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剑之最强辅助 > 第一百四十三章 NO.3与NO.1
    清晨的雾气非常浓重,如胶一般粘稠,如雪一般洁白。

    笔直深入山体的圆柱形山洞内,昨夜点燃的火堆现在还只剩下一点点未熄的暗红。

    嘉拉迪雅准备等到雾气散去一些后再出发,在湿冷的晨雾中赶路会让她觉得非常不舒服,可当她想要将火堆再点燃起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右半边身体似乎拖着什么东西。

    视线移过去,那是一位浑身穿着黑色紧身衣,还在熟睡的女人。

    亚莉西亚。

    说起来,自己为什么会同意让这个组织的玩偶睡在自己肩膀上?

    大概是因为昨晚看她太可怜了吧。

    ……

    自发现亚莉西亚代理人的尸体后,嘉拉迪雅就和艾鲁米达一路向东寻找失踪的no.1的踪迹。

    幸好不久后就感知到了目标的妖气,应该是她自己觉得安全了,就没有再服用秘药。

    找到亚莉西亚时,她正站在一片荒芜的乱石山上,站得笔直地身躯覆盖着与一般战士不同的黑色战衣,很是显眼。

    那双冰冷毫无情感波动的眼睛,让嘉拉迪雅看着心里一阵不舒服。

    艾鲁米达像是有什么急事,在检查过亚莉西亚没有什么“损坏”后,便交代下任务,而后自己匆匆向东方赶路。

    任务是让嘉拉迪雅护送亚莉西亚回到组织。

    当自己是保姆了吗?这个如同雕刻出的人偶一样的家伙,只要给她下达回到组织的任务,肯定会一丝不苟地完美执行吧。

    但最终嘉拉迪雅还是执行了这个任务。

    虽然在第一天,她就因为嫌弃亚莉西亚身上多日未清洁,而将其一把推入就近找到的湖泊里。

    水不深,堪堪淹没过亚莉西亚的腰部,但当她从水中狼狈地站起来时,却像毫无知觉一样,往嘉拉迪雅站着的岸边走来。

    然后又被推入水中。

    “把你自己清洗干净,至少衣服上的那些泥要洗掉。”嘉拉迪雅冷着脸,她根本没有将其当做同类,毫不掩饰她心里对这个no.1难以抑制地淡淡的厌恶。

    从亚莉西亚身上,她看到了毫无遮掩的现实。不管是否拥有自我,她们其实都是组织手里的玩偶、工具,而且是那种用完就可以扔掉的类型。虽然她早已明白这残酷的事实,但亚莉西亚的存在就像是无时无刻不在提醒,提醒她也只是组织随时可以舍弃的工具。

    又堕入水中的no.1这次没有再走回来,她明白了嘉拉迪雅的意思,伸手解开自己身上黑色的铠甲与紧身衣,在水中草草清洗了一遍。

    双手掬起一捧清澈的湖水,洒在同样有狰狞手术痕迹的年轻身躯上,亚莉西亚洗澡的动作充满笨拙感,而且一直重复着。

    “连这种事情都不会啊。”

    嘉拉迪雅无奈,涉水走到亚莉西亚身边,拂过水面的手掌带起一片水花,轻轻落在亚莉西亚清瘦的左手小臂上。

    “赶紧洗完,从这里回到组织可还需要赶很长的路。”

    话音刚落,嘉拉迪雅看见亚莉西亚的目光里,似乎有愣了下的情绪流露出来。

    错觉?

    一只手突然伸了过来,搭在嘉拉迪雅的左肩上,然后只听见轻微的吧嗒声响,她左肩上的肩甲就被亚莉西亚取了下来……

    “一起。”

    恩?嘉拉迪雅感到非常疑惑。

    艾鲁米达临走前稍微解释过组织精心培养的这两位双子的情况,她们应该就像两件死物一样没有自我的啊,或许还能简单交流,但刚才那句“一起”里,似乎带有她不该还拥有的感情。

    希望是错觉。

    想仔细感受下这位no.1到底是什么情况,所以嘉拉迪雅没有阻止亚莉西亚的动作,眼前这位按年纪来说比自己小好几岁的战士,正在一件一件脱下她身上的衣物。

    直到那双手非常熟练地开始替自己清洗,嘉拉迪雅这才意识到了她这种情况是因为什么。

    亚莉西亚还有位双胞胎的姐妹,比茜。组织为了培养她们,应该是让两人一直在一起生活,一起训练、一起吃饭、一起睡觉甚至一起洗澡。

    所以她自己不会洗澡,但为别人洗倒是挺熟练的么……

    虽然手下那光滑如脂般的肌肤几乎不需要清洗,但亚莉西亚仍一丝不苟地抚过嘉拉迪雅的身躯,身高矮一些的她几乎和对方贴在一起。

    很快,嘉拉迪雅就感到一丝异样,这孩子似乎没有什么避讳。

    她及时按住了亚莉西亚的手,并拿开了它。

    “别乱动,我给你洗就好。”她还是冷着声音,但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和上次比起来她的语气已经好了很多。

    或许组织的工作还没有做到极致,她还是有几分自我意识,虽然弱小得就像是不懂事的婴孩……

    如同绝大多数大剑那样,嘉拉迪雅选择在一处山洞里度过夜晚。

    跟在她身边的亚莉西亚自然也要在山洞里过夜。

    当嘉拉迪雅拾到足够的枯枝树干,返回山洞时,却发现亚莉西亚正以及其别扭的姿势靠着棱角分明的洞壁。

    这样怎么可能休息好。

    从捡来的木棍中挑出一根,削出一块竖直的长条木板,她将这块长木板与银色的大剑并排插入地面。

    “过来,就算丢了自己的大剑,也不要这么休息。”

    可尽管如此,在深夜,嘉拉迪雅一直能感受到亚莉西亚没有休息,不时地,她的视线还会落在自己身上。

    真是扰人清梦啊,嘉拉迪雅有些烦躁亚莉西亚深夜不睡的行为。

    直到第三天夜里,看着亚莉西亚越发疲惫的模样,嘉拉迪雅忍不住皱眉对身边的她提问:“难道你一直都不睡的么?”

    “妹妹。”

    “……”

    大剑和长木板的距离悄悄的更靠近了些,夜色在山洞的这个角落越发温柔。

    所以嘉拉迪雅没有选择在清晨的浓雾中赶路,肩膀上这个毫无防备,还在熟睡的家伙如同婴儿般微微张着小嘴。

    她嘴角带着点若有若无的笑意。

    ……

    街道上来往的行人很多,又是一日热闹的开始。

    一位背负巨大剑匣的英俊青年正在向街边的小贩询问什么。

    他脖子以下都笼罩在一件帅气宽大的黑色斗篷之中,询问无果后,仍毫不气馁地向不远处另一个摊子的小贩询问同样的问题。

    “打扰一下,我正在寻找舍弟,请问您在附近有见到过一位背着剑的少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