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剑之最强辅助 > 第一百五十六章 他的战斗
    “干得漂亮!”凯莉欣喜叫道。

    这是首次对这只黄蜂般的觉醒者造成实质伤害,这之前一直是敏捷与力量并存的它轻易格挡住所有进攻,然后利用大剑们身形一滞的时机,利足尖锐地刺出……

    这下子它攻击的手段也就废了吧?

    即使尽力躲避,康斯坦丝与凯莉正面身躯上也已经有两三处手指长的伤口,所幸她们是防御型,这种程度的伤口尽管很疼,但愈合很快不影响战斗。

    而且被艾花绞断的利足并没有迅速再生出来,见此情况众人更是一喜。

    “哦,你是个位数排名的战士吧,”这名觉醒者话中带着惊讶,被盔甲遮住的面容不知是如何看清,但它面向艾花持剑以待的身影,语气迅速转为有些兴奋:“再来!这次我会拿出全部实力!”

    有小半个房屋大的身躯动了起来,觉醒者背部突然展开出几近透明的翅,钢膜般坚硬的表面瞬间疯狂震动起来!

    迎面的狂风像是巨人推来的手臂,围在它身周的康斯坦丝三人压低了身子才能稳住。

    “当心!”艾花一脚蹬出石柱边缘,迎着狂暴的气流扑向卡迪雅。

    卡迪雅半睁着眼睛只看见一道身影挡在自己身前,然后传来叮叮两声脆响。

    “艾花前辈,没事吧?”

    “还好,小伤!”

    小伤?

    横在身前的大剑挡住了两根粗大的利足,而最后一支却没能防住,直直插入了艾花左腹。血花在她的伤口旁浸染开来。

    但她却恍若受伤的不是自己,手臂用力推开的同时身形一退,扭腕下斩,目标就是那支沾着自己鲜血的利足尖端!

    蹦的一声,火花四溅。反弹的力道让艾花不禁后退一步,正好撞上身后的卡迪雅,两人一同跌落房屋,正好借此躲开了追击。

    “绝望吧,以你的力量不可能斩断它们。”身躯已经悬浮在半空中的觉醒者语带轻蔑,飞行的优势与可以一定程度伸缩的如钢似铁的粗大利足,让它一瞬间占据极大的优势。

    康斯坦丝与凯莉分别从两侧房顶奋力跃起,挥剑劈向觉醒者背后的虫翅,可她们手中大剑的速度完全比不上觉醒者的利足。

    只来得及挡住要害,她们就眼前一花,带着两道凌空的血线,身躯向下撞入房屋。

    捂住腹部正在愈合的伤口,艾花迅速从街道闪身到视野更加开阔的广场边缘,向广场旁侧的一栋屋檐方向大喊道:“李坊,破甲!”

    ……

    整个世界都仿佛被按下了慢进按钮。所有大剑与觉醒者脸上的表情,身体的动作都落入眼底。慢下来的时间将广场上三处战场的一切秘密都展现在李坊眼前。

    一步一步,踏起的积雪在身后迟迟没有落下,李坊拖着慢如蜗牛的身体奔向芙罗拉队,那边出了点情况,想来只有他才适合前去支援。

    半路上,耳边传来艾花语速异常迟缓的声音。

    破甲?好的,这就给你。

    虽然这种偏向进攻属性加成的装备,用在攻击型大剑身上效果更好,但眼下珍还在积蓄最后几圈螺旋,艾花作为高位的防御型大剑,想来装备上破甲弓后也能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

    在出装界面迅速操作完毕后,李坊纵身一跃,足尖在充满褶皱的墙壁上连踩几下,就来到芙罗拉队身边。

    屋檐上几乎没有战斗的痕迹。

    浑身着黑袍只露出一双瞪圆大眼的觉醒者正端坐房顶中央,反倒是包括芙罗拉、琼妮、塔巴莎在内的三名大剑头朝它跪伏着。

    她们手还握着大剑,满脸不甘。

    在这种奇怪的姿势下,队伍中排名最末的人却站立着。

    尤玛站立行走的姿势僵硬怪异。

    这位留着中长发,有一缕秀发耷拉在额前的下位战士咋眼一看有些呆气,但这会儿却眼角含着泪花,解放妖力,走向最近的琼妮。

    “不要,快走,快躲开,我控制不住自己啊。”

    眼泪随着缓缓高举的大剑扑簌簌落下,尤玛已经来到琼妮身侧。

    无比艰难地将头侧过一点,琼妮咬牙看着即将向自己后颈落下的大剑,身体想动却根本不听使唤。

    剑刃一声闷响切入屋顶木板,毫无阻碍,在数道惊异的目光注视下,李坊横抱起自家表妹,跃到相邻的屋顶上。

    宽大厚实的兜帽罩住的他的模样,但怀抱中的人却能够看清。

    “哥哥?”

    冰寒落雪的夜空下,入眼的是仿佛许久未曾见面的亲人。

    “终于又见面了,”兜帽下露出的脸带着温暖的笑容,叮嘱道:“那觉醒者会妖气同调,能控制住你们的动作,不要再靠近了。”

    “我应该能把她们都救出来,放心,不行我就会退下来。”

    低身放下琼妮,在她还发愣的时候,李坊已经又来到这只觉醒者端坐的房顶。

    “你这家伙,为什么不受影响?不对,你应该根本就没有妖气。”对这个突然出现扰局的人,觉醒者连起身的意思都没有,虽然也惊诧这人的速度,但要同时控制复数大剑,它不得不将大部分精力都用在上面,所以仍然盘坐不动。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它会眼睁睁看着李坊将所有大剑都救走。

    数根纯黑的尖刺从它黑袍下激射而出,暗白的反光一闪而过。

    “受死吧!”粗壮的身影从觉醒者背后腾跃而起,肌肉虬结的手臂牢牢握住剑柄,温蒂妮身躯向后弯曲成一个不小的弧度,然后手中大剑就要劈砍落下!

    “呵。”

    半空中的落下的身影突兀地一滞,瞬间失去平衡,温蒂妮任由惯性将她摔落屋顶。

    不过也幸亏这一打扰,射出的黑色尖刺却也因此失去准头,斜插入屋顶,木屑碎石同时飞溅。

    李坊右手捏住尤玛握剑的手,左手勾住她腰肢,将这位泪痕未干、被控制得最深也离他最近的大剑带到一旁琼妮身边。

    “你是谁?”尤玛惊讶的带着哭音问道。

    “嗯……琼妮表哥。”

    “哈?”

    “队长你怎么了?”跟着赶过来的莉莉向屋顶的温蒂妮喊道。

    “别过来!这家伙竟敢让我出丑,我要亲手砍死它!”恼怒粗暴的声音从屋顶传来。

    “怎么办,我们过去也会被控制吧?”莉莉焦急道。

    同为温蒂妮队的一员,克蕾雅眺望房顶上的情况后,拔剑走到房屋一角,“让一下,我有办法。”

    那双冷漠的银眼在话音落下后瞬间变为金瞳!

    刺耳的嗡鸣声与叮叮当当的碰撞声霎时间响彻四周,不时有火花从烟尘弥漫的中心处闪过。

    在高速剑的威力下,靠近屋顶的一角很快被挖空一大片,为木板结构的屋顶也就顺势向这边倾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