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剑之最强辅助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大圣堂内
    “那,什么时候才能和我们说一说啊?”她露出叹息般的浅笑,视线看着前方路面,“如果那边的世界很危险的话,好歹让我们这些朋友担心一下吧。”

    “真的不用担心,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糟糕,”拥挤的小街上,李坊转过身看向坎蒂丝:“不然我和安娜也不会有时间带亲戚家的孩子过来玩了,不是吗?”

    他是故意这么说的。

    当初离开的时候并没有说明白是去做什么,几个月都不回来,也难怪他们会担心,可那些事情他们还是不知道为好。

    徒增担心而已。

    坎蒂丝点点头不再询问,貌似接受了这番说辞。

    “你和奥菲利亚相处得很好的样子,她来到拉波勒后最近的生活怎么样?”李坊另开话题。

    “这种事情不是应该去问本人比较好吗?”坎蒂丝面带犹豫:“不过她光依靠抄录书籍的工作,其实过的很辛苦。”

    “哦?”

    “老实说当初刚见到她时我很惊讶呢,这么一位美丽的女人竟然能只身来到拉波勒,话说你当初就那么着急么?她这一路可是很容易遇到危险的!”

    如同预料的那样,奥菲利亚隐瞒了她以前的身份,还有她前往拉波勒这一路是有琼妮护送的。

    “是有急事,所以忙完后我就赶忙回来了。”希望奥菲利亚能将过去都掩埋,过上普通的日子。

    “真是……”坎蒂丝有些生气,但深吸的一口气却徘徊在胸口里。

    或许他正在经历的,真的是我无法想象到的重要的事……

    她呼出心里那口热气,平静下情绪:“所以,你们这次回来就是为了看奥菲过得怎么样,顺带让亲戚家的孩子玩两天?”

    “算是吧,希望以后你也能多照顾下她。”

    “其实都是她一直在照顾我的……”

    有些气馁的她启步越过李坊,侧过头说道:“快走吧,他们应该还在的。”

    格古和薛度应该还在大圣堂值班,而她和李坊只是刚好顺路而已,各自还有事情。

    靠近大圣堂的街道上,有路人认出了坎蒂丝,她面带着和煦的笑容和他们打过招呼。

    在李坊眼里,那些信教者看起来很尊敬、或者说喜爱这个年轻亲切的修女。

    明明以前脸上还总带有几分腼腆,现在却已能够和人大方礼貌地交谈,看来成为修女后的锻炼让她成长了不少。

    好像确实如同奥菲利亚所说,作为修女坎蒂丝渐渐有些名声了。

    在大圣堂前的广场上,李坊和坎蒂丝别过,她要回到住宿的地方准备今晚的邀约。

    迈动步子走进熟悉的大圣堂内,一如既往的安静肃穆让李坊颇感怀念,但他明白自己今后可能已经没机会再值守这里。

    当初因为莉芙路的命令,他没多做解释就辞别,幸好有格古和薛度帮忙处理,而普通士兵敢这么玩的,可会有很多麻烦……

    今日值班的士兵是以前的旧识,他们先认出了一身便装的李坊。

    正想上前问候几句,却发觉身后走出一个高大的身影。

    “李坊?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格古有几分惊讶地说道。

    闻声李坊转过身,那个全身盔甲的高大男人宛如昨日才见。他笑着回道:“才回来的,不过这次只是暂回来待几天。”

    一个硬邦邦的拳头忽然锤到李坊肩上,薛度从背后绕了前来,他看纹丝不动的李坊,放心道:“看来这段时间过得还不错,怎么这么急着离开?”

    李坊偏过头,两人关心的心情他能感受到:“……抱歉,事情还没办好呢。”

    “不过,我倒是很好奇,为什么奥菲利亚会说你是个‘臭不要脸’的男人?”

    有些心照不宣的事情是不用讲出来的,格古和薛度理解到了,李坊还是不愿谈及那些事情。

    “因为薛度不想像我一样一直单身下去,去追求奥菲利亚,结果每次行动都起了反作用,现在估计已经被厌恶了。”格古嘴巴一张,大实话就这么说了出来。

    薛度听到不禁转过身去背对两人,抚额叹道:“相信我,格古,你会单身一辈子的!”

    “好了别开玩笑了,你们反正都得单身,就别互相伤害了。”李坊笑了出来。

    “咳咳。”值守的士兵突然咳嗽两声,脸上憋着笑意,原来是三人说话声音略大了点……

    格古和薛度两人对视一眼,然后薛度突然架住李坊的一只手臂,就往外走。

    他不怀好意地压着声音说道:“今晚不醉不归,为你接风洗尘!”

    “别别,我答应了安娜要回去吃晚饭,明天再约好吧?”李坊同样低沉着声音。

    这分明是想要趁机报复。论酒量三人中反倒是身材普通的薛度最好,而且这些天确实不宜喝酒,万一误事就完了。

    毕竟西深渊莉芙路可是正在拉波勒城内。

    就在三人“叙旧”的时候,一位修道士急匆匆地走了进来,他径直走到一位正在和信教者们交流的司祭身边,耳语几句,然后就见司祭脸色大变。

    司祭额头冒汗地和信教者们道歉告别,而后和修道士一同快步走出前殿。

    发生什么事情了?

    李坊还从未看见过教会里的司祭会露出这么失态的神情。

    视线转向格古和薛度,两人都是脸色不好。

    “该不会是大主教吧?”格古眉头皱起,自言自语。

    “加莫里大主教?发生什么事了?”李坊心里生出不好的预感。

    “你跟着我们来就能知道了。”

    薛度收起了那一点玩世不恭,迈步往修道士来的方向走去:“他前段时间一直生病不见好转……”

    加莫里大主教是教会最高的执掌人,也是个看着行将就木却很和蔼随和的老头子。

    但若是他出了事,拉波勒甚至可能会变得动荡不安。当然,是充满悲伤和哀叹情绪的动荡。

    “我能去看看么?”李坊见过这位大主教,对他印象还不错,是个开明又智慧的老人。

    “当然了,你现在可还是军人。”格古跟在薛度身后,扭过头对李坊说道:“大人物们可不会放过你这么一位能与妖魔对抗的战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