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剑之最强辅助 > 第一百五十二章 队长们
    不知是不是错觉,深夜的风变小了些。

    现在的时间已经非常晚,同一间房内的队友们都已陆续熟睡,可辛西娅背靠着自己的大剑,心里一直安静不下来。

    自己是队长中最弱的一个呢。

    虽然作为战士的资历还算比较深,排名no.14也算迈入了上位战士的行列,但她还从没有带领小队讨伐觉醒者的经验,而最无奈的是,她的排名并不是前十,恐怕在真正的战斗中,她所带领的这支小队很难派上什么用场吧。

    不,就算自己拥有前十的实力,以这种心态真的能胜任队长一职吗?

    始终无法入眠的辛西娅放弃般地睁开眼,低头右手抚上胸口,手掌上传来的坚定有力的心跳,她却怀疑不是自己的。

    半是叹息的深呼口气,辛西娅悄悄环视一周,房间里除了前半夜告辞离开的迪维外,大家都睡得很安静。

    迪维、塞尔塔、古拉罗迪亚和尤莉安娜,尽管大家都是第一次见面,但自己将为她们的生命担起一份责任吧,就像以往参与觉醒者讨伐时的队长们做过的那样。

    她越想越觉得身上的压力沉重。可既然米里雅前辈决定将自己任命为队长,不想辜负这份信任……

    更何况她自己也希望能担任好队长一职。

    四下安静无声,辛西娅小心地起身,转出休息的房间,来到这层楼的阳台上,入眼的茫茫夜色将落雪衬托得格外柔弱。

    伸出手,她感受着飘落的雪花在手掌中融化。

    五支队伍共分布在两栋三层的房屋内,其中辛西娅在的这栋房屋底楼用来存放补给物。

    两栋房屋中间阴暗的巷道里,一道匆忙的背影正好穿过,很快消失在转角。

    没有妖气,不过普通人这时候起床未免太早些吧?

    辛西娅带着疑惑的视线注视着那人消失的转角,可不待她细想,头顶紧接着传来刻意压低的声音。

    “是辛西娅吗?”

    “谁?”

    转头向上看去,是个扎着单马尾带着一点友善笑容的面孔……即使她趴在阳台上俯瞰,看起来也比自己可靠多了。

    “贝萝妮卡。我没认错人吧?”

    “嗯,是我。”

    虽然全部头发都往后扎成一束,但贝萝妮卡的发量似乎并不多,不过这也显得她很干练精神。

    “你也是睡不着么?”贝萝妮卡悄声说道。

    短短一句话,却一下子将两人的距离拉近了很多。

    贝萝妮卡也是排名十几的战士,同为一支小队的队长,她现在大概和自己是同样的心情吧。

    “还好,只是感觉一下子要担心很多事情,稍微有点不习惯。”

    “是啊,当队长了才发现肩上的担子好重,虽然战死几乎是我们的宿命,但作为队长,至少不想看见队伍里有任何人死去……”贝萝妮卡说着往后看了眼,然后用更加压低的声音说道:“反正睡不着,我们换个地方说话吧,一个人看雪实在太无聊。”

    “好啊。”辛西娅欣然同意,贝萝妮卡的想法竟然在很多地方都和她出奇地合拍,这让她很愿意同她多说几句话。

    毕竟明天开始,就会有可能面对觉醒者了,而到时候各自生死难料,要想地聊天,也只有今夜了吧。

    ……

    队长性格似乎颇为严肃。

    自从进入房间后,她就在几乎是房间正中的地方插剑坐下休息,不发一言。

    我们大概是气氛最沉默的一组了吧,琼妮靠坐在窗边,心里感叹,队伍里的四人都互不认识,连自我介绍也只是草草略过,所以今晚只能好好休息了么。

    其实她挺想和芙罗拉队长多说两句话,多了解下这位在战士中名声挺好的队长……她的剑技看起来很厉害,不知道能不能指点下自己的涟漪剑。

    有这种想法看起来颇为冒失,但动机是琼妮心里的那一份焦急。

    这世上还有她的亲人存在,是不知道透支了多少幸运才遇见的哥哥,而那之后的每一个执行任务的夜里,都能感受到心底多了一点温暖……所以她无论如何也想在这次任务中活下来,哪怕她心里清楚,这次任务可比寻常讨伐觉醒者的任务还要凶险许多。

    琼妮还深深记得,哥哥可是和她约定过,只要她保护好自己,就一定会有再见面的时候。

    “队长?”琼妮靠近了些,轻声询问。

    芙罗拉没有睡着,但她也没有睁开眼睛,只有樱桃般小巧可爱的嘴唇轻声回应:“大家明天开始就会辛苦起来,今晚抓紧时间休息吧,有事明早再说。”

    这句话不仅是对琼妮的回答,也是对塔巴莎和尤玛说的话。她俩在一旁或虚着眼睛或半睁着一只眼,明显也没有睡着。

    “可这种情况,怎么睡得着啊……”琼妮含咬着下唇,不愿就此结束谈话。

    闻言芙罗拉无声地叹了口气,睁开眼看着自己的小队成员们,视线最终落在琼妮身上,她改变了一开始的想法。

    “大家都是,有什么事情就说吧,趁着这个机会,哪怕是心里的害怕也好,说出来或许就会有些帮助。”

    温柔的声音悦耳动听,却又有一种可以依靠的感觉。

    “我想请教一下队长你的剑技!还有,我其实也会一种剑技,可是教我的那人说,无论我怎么苦练,都不可能超过她……难道真的是这样吗?”

    琼妮急切的神情印入芙罗拉的眼里,那充满感性的双眼中露出惊讶的神色:“剑技,你看起来可不止是no.20的水准。”

    “我的剑技名为斩风剑,简单地说就是拔剑、斩击和收剑。虽然剑技是战士根据自身特性所创作出的技巧,但也不一定后来学习者没可能更强……方便的话,可以展示一下你的剑技吗?”

    在塔巴莎和尤玛好奇与羡慕的目光中,琼妮拔剑站起身,银色的眼睛瞬间化作金瞳!随着出现的,还有她右臂从肩部开始的高频颤动,连带着大剑剑身的轮廓也变得模糊起来!

    空气中顿时响起一阵尖锐的声音,恍若剑鸣!

    “够了,停下来!”芙罗拉突然叫止了琼妮,“这是奥菲利亚的剑技,她怎么会教给你?”

    “她应该已经觉醒后身亡,你知不知道她为什么觉醒又是被谁所杀?”

    一连串的问题从芙罗拉的口中说出,急迫的口吻有失她一直以来的沉稳。

    “你和她?”琼妮有些讷讷的问道。

    芙罗拉面色复杂,嘴唇抿了下才说道:“我们是同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