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剑之最强辅助 > 第一百三十三章 一死一逃
    虽然安娜贝尔只是打算要将亚莉西亚擒住,不杀她,但亚莉西亚那边肯定不会这么想。

    觉醒者深夜来袭,以那种惊人的速度砸落下来,当然会被以为这是怀着坚定的杀意……

    黑暗并不足以阻挡安娜贝尔的视线,金色的竖瞳在黑暗中如同蒙着层细薄的毫光,充满危险。

    亚莉西亚吃下秘药掩盖住自身妖气这点非常冒险,因为秘药不仅会将她散发出的妖气抑制,消去金发银眸的特征,还会压制她体内的妖力,导致实力打些折扣。

    但不得不说这么做确实很有效,在密林的地形中,失去目标妖气的位置后,安娜贝尔一时竟然找不出亚莉西亚的踪迹。

    不对劲……作为no.1的亚莉西亚,与比茜一同站在这个时代大剑们的顶点,除了对上深渊者,就算是no.2级别的觉醒者应该也有还手之力,但她刚才毫不犹豫的逃避战斗……而且这反应也太快了,难道她的感知范围真的有那么广?

    安娜贝尔细细观察了一圈,可没有发现可疑的痕迹。

    应该就在附近的,没可能跑远。

    背后的肉翼缓缓往两侧伸展开,安娜贝尔抬起剑刺般的手臂,然后只听见空气爆出一阵嘶鸣,周遭枝叶繁盛的树木便如落羽般纷纷倾倒!

    安娜贝尔不想杀了亚莉西亚,所以没有用骨刺这等的试探手段,要知道亚莉西亚现在是感知不到妖气的,大剑我没在她手里,在密集的骨刺下,若是一个运气不好就有可能误杀了她。

    虽然被奥克塔维亚告知,组织所培养的亚莉西亚和比茜这对双子,已经被抹去了自我,但从刚才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来看,或许这份情报有误!

    那果断逃跑的瞬间反应和后续的应对方法表明,双子有可能还保留有自我意识,还没有被组织完全抹去!

    虽然此身已为觉醒者,但安娜贝尔依然从未杀过人类或者大剑。

    以自身原本的位置为圆心,安娜贝尔一圈一圈地扩大搜寻面积,数不清地树木在她身后倒下,惊起的野兽,都发出惊慌的叫声向更远处逃去。

    如果亚莉西亚就在附近,那这样做虽然动静极大,但也无奈之举。

    在那双金色的眼睛注视下,那一圈圈树木倒下形成的凹陷就像蔓延的天灾一般,在山林中越来越大,直到安娜贝尔觉得已经没有大剑能够在刚才那么短的时间里移动这么长距离时,她才停下身影。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厚的植物清香,夜晚的微风都吹不散,那是大量树木被斩断后,创口分泌些许液体所挥发形成的气味。

    而一直不见亚莉西亚的踪迹让安娜贝尔心情有些沉重,本以为是十拿九稳的行动,却不料no.1没有丝毫反抗的意志,不仅直接吃下秘药,就连大剑都扔了。

    眼前这一地的狼藉皆是因她而生,场面越是宽广,越显得这一切都是白用功,徒劳无获的冲击也就越大。

    月光将她虚淡的影子勾勒在地,脚踩着残枝碎叶,安娜贝尔皱眉思索着是否哪里有遗漏。

    自感知到目标妖气以来,在这片凹凸不平的山地上,安娜贝尔共造成了两处大面积的树木倾倒,脚下的这处亚莉西亚藏在哪里暂时不知,或许已经远远逃离,但最开始的那一声惨叫犹在耳边!

    就在另一处安娜贝尔砸落时拖行出的痕迹中。

    如果亚莉西亚身边除了她双生的姐妹比茜还有谁的话,只会是她的代理人或者组织里其他的人员。

    而在这种场合下,那声惨叫应该就是其代理人发出的声音。

    虽然外表与这片大陆上的人类有些不同,而且其中不少人外表还有疑是经过什么手术的痕迹,但代理人的战斗能力和常人并没有太大差异。

    他应该知道一些事情,就算此行没有抓住目标,若能够从长期为组织办事的代理人口中获取些情报,应该也会很有用。

    思索间,安娜贝尔制造出的这一片视线开阔的场地上,依旧没有什么异常动静,该逃走的野兽早已逃之夭夭,只留下夜间微风肆意拂过。

    抱着一点不甘心的情绪,安娜贝尔又将这片场地上有所可疑的地方检察了一遍,不出意料的,仍然一无所获。

    或许耽搁的这些时间,亚莉西亚已经走远了,或许刚才动作再快一点,搜寻面积再广一点就能发现她的痕迹,但现在时间已经被耗费,重重叠叠的山林遮挡住了一切,再等待下去也已经没有什么意义。

    安娜贝尔转身去寻另一处代理人的身影。

    亚莉西亚的代理人是个皮肤苍白的大光头,黑色的斗篷下是一贯风格的黑衣。

    安娜贝尔看见他时,他正倚靠着一棵横倒的大树树干坐着,双腿膝盖以下,都已被另一棵倾倒的树干压断。

    他已经对自己的伤口做过简单的处理,看来颇有些求生的意志,但当他看见降落在身边的觉醒者时,顿时神情惊慌,额头见汗。

    一柄大剑被扔到他旁侧。

    “为什么她会直接逃跑?这可不像no.1的风范,太让我失望了。”伪装的语气充满了不屑与疑惑。

    代理人大松了口气。

    “安娜贝尔,以no.16的排名觉醒却拥有个位数战士觉醒后的实力,在北方独自斩杀四名男性觉醒者的战绩已经让组织对你高看许多,但没想到你竟然会被亚莉西亚认为是现状态难以匹敌的对手,还是低估你了啊,我还误以为是莉芙路来了。”代理人脸上满是沉重,他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毫无生还的希望。

    刚才他是以为来着是莉芙路,所以按照组织事先预定的计划,让亚莉西亚直接回避,越远越好,而他自己则往另一个方向逃离。

    只是没预料到自己会被压断了双腿。

    “说出亚莉西亚的去向,我会给你一个痛快,而且,保证不会吃你。”

    “你以为我会相信?三岁小孩的谎言。”代理人虽面带几分恐惧,但说话仍然有几分底气,他腮帮一鼓,直盯向安娜贝尔:“只是我们走丢的试验品而已,别太嚣张了!只要双子彻底成长起来,你们的末日也就到了!”

    安娜贝尔眼睛一眯,剑刺不知何时已经轻轻抵在代理人的咽喉,但却再没有下一步。

    代理人目光涣散且嘴角流着黑血,也感受不到他的心跳,已然身死。

    嘴里藏着毒药么,真是一个从里到外都透着一股残忍风格的组织。

    安娜贝尔面露厌恶,背后双翼一震,已经飞离地面,很快化作远方天空上的一道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