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剑之最强辅助 > 第一百零八章 背负的东西
    “为什么还能感知到妖气?”

    这是艾花恢复意识后听到的第一句话。

    好像,自己没死?

    最后的记忆里,在那令人绝望的攻击下,这副身体不是应该已经粉身碎骨了么?

    双腿贴合的感觉很清晰,手指上也有传来冰凉的触感,微微动弹下,身体健全……不过为什么会浑身无力?

    等等,我被谁救下了?说话的人是谁?

    刚清醒了点,艾花又听见有人说话,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在回答。

    “可能……是根据生前的状态……当初承载奥菲利亚意识的,是她集中的人类的半身。”

    这犹豫沉重的声音听起来很难过,他们是在说什么?

    没有再拖延,艾花睁开眼坐起身子,她终于看见了说话人的模样,也察觉到了对面散发的妖气。

    觉醒者!她身体不由自主地紧绷起来。

    还握着的大剑右手不自觉地就要挥砍过去,可虚弱的右臂只能将大剑艰难地提到自己身上,就无力地垂下。

    艾花终于注意到自己现在几乎是的模样,身上皱褶的衣服沾满血迹不说,连遮住身体都很勉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别激动,现在你很安全,是我们从北方的觉醒者大军手里救下了你。”李坊见这位大剑双手护住了身体要害,身体正面狰狞可怕的伤疤确不能完全遮住,他这才后知后觉地解下一件长及脚踝的外衣,递了过去。

    “你是人类,她是觉醒者,你们为什么会这么自然地相处在一起?为什么会救我?”艾花警惕地抬头看着递过衣服来的年轻男人,双手只是护住身体,没有要接过衣服的打算。

    “你现在这个样子,就算我们想对你做什么事情,难道你有反抗的力量?”一直面色不好的安娜贝尔终于开口,她有些心不在焉的说道:“要是还会感到害羞,就赶紧把衣服换上,这是他的一片好意。他可是人类,不像我们禁得住寒冷。”

    “我想你现在一定有很多疑惑,不过你可以先把这件衣服穿上,然后我和安娜会给你好好解释清楚。”李坊带着善意的眼睛里,别有一点深意。

    希望,她听到一部分事实后,情绪不会太失控。

    “另外我叫李坊,这位是安娜贝尔,还未请教你的名字?”

    “艾花,组织的排名是no.7,是负责北方的唯一个位数战士。”

    将大剑放回身后,厚实的外衣裹住身体,还残留着的余温让艾花颇有些不适应,她还从未穿过这种带着别人身体温度的衣服。

    ……应该没有恶意,暂且先听他们怎么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没想到这个男人说的下一句话就让她心里一沉。

    “你应该意识到了吧,你,还有那些和你一起执行讨伐任务的同伴们,都已经被组织抛弃了。”

    艾花低下头,额前的长发垂落几缕,充满压抑的阴影遮挡住她的眼睛:“你还知道什么,拜托,请一定告诉我。”

    “因为深渊之间力量的平衡被打破了。那些觉醒者是北深渊伊斯力的部下,组织想要以你们性命拖延它们南下的步伐,以便有时间做更多的准备。”

    “……可我们根本阻挡不了丝毫。”

    “恩,所以我推测,有必要的话,组织很可能还会召集更多的大剑来到北方。”

    “这样做组织还能剩下多少力量自保?”

    “亚莉西亚和比茜,你应该知道她们吧。组织将希望寄托于这两位身上,而且她们确实有实力阻挡深渊的进攻。”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对答如流,仿佛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情,他真的只是普通人类?艾花不自觉地咬住嘴唇,神色凝重。

    “非要说的话,我和安娜现在是不得已正在为西深渊莉芙路做事。”李坊摊手道:“当然很多事情我们并不打算告诉她。”

    “另外,察觉到了吗?你可是已经死过一次的人。”

    艾花闻言脸色一僵,她确实还记得自己受到的伤应该足以致命,那撕心裂肺的感觉现在仿佛还钉在身上,不可能是幻觉!她双手不禁握紧,沉声问道:“什么意思?”

    “我让你复活了。”脸上带着微微的笑意,李坊又说道:“不信你现在感知下你体内的妖力。”

    他将红莲斗篷放到艾花的小头像旁。

    “怎么回事!”突然的变化让艾花感到惊吓。

    “这也是我的能力之一,”李坊将装备放回安娜身上,然后说道:“我是人类,但确实稍微有一点不同,我能从整体素质上成倍增强个体的实力,甚至可以做到让死者复生,当然必须是那人在活着的时候就被我‘标记’过。”

    “可惜我们来晚了,只能在你身上使用那珍贵的复活能力了,不然其实可以用另外一种迅速恢复的能力。”

    我没听错吧?这种前所未闻的神奇能力真的存在?

    艾花在心里难以接受,但事实确实摆在她面前,难以否认。

    火光从这个叫李坊的男人背后照耀过来,将他的面目模糊了很多,竟然一时看不清。

    不,只是自己的眼泪突然跑了出来。

    要是露西亚和凯特能够再多坚持一会儿的话,要是我能更强一点保护她们多一会儿……

    艾花伸手抹去蓄在眼眶里的东西,艰难说道:“所以……已经死掉的人就不能复活了是吗?”

    “恩,我的能力也是有限制的,不过一直坚持到最后的你值得我这样做。”

    “……总之,不管你处于什么目的救下我,谢谢。”艾花手抚上身后的大剑剑印,目光看向洞穴之外,“只要这副身体还活着,那不管是那些觉醒者还是组织,都要付出代价!”

    充满愤怒的仇恨燃烧在她的眼睛里,可还有些泛红的眼眶,只会让她看起来更加可怜。

    “冷静想一下,如果你的朋友们还活着,她们是希望你一直带着仇恨活下去,还是好好珍惜无比珍贵的新生命?”因为复活甲的事沉默许久,在听到艾花那满是悲伤的话语后,安娜贝尔终于开口提醒。

    “可是她们的死我不能就这么忘记!”

    “孤身一人不可能战胜他们任何一方,”李坊认真说道:“不过正好我们的敌人与你相同,所以你愿意和我们一起吗?”

    “我一直觉得组织与那些食人的怪物,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