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剑之最强辅助 > 第一百零一章 委托
    毫不理会那双仿佛会说话的大眼睛里带着的取笑,李坊接着说道:“而作为这次任务的报酬……你知道组织正在进行的双子实验吗?”

    “当然,亚莉西亚和比茜,”奥克塔维亚的表情看起来颇有些兴趣:“不过我想这是组织在严峻形势下,迫不得已进行的一次赌博。”

    “可控制的觉醒,这听起来就让人难以相信呢,也只有组织里那些疯子才会第二次的去尝试,这次说不定又是一位深渊将要诞生。”

    “可我得到的消息恰好相反,组织这次的双子实验已经接近成功。”李坊语气平淡。

    “……”奥克塔维亚表情瞬间有几分僵硬,她怀疑道:“消息可靠?”

    “组织现任的眼,嘉拉迪雅亲口所说,她认为现在的双子已经接近深渊。”李坊将嘉拉迪雅搬出来增加可信度,“而且还是大剑的她们会不断成长,也许不久后组织就能真正拥有深渊级的战力。”

    “怎么样?这条情报不知道够不够?”

    真的又有一位深渊将要诞生?而且还是控制在组织手里。

    不管是奥克塔维亚还是安娜贝尔,都因为这道消息而眉头紧皱。

    你昨天可没说过这件事情。

    安娜贝尔看过来的目光里藏着这道讯息,不过她很快领悟到了什么,不着痕迹地移开视线。

    “嘉拉迪雅……”听奥克塔维亚的语气,她也知道这位组织现任的眼,“报酬完全足够了,我会替你办好这件事的。”

    正好自己接下来就是去北方,倒是顺路了。

    温暖的房间里很快就只剩下两人。

    倚着窗边,李坊低头,视线一直跟随奥克塔维亚走出旅店大门,渐行渐远的背影。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伊斯力麾下的觉醒者大军首先会受到来自组织的第一波阻挠,即负责区域是在北方的几名大剑。

    前哨战。

    而明显是被组织抛弃以求拖延时间的她们,在看见那令人绝望的觉醒者数量时,虽然一样有颤栗,一样有害怕,却没有一人逃跑。

    如果来得及,李坊想将她们救下,特别是其中有一位个位数排名的大剑。

    因为是组织的弃子,她们应该很容易就会叛离组织,而不用将什么隐秘说出来策反。

    “刚才我说的只是推测,嘉拉迪雅并没有和我说过那些话。”转过身,李坊对安娜贝尔解释道:“我打算的是,让她去帮我们监视北方的事情,我们就不用近距离面对那群觉醒者。”

    虽然觉醒后安娜贝尔感知范围增大了很多,但这项能力一直不是她的强项,她的感知半径对觉醒者来说,已经算是近距离了。

    “那为什么要让她关注北方战士的活动?”安娜贝尔疑惑道:“难道你觉得组织会派遣她们去……她们恐怕连一分钟都撑不了,何必这样浪费战力?”

    凝重的神色出现在安娜贝尔眼中,她心里已经隐隐有了答案。

    “但如果组织手里已经有了能与深渊一战的大剑呢?”李坊叹气道:“这样的话,就算是个位数的战士都已经不重要了啊,而且组织说不定还会借此机会处理掉一批‘不听话’的大剑。”

    “真是,越来越不把战士的性命当一回事啊。”安娜贝尔努力克制心里的情绪,问道:“你想救下她们?”

    “恩,如果真的像我预料的那样,总不能再放着不管吧。”

    而且组织近期也没有精力去查看清楚,那些被抛弃的战士是不是有尸体留在荒凉冰冷的北方土地上。

    “那……尽力救下她们吧。”安娜贝尔神色一黯,记忆里的那些人又浮现在眼前。

    “她们将会是一柄对准组织的利剑,也将变作我们的一份力量。”李坊从窗边回到壁炉前,拿起小圆桌上的糕点,递到安娜手里。

    “不要难过了,至少辛西娅还活着,记得她可是很敬慕你的,让她看到你现在的样子说不定会打击到她哦。”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安娜贝尔振作起来,露出笑容,轻轻咬了一口香甜的糕点,“奥克塔维亚和那些与她有联系的觉醒者们,也会是可以借力的对象,不过还是小心为妙。”

    “恩,好的。”李坊微笑,看着安娜贝尔沾着点奶油的嘴唇,身体蓦地升起一股靠近的冲动。

    脑中有所想,身体就不由自主地动了。

    可惜在两张脸颊愈加靠近的时候,一点粉嫩的舌尖提前舔走了黏在她嘴唇上的奶油,不仅如此,李坊还突然感觉到自己嘴里多了半块糕点。

    “你也尝尝,这个味道挺好的……”

    安娜贝尔收回纤细葱白的手指,眼中藏着笑意。

    “这,是你刚才吃过的吧?”李坊有些无奈,以安娜的速度,自己根本没可能反应过来,“不过味道确实不错。”

    “别忘了我现在还是觉醒者,要是情绪太激动,我可会不由自主地变成觉醒体。”安娜贝尔嘴角带笑,但强调道:“那样你会很容易受伤,所以一定要记住了。”

    “难道像刚才那种程度也不行?”李坊有些感到不妙。

    “恩……倒不是不可以。”

    从窗户那边吹来的风很清凉,壁炉肆意挥洒着热量,不经意间,两只温暖的手臂一下抱住了自己脖颈,越来越近的那双半睁的眸子非常迷人,让人不禁沉沦,直到嘴唇上传来的柔软触感,才唤醒了他的意识。

    这就是她的感情吗?李坊感觉自己就像将要在她心里沉没。

    从笨拙到顺畅,只需要遵从本能。

    右腿半跪在木椅上,只用一只脚站立的她似乎会很辛苦,李坊不禁双手揽住她的纤腰。

    可她没有过多贪恋这点温存,安娜贝尔右手拍了拍李坊的肩膀,然后退回身子,伸手抓了抓他后颈的头发。

    “最多就这样,别想再过分了。”

    虽然话是这样,可那温柔的语气却怎么也感觉不到她是认真说的。

    “刚才可是你主动,”李坊感觉自己脸上发热,躁动的情绪不仅没有丝毫平复,反而更加放肆,“这次换我怎么样?”

    “你能做到的话尽管来啊。”安娜贝尔秀眉一挑,下巴微微上扬,只是脸颊却浮现一抹红晕。

    “……”

    虽然现在还是拥抱的姿势,但李坊突然觉得,除了安娜主动,自己似乎是真的没可能再试一次那份柔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