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剑之最强辅助 > 第一百四十四章 拉花娜
    已经不记得这是到访的第几个镇子,询问过的人更是数不胜数,但克蕾雅仍未有丝毫停止寻找的打算。

    她和那个一直跟在身边的少年约定过,以后一定会活着再相见。

    她坚信拿基肯定也在寻找着自己,只是他们都不知道要寻找的人现在身处何方。

    自从与李坊、琼妮和奥菲利亚分别后,她就换了副造型,以便搜寻拿基的消息与隐藏自己的踪迹。

    属于大剑的外表特征被秘药消去,女性的身体外,是黑色着甲的宽大斗篷,背负的大剑藏于刚好贴合的十字剑匣内,再将头发扎起,拉拉声带……抛开那过于俊俏的脸蛋,伪装过的克蕾雅从外表上倒是很有几分男人的模样。

    尽管秘药在这段时间已经消耗殆尽,只能节省地在进入村庄城镇前才使用,但她一直告诉自己,或许下一个镇子就能找到拿基。

    “抱歉打扰一下,我正在寻找舍弟,请问您有在附近见到过一位背着剑的少年吗?”

    中性的声音颇有几分硬朗,让路人纷纷错以为这是一位俊美的年轻男人,尽管都很佩服“他”对亲人的执著,但这种模糊的信息真的很难获得想要的答案。

    直到时间临近正午,克蕾雅又一次询问无果后抬起头,看见来来往往的人流中,一位穿着一身黑衣,戴着黑色小圆帽和小墨镜,身材消瘦的男人在前方驻足不动。

    他的嘴角带着似有若无的笑意,在确认克蕾雅看见他后,侧过身子,缓步走入一旁无人的小巷。

    鲁鲁,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是因为自己断断续续地使用秘药才找上来的?

    一连串的疑惑和震惊让克蕾雅再不能装作没看见,她下意识的回头转身,却看见一个浑身都笼罩在黑色斗篷里的身影,和背后同样遮掩起来的武器。

    逆光的兜帽下,她只露出的一只银色眼眸,比冰雪还冷。

    没有感知到妖气,但看样子,应该是组织的战士……不过如果是想要前来收走自己的性命,根本不用这么做。

    克蕾雅犹豫片刻,还是转身走入鲁鲁消失的小巷。

    转过几道弯,狭窄无人的破败小巷里,克蕾雅终于看见了自己久违的代理人,鲁鲁。

    “别露出这幅样子,捡回自己丢掉的东西是很正常的事情吧。”鲁鲁背靠着墙壁,抬手拉低自己的帽檐,慢条斯理地说出来意:“而且我这次前来,是要交代给你一个任务,建议你接受,不然我们的缘分可能就到此为止了。”

    “你说……任务?”

    身后传来铁鞋清脆的脚步声,这种声音克蕾雅很熟悉,她前不久也是穿着相同的装备。

    回头望去,果然是那位感知不到妖气的战士。

    她排名是多少?继承了高速剑的自己,有胜算吗?

    “别轻举妄动,你不可能是她的对手。”像是看穿了克蕾雅的心思,鲁鲁说道:“就算对组织来说,她也是特殊的存在,完全的妖力抑制,是秘密行动的绝佳人选。”

    克蕾雅眼神一凝:“看来,我只有听一听你给的任务了。”

    “确实如此。”鲁鲁脸上浮现一丝赞赏:“北方之地阿尔方斯出现了复数的觉醒者,驻守北方的包括no.7在内的多位战士都已遇害,你的任务,就是清理掉那些觉醒者。”

    “当然组织会安排相应的人数前去讨伐,也就是说,你也是其中一个。”

    “如果顺利完成这个任务,给你一个特赦也就不是没有可能,对正在逃亡的你来说,这应该是个很难得的机会。”

    “而且,我手里的情报似乎提到过,之前跟在你身边的那个少年也往北方去了。”

    “什么!”克蕾雅心里一惊,她没想到竟然会从组织的手里获得拿基的消息。

    “那个少年应该也在寻找着你,或许北方之地会是你们重逢的理想地点。另外我给你带来了战士的装备,就在巷子里面,取走后就前往北方的初始之镇皮耶塔。恩,事情就是这样,我们还有其他事情,就先走一步了。”狭窄的巷子里,鲁鲁带着莫名的笑意从一动不动的克蕾雅身旁擦肩而过,他低沉却也健朗的嗓音如同充满诱惑的魔咒缭绕在克蕾雅耳边。

    “相信你也已经明白,若是我有意,随时都可以找到你然后处理掉。”

    鲁鲁与那位神秘大剑的身影很快消失在小巷转角。克蕾雅内心挣扎了一会儿,最终眼神一定,做出了选择……

    “她实力只是一般,为什么要特意为了她走一趟。”走出小巷后,神秘大剑忽地向鲁鲁发问。

    光听那仿佛在挑拨心跳的声音,就会有一股成熟的御姐印象浮现在脑海。

    “虽然没必要透露,但就当做路途中的闲聊稍微说说吧。”鲁鲁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镜,缓缓说道:“她和你一样是特殊的实验体啊,拉花娜。”

    “不同的是,你经历的是双子实验,而她则是融合了no.1战士的血肉,希望继承其潜力与强大的实验对象。”

    “虽然最终结果表明,这只是一厢情愿的幻想,而且为了组织的脸面,这种毫无可取之处的失败作还是尽早处理掉吧,而且正好北方缺人手。”

    在已经为组织干过无数黑活,并且存活时间最久的战士面前,鲁鲁根本不用掩饰组织的恶劣之处,或者说,非常乐意透露出来。

    “失败作么……”拉花娜抚上自己失去的左眼,本该是眼睛的那里却是一片平坦,已经愈合的伤口似乎仍在隐隐作痛。

    姐姐……

    “大可放心,组织目前又到了急需可用人手的时候,你的价值,可远远凌驾于其他战士。”

    “而且,运气好的话,伊斯力的南下或许会让你的夙愿有机会实现……”

    两人一路行进,在小镇外的一个隐蔽之处牵出用以赶路的两匹马。

    在小镇彻底消失在密林间之前,跟在鲁鲁身后的拉花娜向后看了一眼。她没有告诉鲁鲁,从刚才那个战士身上,她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而那股气息的原主人,是一位失去双臂的战士,伊妮莉。

    明明结结实实吃了一剑却没死,真是命硬的家伙,不过作为从当时那种绝境幸存下来的战士,这种情况似乎也不足为奇。

    之后还想方设法替她找来了适用的手臂,她却完全没有再战斗的心思……真是冒险啊,都已经做好叛逃组织的准备了,没想到组织直到现在也没有发现。

    不过,就当是做了件好事吧……一丝笑意自拉花娜的脸上悄悄蔓延开,又很快消失得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