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剑之最强辅助 > 第一百零九章 插曲
    北方那白茫茫的冰雪世界渐渐消失在身后,开始有更多的风景出现在视野里。

    趁着夜色,安娜贝尔以觉醒体的姿态,带着李坊和艾花两人向西南方飞行。

    北方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那些龟速前进的觉醒者们一个月都不可能走出北境。

    对于李坊的邀请,艾花除了答应似乎没有其他选择,被组织“背叛”后,她已再无去处。

    当然她是自己决定这件事的,李坊那坦诚的态度获得了她一些信任。

    救命之恩尚未报答,目标又同样是北方的觉醒者和组织,加上李坊对她说安娜贝尔觉醒后从未进食过人类内脏,所以有什么理由不一起同行?

    在相信是李坊将她复活,并且能大幅度强化她的力量后,让觉醒者不用进食内脏也能活下去这种事,就变得非常容易接受了……

    随着一路上不时的交谈,艾花也对李坊的能力有了初步的了解。

    他能做到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

    而这种不讲道理的,只用妖魔或者觉醒者就能加强的能力,让艾花看到了真正能打败组织和深渊之人的可能。

    朦胧的月亮斜挂在天边,几片灰黑的薄云悬浮在广阔夜空,高空的气流刮过身体,细微的呼啸声在耳旁连绵不绝。

    脸颊上有些凉意。

    几点火光从前方的黑暗中蓦地出现,越来越明亮,是要经过一个小镇了。

    “停一下,那里有几股妖气!”艾花突然开口。

    肉翼在半空中卸去前进的惯性,带着安娜贝尔黑色的身影在空中不停浮动。

    黑暗中李坊只能勉强看清前方小镇的轮廓,他扭过头,向安娜贝尔确认情况。

    “恩,应该有五只妖魔。”肉翼扇动,身体平稳降落在小镇外,安娜贝尔语气平淡道:“既然碰见了,总不能放过吧。”

    “好吧,我们也不赶时间。”

    围绕着小镇的低矮围墙对三人来说当然形同虚设,不消多久,三人便站在小镇内还算平整的主干道上。

    月光素白,洗过地面,在安娜贝尔的脸颊上恰到好处地勾勒出阴影,只是那原本水润的眼眸里藏着一股消沉。

    她抬手指向小镇另一端,对艾花说道:“那边比较集中的三只交给你,这边分散的两只给我好吗?”

    映着月光的大剑握在五指间,艾花点头道:“没问题,我会尽量不弄出响动。”

    “好,结束了就回到这里,我还得和你一起去收取妖魔身上的金币。”

    虽然只是五只妖魔,但还是小心为好,李坊走到安娜贝尔身边,两人一同向着最近的妖气源走去。

    艾花也脚尖轻点,轻巧地奔向相反的方向,很快消失在夜色中。

    李坊知道安娜为什么情绪低沉。

    原本期望的复活甲的效果出现了意外。

    究竟是生前什么状态,复活后就只能变成那个样子,还是只要意识偏向那一边,就会复活成那边的模样?

    简单地说,要是安娜贝尔使用复活甲,苏醒后的她,究竟是觉醒者还是人类?

    问题在于,奥菲利亚复活前的状态,究竟是人类还是觉醒者?

    从未听说过,有觉醒者能将身躯内残留的人类部分集中到一处,这种特殊的例子,让安娜贝尔和李坊都有些云里雾里,一颗心始终放不下。

    而又不能毫无意义地为了实验效果去用一件复活甲,毕竟只有两件了……

    “安娜,我们处理完莉芙路那边的事情后,回去一趟拉波勒怎么样?”

    如果克蕾雅还会去往赫梅尔镇,算路程至少也会是在将近一个月后才会到达,而且她不一定还能碰见珍领队的讨伐队,也就不会前往莉芙路的隐居之所。

    事实上,珍还会不会领队前往赫梅尔镇也是个未知数。

    所以还有足够的时间回拉波勒。

    “如果莉芙路那边没有其他事情,倒是可以。”她这样回答道。

    因为自己也不确定复活甲究竟能不能将安娜变回人类,所以李坊希望趁着接下来有一段时间空闲,让安娜能回到拉波勒,暂且放松下这段时间以来的精神紧绷。

    同时也能去看看那些朋友们,还有奥菲利亚如今以普通人类的身份在拉波勒过的怎样……

    第一只妖魔是一个独居的老男人,房间里的环境可以看出,它平时生活一定很邋遢,忍受着空气中难闻的异味,李坊手握巨剑顺着安娜贝尔的指引,在卧室内迅速了结了它。

    收取了金币,两人再不想多停留片刻,大步走出门外,只有在地板上渐渐流淌开去的紫色血液和一具丑陋的尸体,才能证明不过一分钟前,有两个陌生人来过。

    第二只妖魔的位置在小范围移动,安娜的声音稍嫌急迫。

    因为可以判断,这只妖魔无疑是正在搜寻猎物。

    没有耽搁,两人迅速赶往那户不幸被妖魔相中的人家。

    刚转过一个街角,正好看见一个高大的人影从一栋房屋二楼窗户处钻了进去。

    真是不省心啊……心里这么感叹着,李坊双腿发力,利用惯性踩了几步墙壁,然后左手轻轻一按窗沿,身体就轻松钻进了二楼的房间。

    抬眼一看,安娜贝尔已经站在自己身前。

    不大的空间内,一具妖魔的尸体正躺在她脚边,而且妖魔的脖子大幅度地扭曲着。

    干净利落……

    就算是心绪有些不佳,她也不会一直沉浸在那些情绪里,毕竟她已不是十几二十岁的小姑娘了。

    房屋的主人脸上还带着惊魂未定的表情。

    “打扰了,妖魔已经除掉,今晚你大可以放心睡觉。”李坊右手不留痕迹地擦过妖魔的尸体,站起身子,看着这个额头已生皱纹,蓄着胡须的男人。

    男人很快镇定下来,他却是细细打量着李坊,然后问道:“你……这柄大剑,那个,请问你是不是在几年前,在莫迪尔镇一人击退强盗团的那个少年?”

    “莫迪尔镇?我没有印象。”

    “强盗团……是不是五年前你保护坎蒂丝进行修女考试的那次?”安娜贝尔提醒道。

    “恩,好像是那次。”李坊想了起来:“你难道是那个莫迪尔镇的居民?”

    “是的,那晚我亲眼见过你,本想好好给你道谢,可之后你转身离开的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