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剑之最强辅助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和平解决
    珍对达夫造成的伤口很恐怖,对一般的觉醒者来说,这已经算是致命伤。不过达夫虽然恢复能力不行,但看起来命还是挺硬的。

    紫血不停从他脖颈的巨大破洞中流出,他用满含痛苦与难过的眼神看着扑在他绝大觉醒体身边的小小少女,张嘴带出一股紫血,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别怕,再坚持下,安娜一定会有办法救你的!”

    一双小手按在达夫捂住脖颈的巨大手指上,此时莉芙路的衣裙上都沾满了紫色的血液,难以想象平时那么冷静镇定的她会流露出些许惊慌与害怕的表情。

    “别担心,他很快就会又活蹦乱跳的。”

    安娜贝尔俯下身子,伸手按在达夫伤口边缘的裂口上,指腹上的一抹鲜红一闪而过。

    要出手救一名觉醒者这件事,除了当事人达夫和莉芙路外,在场的众人都是反感的,只是看西深渊这幅情绪不稳的样子,又考虑到这是一个缓和两方关系的绝好机会,所以李坊和安娜贝尔才决定救下濒死的达夫。

    另外李坊不相信莉芙路没有察觉到艾花的异常。毕竟no.7的大剑再强,也不会拥有将达夫压着打的实力,不然这片大陆上的觉醒者早就所剩无几了。

    李坊随手将达夫的小头像添加到出装界面,几乎同时,一件霸者重装就静静躺在他所配有的六个小凹槽之中。

    近距离的感知下,莉芙路清晰感知到了达夫身上的变化。

    几乎就在安娜贝尔触碰到达夫的伤口后,达夫身上的伤势就开始肉眼可见地缓慢恢复,而且在等待一小会儿后,恢复速度就突然变得极其恐怖!

    大量扭曲的紫色血肉如同沸腾的热水一般涌动,相互生长、连接、填充,那容许两三人通过的巨大创口就在莉芙路吃惊的视线下,难以置信地迅速愈合!

    甚至不仅如此,在伤势回复完毕后,达夫体内的妖力也恢复到正常水平,然后过了十几秒,达夫才迟钝地松开了自己一直捂着脖子的手,满脸讶异的蹲立起来。

    “这……这,我不是在做梦吧?”达夫口齿不清,连忙感受着身上的变化。

    “安娜,谢谢。”

    看到达夫活蹦乱跳的样子,莉芙路有些凝重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同时也对这种能力有了更多的忌惮与渴望。

    “举手之劳而已,不谢什么。”安娜贝尔看着身边这为浑身沾染了很多紫色血液,稍显狼狈的深渊者,用安慰的语气说道:“在某方面,我们有些相似,所以倒是能体会到你看见达夫濒死时的那种心情。换做是我,如果他出事了,我都不知道自己会干出什么冲动的事情来。”

    莉芙路抬头,顺着安娜贝尔移开的目光,看见那个年轻男人正走向那两位受伤的战士。

    “不管怎样,是达夫输了,”少女的声音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你怎么处理这几个战士我不会再管,是杀是放你自己决定,但我希望这段时间不会再有什么事情发生,我们都要做好对付北方那个男人的准备。”

    “恩,正合我意。”

    躺在地上的康斯坦丝和凯莉看着都很不妙,狭长恐怖的伤口若是放在常人身上,就已经算是致命伤了。

    可惜现在这个条件下,没有什么医治手段,若想康复只有靠她们自己恢复能力与意志。

    “她们的情况怎么样?”走到艾花身边,不能感知到妖气的李坊只有询问她。

    李坊还小心藏好了自己右手指上的伤口,以免被还在现场的莉芙路看见。

    “她们都是防御型,而且战斗没有持续多久,所以用来恢复的妖力倒还足够。”回答的人却不是艾花,而是跟在李坊身后过来的珍。

    不像艾花略微有些疲惫但浑身毫发无伤,珍身为攻击型大剑,右手臂因使用螺旋剑而留下的伤势现在还没有什么好转,不过精神倒还不错。

    “我有点担心凯莉,她伤势更重。”艾花询问的视线看向李坊,可是李坊只是轻微摇了摇头。

    顾及到现场的深渊吗?艾花轻轻叹气,她自己有些太过心急了。

    “怎么回事!那头觉醒者又活过来了!”卡迪雅突然面露惊慌,她指向已经恢复原样的达夫。

    闻言,珍转头看去,顿时瞳孔一缩。

    不可能,怎么会这样?她感到自己身体有些乏力,但仍捏紧了手中的大剑。

    “别紧张,你要想想,若不救下达夫,你们可能都得死。”李坊无奈地摆手道:“至少你们这边也没人死掉,若是再想打,可就是将她们都拖入危险之中。”

    珍的情绪缓和了下来,卡迪雅更是赶紧捂住了自己嘴。

    “等她们说完话,你们就可以离开了,当然如果有愿意留下来的,我们会非常欢迎。”

    “你当我们傻啊,都被组织派来送死了,怎么可能再回去?”卡迪雅手指间露出一条缝,声音从缝隙中传出。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珍更谨慎一些,她很不理解在什么样的条件下,战士、人类与觉醒者才会结伴同行。

    而且看起来相处的还挺好。

    “想要将组织摧毁的人,”艾花言简意赅,特意指了指安娜贝尔:“不过有一点你们必须清楚,安娜和一般我们所见的觉醒者不一样,而就是这点不一样让我能够一直跟随着她们。”

    “不用说成跟随吧,就是同伴……”李坊有些无奈,艾花好像一直对他们之间的关系有点误解。

    “觉醒者难道不都是一个样子?”强忍住身上的剧痛,康斯坦丝艰难说道:“战士的末路,以内脏为食的怪物。”

    “觉醒者会救下你们?”艾花反问道。

    “别乱动,专心恢复你身上的伤。至于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等会儿就会解释给你们听。”李坊说道。

    没过多久,安娜贝尔和莉芙路那边就像是达成了什么共识,莉芙路最后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这些战士,就带着达夫返回古堡。

    直到感知到她远远离开了,安娜贝尔才转身走到仍抱有警惕的大剑们身边。

    “虽然不得已变成了这幅样子,但作为后辈的你们,好歹也尊重一下我这个老前辈吧。”安娜贝尔故意想轻松下气氛,“另外,我的意识可不是觉醒者那边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