势待发的尖刺突然激射出来,正好对上克蕾雅全身。

    可这些根尖刺全都在刚冒出时就被绞成碎片!

    克蕾雅右臂犹如虚幻,手臂挥剑的残影连成一片,觉醒者没来得及控制她的妖力,高速剑毫无阻碍地挥洒而出!

    就是现在!李坊集中全部精神,以最快的速度在出装界面将被动叠满的攻速打野刀、末世、制裁之刃与暗影战斧都一股脑地放到克蕾雅的小头像旁。

    因为担心增加妖力量后克蕾雅会一时难以适应,被觉醒者控制住,所以这瞬间李坊只尽量叠加攻击属性。

    众人只看见剑速猛地暴涨,而觉醒者的背甲也就此被克蕾雅飞速撕裂!高昂的痛鸣声紧接着响起,觉醒者粗壮的脖子都痛的翘了起来,只可惜因为高度原因,克蕾雅的剑够不着觉醒者丑陋的头颅。

    “这股力量,怎么回事?”温蒂妮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到了,不止是她如此,除了李坊与琼妮之外,几乎所有人都感到难以置信。

    只有芙罗拉目光一沉,这种剑技,很像是高速剑,可不是已经随着伊妮莉一同消失了吗?

    “琼妮!”李坊见准时机,大声喊出,同时在出装界面上将攻击装调到琼妮身上。

    一道只能看见剑身大致位置的攻击斜落到觉醒者颈后,原来李坊话未说完时,琼妮已经抢身踏入觉醒者控制范围。涟漪剑以超高速的震动频率切入,那拥有怪力的温蒂妮都砍得非常吃力的地方,涟漪剑直接没入大半!

    琼妮能感知到觉醒者的脊椎骨已经被自己斩断,可这家伙不仅皮厚,连恢复能力也很强,若是不就此一招毙命,它或许就能逃脱一命。

    剑身已经嵌入那流着紫血的血肉中,觉醒者已痛到翻起白眼,琼妮正解放妖力想要彻底斩断,却忽觉得身体失去了控制!

    琼妮惊恐地看见,觉醒者那浑白的眼球忽然又露出清醒的神色。它语气带着些后怕的色厉内荏:“敢将我伤成这样,你就用觉醒来赔罪吧!”

    原来刚才它竟是在引诱大剑们主动进攻!只是没想到琼妮的攻击竟然差点就直接斩落它的头。

    “休想!”

    李坊见情况不妙,也不管自己是否会遇险,挺身奔向正不断解放妖力的琼妮。

    “嘿,就知道你会来。”觉醒者目露凶光,趁着李坊揽住琼妮腰身正要离开时,偏头一嘴,顿时满嘴温热的鲜血溅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