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剑之最强辅助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可以一起战斗吗
    就在今日一早,莉芙路得知了古堡东边某处发生大面积战斗痕迹的消息,而且据消息中对现场的描述,造成那一切的疑是安娜贝尔。

    这道消息当然是由她手下的妖魔带来。在绝大多数觉醒者眼中,妖魔只是微不足道的存在,能让他们产生认同的,唯有强大的同类。

    到底莉芙路是常年盘踞西方的深渊者,虽然因为一直对招揽觉醒者的要求很高,导致她身边除了达夫外少有其他觉醒者的身影,但对自己的地盘还是有些掌控能力。

    虽然其手下的那些妖魔战斗根本不用考虑,但作为耳目还是挺好用的,而且还不用担心它们叛变或者反抗。

    毕竟妖魔也有智慧,也是知道抱大腿的好处……

    莉芙路从手下妖魔那听到的情报里,确实有发现组织代理人尸体与一柄大剑的存在,所以她倒是相信李坊并不是信口胡诌。

    尽管下意识觉得这个一直跟在安娜贝尔身边的男人说的话有纰漏,一定有隐瞒说话的地方,但随着北深渊伊斯力南下可能到来的时间一日近,致使莉芙路现在虽有把握能打败安娜贝尔,一雪前耻,也不愿撕破那脆弱的合作。

    只要还有共同的目标,那对合作者的一些小举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不是不可以。

    而且如果莉芙路觉得若是自己再次陷入受伤的状态,以组织那阴险恶心的行事风格,肯定会做出什么事情,甚至就像李坊说的那样,将消息带给伊斯利,然后既免除了自身的危机,也能坑掉自己。

    不用想也知道,组织一定会在扎克罗山附近的所有人类聚居的村庄小镇埋下眼线。

    “是吗?原来你是这么想的啊。”经由李坊解释一通后,莉芙路看向觉醒状态下面无表情的安娜贝尔,脸上露出几分恍然:“原来误会你了,其实我今早才收到关于东边的情报,跟他说的一样呢。”

    她装作相信这一切的样子,但眼里仍有些危险的神色。

    “用叛变的战士去对抗组织表面的力量,这个想法倒是还行,不过这种排名太低的战士真的会有用吗?”她视线扫过卡迪雅,纤薄的嘴唇微微翘起:“而且若是她们真是这么容易说服,组织哪会一直存续至今。”

    活了将近百年的西深渊,轻易就看穿了珍的谎言,也意识到了李坊仓促之下所说的话中,有很大的漏洞。

    “这并不是天真的想法,她们的实力能一直增长,不管排名再低,迟早也会成为我们推翻组织的力量。”莉芙路的目光让李坊心头有点发紧,但他只得硬着头皮继续说下去。

    如果可以,李坊真的不想再让安娜去和莉芙路打一场,因为对他来说,比起阻挡北深渊南下、摧毁组织这种事情,还是安娜的安危更为重要。

    上次打了一个措手不及,才赢了莉芙路,这次很难说还一定还能再赢。

    “所以这就是安娜你不杀了她们,而且还试探她们实力的原因?”

    面对莉芙路的询问的视线,安娜贝尔默默点头,这种时候好像也其他的选择,希望这么做能够保下这些后辈的性命。

    “哪用这么麻烦,这种事情交给达夫就好了啊。”莉芙路轻轻跃下达夫的肩膀,她双手背在身后,似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她面带微笑地看向珍等人:“向我证明一下你们有实力成为我们的同伴吧,如果你们能陪达夫玩高兴的话,就能活下来哦,这是你们唯一的机会,若是实力不济死了就只能怪自己咯。”

    “哦对了,还有这位不知名的神秘战士,”她的视线转向艾花,“如果你想的话也可以和她们一起哦,因为就她们四人和达夫玩的话,可能会很危险呢。”

    被算计了,安娜贝尔心感不妙,达夫当初可是no.3,觉醒后的实力更是远超从前,以珍带队的这四人讨伐队,对上他基本没有获胜的希望。

    虽然那三位战士已经很努力了,但安娜贝尔并不看好她们能坚持到珍准备好剑技。

    除非,能够一击制敌……安娜贝尔看向珍悄悄藏在身后的右臂。没有料错的话,她应该已经准备好了,虽然不知道威力到底如何,但以刚才她们的表现来看,应该是对觉醒者有巨大威胁的剑技。

    这是或许将是她们获胜的关键,而攻击的机会,只能交给其她人了。

    安娜贝尔看向艾花,点头示意她可以参战。

    她知道艾花现在是处于被秘药压制妖气和部分妖力的状态,但no.7的实力就算削减了些,也将会让局面好转很多。就算珍一直在蓄力的剑技不能起到预想的作用,艾花和她合力也能多抵挡一阵子。

    只要她们能坚持一会儿,我就站出来保住她们,安娜贝尔心中打定主意,她拉住李坊退到了一旁。

    体格健壮得有些过分的达夫迈动步子,走到讨伐队面前,脸上带有几分残忍嗜血的笑意。

    “嘿嘿,我会好好考验你们的。”

    他的如同披着铠甲的巨人,虽然样貌还是不敢恭维,但蹲立着却仍高过一旁树木的身躯富有骇人的压迫感。

    “拜托了,哪怕一点也好,限制住他的的动作。”珍一直忍耐着蓄满21圈却隐忍不发的右臂所带来的不适,而且,她的话是对同伴们说的。

    绑住大剑的布带被一只素白的手解开,顺着剑身滑落而下,露出那独属于一人的剑印。

    艾花揭下头上的黑色兜帽,眼中透露着某种坚定,她握住剑柄走近讨伐队:“同伴这个词,我曾经失去过一次,原因和你们一样……珍,还有大家,可以一起战斗吗?”

    “讨伐队一般是由四人或者五人组成,而队长基本都是排名最小的那位。”尽管忍受着常人难以承受的不适,珍的表情与声音仍旧很平静,略带一点庄重:“既然是你,那讨伐队的队长从现在起就拜托你了。”

    “组织里原排名no.7,艾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