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剑之最强辅助 > 第一百三十四章 代理人的异常
    两日后,阳光毫无遮拦,直射在一具残破不堪,浑身黑衣的尸体表面。

    横倒的树木旁,连续传来铁鞋踏地的清脆声响,逐渐靠近。

    一道阴影攀延上尸体的一角,那是一位同样全身黑衣的怪人。

    “没想到是真的是他,辛加。”艾鲁米达蹲在尸体旁,他的整个头只露出眼睛,眼睛里毫无情感,若非要说,只是一点冷漠,“被野兽啃成这幅样子,可惜了,其实这家伙做事还是挺讨人喜欢的。”

    “我对他没有兴趣,想必你其实也是一样,真正要关心的应该是这个吧。”说话的声音颇有几分冷淡,一柄剑身上有树状剑印的大剑被声音的主人拾起,插立在一旁倾倒的树干上。

    嘉拉迪雅目光深处有一抹凝重:“这个剑印应该是属于no.1的亚莉西亚吧,虽然未曾领教过她的实力,但实在难以想象这位组织的最强战士竟然会如此狼狈。”

    “也许是不幸被西深渊发现了。”艾鲁米达说道。

    “不会,这些年多少了解到了一点西边那位的性格,只要不主动挑衅就不会出手,倒是最心胸宽广的一个。”嘉拉迪雅嘴角带着几分意味莫名的笑意,毫无温度。

    “只是,no.1为什么在这种时间来到这里?而且,还有那些集结在一起的战士们,”嘉拉迪雅的视线看向遥远的西方,她感知到了远方聚集的几股妖气,“组织在策划什么?”

    “暂时,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艾鲁米达视线沉向地面。

    “有找到亚莉西亚的踪迹吗?虽然武器留在了这里,但她应该不会被西深渊杀死。”

    “除了几处脚印和模糊的痕迹,还没有发现其他尸体,这点你倒是可以放心。”嘉拉迪雅眼睛转向一旁,掩盖不自禁流露的疑惑。

    现场的战斗痕迹明明不可能是莉芙路造成的,为什么艾鲁米达会将那位未知的觉醒者强行说是她?

    组织的很多秘密身为“眼”的她也并不知道,而多年共事的经验让嘉拉迪雅佯装不知,没有细问,她继续说道:“现场看似非常惨烈,但其实都不是战斗的痕迹,也没有血迹,所以看来那位no.1应该是逃脱了,不过,我感知不到任何可能是她的妖气。”

    一边是被强行冲撞折断出来的长条形空地,另一边是圆圈形状的空地,除了西深渊,造成这两处地方的觉醒者,到底会是谁?嘉拉迪雅心里是倾向那位离集结的战士们不远的觉醒者。

    只是能将no.1逼得弃剑逃走,西深渊手下有这号人物?

    “感知不到妖气很正常,她应该是服用了秘药消去妖气,才从西深渊手中逃脱。”艾鲁米达最后再看一眼已经不成样子的尸体,用郑重的语气和自己负责的战士说道:“任务改变了,当前最紧要的事情是找到失去代理人的亚莉西亚,并且将她安全送回组织。”

    “那个no.47不管了吗?我们可是离她不远了。”

    嘉拉迪雅之前来到西方的任务是找到与组织脱离联系的no.47克蕾雅,并且调查出no.4奥菲利亚觉醒并死亡的真相。

    “不,她怎么能和亚莉西亚比,除了融合的血肉稍微特殊,有点研究价值外,她在现阶段可是帮不了组织任何事情,而亚莉西亚这种程度的战力无疑更有价值。”

    “还真是残酷又现实的逻辑。”嘉拉迪雅看向西方,她能感知到那四位集结的战士……在她们身边只有西深渊与其手下的两个觉醒者,所以她们的任务是去讨伐谁呢?

    好像不管是谁都是死路一条。

    我的担心大概是徒劳,嘉拉迪雅心里暗自叹息,组织的命令不能违抗,哪怕是去送死。若是违抗不去,组织便会安排讨伐队,抗命者也终究逃不过死亡。

    与其憋屈地死在其他战士手里,倒不如战死在觉醒者或者妖魔爪下。

    “组织也有苦衷啊,现在这种时刻,为了组织的延续,我们只能将有限的资源投入到最有用的人身上。”艾鲁米达缓缓转过身,背对着嘉拉迪雅。

    他低声道:“另外劝你还是收敛收敛对组织的不满吧,下一任的眼已经快要训练完毕了。”

    “难得你提醒我,多谢,不过告诉我下一任‘眼’的事情是什么意思?”嘉拉迪雅看着自己代理人的背影,面带不解和提防,这种事情应该不能随便说出来才是。

    尤其像自己这种已经活了太久的战士,在他们眼里,死于某次意外不是唯一的结局?

    艾鲁米达却没有接话,从怀中取出一件东西,向后扔给了嘉拉迪雅。

    “这些秘药量挺大的,放在我身上嫌重,给你拿着。以后能否用上,就看你抓不抓得住机会了。”

    “你知道什么?”手里捏着沉甸甸的秘药,嘉拉迪雅觉得有些烫手。

    她早已想要脱离组织,直到最近才有了初步的计划,但心里其实还抱有一点侥幸,毕竟那样做几乎是迟早会被发现。

    无论是战士的外表特征,还是不会衰老的容颜,都是她融入普通人生活的障碍,更别说组织的追杀。

    不过另一方面,现在正值各方动荡的时候,只要找准机会,就有逃离组织掌控的可能,而大量的秘药则是她更好伪装的保证。

    若是能好好体验普通人的生活再死,倒是会感觉赚到了……

    “稍微活久了点的战士大都会有这种想法,并不奇怪,不过真正有胆量去做的就少得可怜。”他的目光仍旧毫无感情波动,“你,应该胆量很大吧。”

    “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

    “哼,你不需要知道为什么,只要考虑要不要接受我的好意就是了。”

    他仿佛失去了耐心。

    收下艾鲁米达赠与的大量秘药,嘉拉迪雅对之后自己的计划实施更有了几分信心,只是心里的疑惑更加巨大。

    或许有什么阴谋,但她的目的只是不想不明不白地被组织清理掉。她有点向往那些普通人的生活。

    因为亚莉西亚一直服用秘药前进,所以搜寻只能靠最原始的痕迹。

    嘉拉迪雅分别在两处“战场”四下搜寻,仔细寻找地面上留下的蛛丝马迹,花费不少时间后,终于发现了一点可疑痕迹,看痕迹前进的方向,应该是东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