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剑之最强辅助 > 第一百二十一章 摊牌
    可即使没说出那个假设,她也没有露出难过的表情,但李坊还是能感受到安娜情绪低落了一下。

    抱着希望却寻到了近乎否定的答案,这无疑是种很大的打击,不过没有完全证实的假设背后似乎还保留有一点希望,只是要待下一次实验复活甲的效果了。

    所以倒不用李坊怎么安慰,安娜贝尔自己就能调节过来。

    因为觉醒者在精神或者肉体上受到极大刺激后,身体会不由自主的变成觉醒体,所以目前为止李坊和安娜贝尔两人始终不能走到那最后一步。

    于是商量完事情后,李坊自是回到自己房间。

    不过当安娜贝尔已经躺上床时,她又听到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靠近,房门被扣响。

    莉芙路?这么晚了她来干什么?

    起身打开房门,就听见站在门口的少女抱着绣了花边枕头,一身刚买的睡衣。

    “安娜,今晚我想和你一块睡可以吗?反正你也是一个人,我们晚上还可以说说话哦。”

    “……”对觉醒者来说,一两晚不睡觉没有丝毫影响,她该不会是睡不着吧?

    安娜贝尔只得侧开身,同意她进来。看来今晚也要花很多精力来陪她了。

    ……

    或许就像莉芙路自己所说的那样,她来拉波勒真的是为了好好见识一下这个被誉为“圣都”的地方。

    回到拉波勒之后的三天,李坊和安娜贝尔都是在陪着莉芙路四处游玩,从经营各种私人订制衣物的店铺,到拥有大量特色收藏的私人收藏家,从肃穆庄严的大圣堂,到城外聚集的各种手艺作坊,都是看了个遍。

    这期间格古和薛度有过来蹭过饭,邀请李坊出去聚一聚,坎蒂丝也带着大主教在重新考虑教会计划的消息来过一次,大体上都相安无事。

    直到三天后的今天,李坊、安娜贝尔和莉芙路一行三人到拉波勒城郊登山看日出。

    站在这座高度欠佳的小山包上,并不能完全看到拉波勒城内的全貌,但也幸亏这高度,三人并不怎么费力就来到了理想的观看地点。

    受季节的影响,城外的自然风光并不是非常动人,但这次行动本就是莉芙路所希望的,说是要体验一下这种事情。

    明明三人都有丰富的野外生活的经历,却要离开热闹方便的城内,来到这荒草丛生的地方,倒是显得有些摸不着头脑。

    也因为如此,李坊和安娜贝尔两人更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毕竟这三天来,莉芙路几乎已经将拉波勒城内都大致观赏了一遍。

    他们一直提防猜测着的,莉芙路在这个节骨眼上非要来到拉波勒的目的,有可能终于要揭开了。

    从远方地平线露出的一点光明很快便将青蓝的天色照得通亮,冬日的暖阳并不灼人,拉波勒只有一片虚淡的影子覆盖在近郊平坦的土地上。

    远远的就能看见,进出拉波勒的主干道上,已经车流如织,来往行人络绎不绝。

    只是离得比较远,听不见这座城镇充满活力的声音。

    “这样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蛋啊,”莉芙路开口说道:“裹在自以为坚固但实则很脆弱的壳里,最终受到约束的反而只有自己。”

    因为有高大的城墙在,使得城内的居住空间有限,但几乎每天都有慕名而来,希望定居于此的人,又没有足够的钱买下房子,只得在拉波勒城外的平坦土地上建造房屋,开垦土地。

    城外的那些如同贫民窟一般的低矮房屋群就是如此成形的,虽然里面也有过的比较不错的人群,但大都还是非常贫穷。

    坎蒂丝自己的积蓄就是大都花在接济城外的孤儿老人们这件事上了。

    “可人类就是这样,只有学会欺骗自己才能有信心活下去。”顺着莉芙路的话,安娜贝尔说道:“即便知道这座城墙只能防住人类自己,也会下意识的去追求,这大概就是人类最可怜的地方了。”

    “最可怜的,还是他们的弱小无力吧。”莉芙路用满是回忆的口吻说道:“还记得当初刚被送到组织内的时候,那些人都看不起那时身体瘦弱的我,还用‘乡下妹’这种称呼来嘲笑……可我比任何人都死死抓住了摆脱弱小的人类身份的机会,妖力、剑技都是勤奋修炼,然后提前从训练生毕业,遇到达夫,看透组织的真面目,觉醒……最后不知不觉,已经过去那么久了,久到当初的那些人,到现在还活着的已经寥寥无几,偶尔想找个人叙叙旧,也只有达夫能回应我。”

    “所以我真的很高兴哦,”平淡的笑容出现在她的面容上,这是安娜贝尔从未见过的一种那笑容,不再是以前那样带着玩笑般的假笑,“能和安娜一起见识这片大陆上最繁华的城市,有这样的经历后,我很高兴呢。”

    “只是,安娜你身上好像藏有很多秘密不愿说,”那双突然有些难过的眼睛看了过来,莉芙路缓缓说道:“安娜,我能够完全信任你吗?如果要和北方的那个男人战斗,身边的人却不能完全信任,那结果可能会很糟糕呢。”

    原来,她这次非要一起来拉波勒,就是为了逼我们和她摊牌。

    李坊双手不由得捏紧,点点血液从掌心滑落,然后他握住了安娜的手。

    会发生这种情况,两人从刚在莉芙路手下做事时就有思考过对策,只是现在身边就是拉波勒,情况不允许他们退缩,只能采取最下策了。

    “真是难办啊,”安娜贝尔的声音叹息却也决绝,她脸上带着许久未见的,认真的表情:“既然你真的想知道,我也不好完全拒绝,那我们就打个赌吧。”

    莉芙路露出感兴趣的表情。

    “我们打一场,如果你赢了,我就将秘密告诉你。不过还请你答应无论结果怎样,都不要伤害拉波勒里的……”

    “哪有那么好的事,”莉芙路打断了安娜贝尔的话,她露出几分独属于深渊之人的高傲:“要和我战斗,你得有赌上这座城镇里所有人性命的觉悟,不过你若是最后将所有瞒着我的事情都如实说出来的话,我说不定会原谅你也放过这圣都哦。”

    “呵,那可真是多谢了。”安娜贝尔看了看现在这里和拉波勒的距离,面带笑容和莉芙路说道:“我们再走远一点?”

    ……

    那一天,拉波勒的居民们只感到大地颤动,仿佛地震了一般,不过好在震感不强,持续到时间也不久,人们惊慌了一阵后,又恢复了往常的平静。

    只有奥菲利亚在角落小屋里,感受到了一股不寻常的恐怖,这种震动的频率,根本就像是什么怪物在震撼地面!

    直到下午时分,一直紧张等待的她终于看见,一个分外狼狈的年轻男人推开了角落小屋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