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剑之最强辅助 > 第一百三十八章 救场
    深渊者的到来让讨伐队众人都感到了一股深深的绝望。

    虽然都未曾见过西深渊的模样,但那深沉庞大到仿佛没有极限的妖力,让她们瞬间都猜到了那位坐在大汉肩上的少女的身份。

    看身前的觉醒者同样有些凝重的脸色,珍很快领悟到安娜贝尔和艾花的用意。原来她们是真的不愿我们白白去送死,所以才将我们阻挡在山脚。难怪她停止了对卡迪雅的攻击……

    虽然这么想很不可思议,但如果还有一线生机,那就只有在她们身上了。

    可突然十数根黑铁棍费越过讨伐队四人的头顶,整齐成排地插入地面,将她们的退路封锁掉。那是轻易能越过的高度,但此时却仿若通天的高墙,因为它们代表了这位深渊者的意志。

    “嘛,我再给你时间考虑一下,不要让我失望哦。然后,安娜你能帮我解答下疑惑吗?”莉芙路示意达夫从身旁的大树背后取出一柄被布条包裹住的大剑,扔向场中一身黑袍的艾花,提问道:“隐藏妖气的战士么?我究竟,被瞒住了多少事情啊。”

    大剑在地上翻滚,刚好在脚边停下。

    艾花瞳孔一缩,她为了以防万一才将自己的大剑带来,没想到现在这柄大剑不仅暴露了自己身份,还连累了安娜。

    这个黑衣人也是战士?而且是和觉醒者和睦共处的战士?珍等人都一脸懵,不知该作何表情。

    莉芙路眼中冒出极度危险的神色,她的目光看过保持沉默的安娜贝尔。凭这几位战士应该伤不到她的,而且她身边还跟着一位不知来历的战士……难道她和组织有联系?

    “安娜,你是想推翻组织吧,现在组织的战士就在眼前,你还在等什么?难道真的需要我替你动手?”

    “嘿嘿,没准这些女人都是她的熟人,舍不得哦。”达夫闷声闷气的声音也传到安娜贝尔耳中。

    如果解释不好,或许和莉芙路之间微妙的合作关系就将不复存在。安娜贝尔看向讨伐队四人强作镇定的神情,心中不禁暗叹。

    刚才她们“战斗”时注意力都集中在对方的身上了,而艾花现在还处于秘药的药效期间,感知不到妖气,所以让莉芙路靠的那么近才发现。

    腹部的伤口已经痊愈,她转身面向莉芙路,眼中满是充满寒意的冷静。

    这四位后辈她很满意,甚至稍微有点羡慕她们之间生死相托的信任,如果现在已是迫不得已,她愿意保下这些后辈,即使这意味着要与莉芙路发生冲突。

    毕竟她的意识从未站在觉醒者那边,而曾经做到的事情,一定还能再现!

    背后忽然有踩在山林里枯枝败叶上的脚步声靠近。

    一只手拍了拍她的剑刺,一道熟悉的声音在身边响起。

    “当然不需要您动手,安娜和她们之前可从未见过面,只是不想看见她们打扰您,所以我们才拦下了前来‘试探’的她们。”

    李坊从安娜贝尔身后走出来,他不管珍与同伴们露出的惊愕表情,用眼神示意安娜贝尔不用担心,不要冲动。

    现在还没有到完全不可收拾的地步,但化解需要些掺着谎言的真话,所以他站了出来。

    至少要争取下,不说通莉芙路合作破裂后的影响,光是现在安娜能不能再打赢莉芙路还是没底的事情。末世的特殊效果并非无懈可击,而且现在其实已不能确定伊斯力南下后还会像记忆中那样行动……

    李坊继续解释道:“其实我和安娜一直觉得,大多数战士都是我们推翻组织可以借用的力量,只是一直以来战士们平时都很难互相联系,所以组织内部的这股力量才没有爆发出来。而且一旦组织明面上的这些力量过度虚弱,他们隐藏的底牌也就更容易暴露出来不是吗?”

    “至于隐瞒您的事情……这位隐藏妖气的战士就是在我们通过辛苦争取后,才决定弃暗投明,与组织为敌的,算是我们行动的初步结果。”

    李坊指向已经退立到安娜身后的艾花。

    身为人类,又不能在深渊者面前暴露自身能力,于是他在深渊者面前自然要放低姿态。说起来李坊和普莉西亚的存在对原本三强鼎立,组织略弱的局面有着同样的破坏能力,若是深渊者获得李坊的装备加成,击败其他深渊就不成问题!

    “另外,之所以说她们是前来‘试探’……其实前两天安娜还击退了组织派遣来的no.1,只是碰巧遇见的,一路追击后,最终战斗现场就在东边的山林里,很显眼,只是可惜还是被她逃掉了。不过我们俘获了那位战士的代理人,然后从代理人不小心透露的一二句中,得知了组织这次行动的目的。”

    “组织已经获得了拉波勒附近那片战斗现场的信息,”李坊神色蓦地严肃起来,“我猜想组织在这种每一份战力都弥足珍贵的时期还派遣讨伐队前来送死,其目的应该是想通过这几人试探你的伤势恢复的怎样,有没有可趁虚而入的机会,或者将您受伤的消息交给北方的那位,将危险引到西边……不得不说能发现组织这次的阴谋真的是幸运,而那个被俘获的代理人当然最终很快自杀了,不过尸体还留在那里,您若不信可以随时去检验。”

    这就是欺负莉芙路情报不足了,她并不知道组织手里还有双子这件保命绰绰有余的武器。

    组织对亚莉西亚和比茜这对双子一直都是严格保密,连身为组织“眼”的嘉拉迪雅也了解的不多。而莉芙路又不可能像奥克塔维亚一样刻意去调查。

    李坊看向珍一行人:“所以,被派来讨伐深渊者的你们,也该意识到自己已经被组织抛弃的事实了吧。”

    突然出现的这个年轻男人所说的话,实在太具有冲击性,甚至使得他身为一个人类却和觉醒者、战士相处这件事也显得不那么奇怪。

    讨伐队众人都面带惊疑,但珍身为队长倒是最先开口。

    “如果今天我们能活下来,倒是很乐意像这位一样,为摧毁组织贡献一份力量。”不管怎样,暂时先想方设法地活下来才能考虑之后的事情。

    珍看了眼仍罩在黑袍下不发一言的艾花,这位背叛组织的战士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