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剑之最强辅助 > 第九十六章 他的安排
    “用这个擦眼泪吧,”琼妮递过来一块干净的布巾,“虽然不知道你想起的是什么事情,但多考虑现在吧,你可要好好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新生。”

    “不仅变回了人类,身上的伤疤也消失不见,我都忍不住有些羡慕了。”

    琼妮对这位当了自己哥哥实验品的觉醒者,成功变回人类的奥菲利亚,倒没有什么特别讨厌的地方,或者说,稍微有点佩服她宁死也不愿做觉醒者的意志。

    “多谢。”奥菲利亚放下手里的烤肉,接过巾帕,蒙住发热的眼睛。

    不消多久,那个从容孤傲的no.4就仿佛又回来了,只是这次再没有那神经质的疯狂残忍,多了一种沉静安稳的气质。

    “真是失礼了……虽然你们不愿告诉我实情,但让我能再次以人类的身份呼吸这件事,非常感谢三位。”

    说话时,她的视线自然是看着李坊,不过李坊只是稍微点头,没有多作反应。

    然后她将视线投向一边。

    “特别……是克蕾雅,”奥菲利亚视线没有看向克蕾雅的面孔,只停留在她的胸口以下,“对你和那个小男孩,我做的很过分,还有以前做过的事情,现在回想起来,深感惭愧。能再次体验到身为人类的感觉,我已经很满足,若你心里还留有一点憎恨或愤怒,这条性命可以任由你处置。”

    “觉醒者奥菲利亚已经死在那片湖里,现在你获得的生命跟我无关。”

    克蕾雅语气冷淡,也很平静,她转头看向李坊:“他说过对你会有安排,现在只是普通人类女子的你,建议认真考虑一下他的想法。”

    克蕾雅没有记恨奥菲利亚做过的事算是在意料之中,毕竟大剑们受伤是很经常的事情,而且没记错的话,拿基身上的伤口都避开了要害,只是两人分别后人海茫茫,要再见就很困难了。

    “咳,首先不先认识一下吗?”对克蕾雅暗示非常明显的用语,李坊深感无奈,虽然奥菲利亚应差不多应该已经察觉到是谁让她重活一次。

    “李坊,大体上只是一个普通人。”他又摊手示意一旁的琼妮,“这是我表妹琼妮,和克蕾雅一样也是组织训练出来的大剑。”

    琼妮白了自己哥哥一眼,她其实是想由自己说出名字的。

    “我叫奥菲利亚,以前是组织no.4的战士,也曾是觉醒者,不过现在大体上也只是一个普通人。”

    奥菲利亚别有深意的眼神注视着李坊,虽然现在身体不再拥有妖力,但由组织从小训练出来的其它各项技能倒还没忘记,比如细微的察言观色以及伪装之类的。

    她能看出李坊多有隐瞒,但以自己现在的身份,追问下去只能是自讨苦吃、没有结果。

    “恩。不是说饿极了么,来,你拿的那块已经凉了,吃这些吧,边吃边听我说说我的想法。”

    一双明显比女人大一号也粗糙一点的手出现在眼前,手里握着几根干燥去皮了的树枝,树枝上插着几块烤肉。

    这个男人或许并不难相处,应该不是那种会挟恩图报的人。

    奥菲利亚默默接过李坊手里的食物,心里转念又想,是也没关系,至少这新生的生命,一定不能再辜负哥哥的牺牲,好好活下去吧。

    “这种眼神不错。”近距离的看见奥菲利亚的容貌,李坊多少有些被惊艳到,那长度刚好的睫毛下,有一双充满神采的眼睛。

    “除了要对重生的这件事保密,我对你接下来的人生没有任何限制,就算你下一刻选择自尽,或者想要找个合适的男人恋爱结婚都没关系。”

    “我在拉波勒有些朋友,他们应该能给你找到一件能活下去的工作。个人建议,以你的情况,可以去找身为军人的格古和薛度,谋一份教官的工作,当然,是教他们如何与妖魔甚至觉醒者对抗。如果厌倦了与战斗有关的事情,可以去找坎蒂丝,她是一位修女,应该可以在修道院里给你找到一份平凡的工作。”

    “你就这么放心我?”奥菲利亚惊讶于李坊对她给予的过分的自由。

    “不然一直把你带在身边?”李坊露出好笑的表情,用一根木棍拨弄篝火中烧得通红的炭块,“琼妮,能拜托你将她送到拉波勒吗?”

    “诶,我?”

    “急着赶回你负责的区域?”

    “倒不用急忙赶回去,我的区域现在是由附近的战士帮忙负责……”琼妮有些不开心的的情绪,她知道圣都拉波勒的方向,但就是因为知道才有些不愿意去,“拉波勒可是在另外一个方向啊,我们岂不是明天就要分开?”

    原来是有点舍不得么。

    也是,在这种时代,连信使都没有,这一别就不知道下次再见面是什么时候了。

    李坊起身走到琼妮身前坐下,左手握住她搅在一起的双手,露出安慰的笑容,抬起另一只手揉了揉她柔软的头发。

    虽然有点不放心你一个人,但我这次回来已经用了太多时间,虽然每天都有通过霸者重装向安娜报平安,但她应该已经开始担心了。

    “总会分开的,就算我们这一路走得再慢……”李坊一时克制不住情绪,右手落下,将琼妮拥入了怀里,“我答应你,只要你好好保护自己,我们就会有再见面的那一天。”

    “所以别难过了好吗?”

    虽然不是上辈子的亲人,但能在这陌生的世界里遇见这个妹妹,心里多少还是能感到温暖。

    “我知道的,”紧紧埋在自己胸口里的她发出闷闷的声音,“我去送她就是了。”

    “承诺么……”克蕾雅想起,她也和拿基做过类似的承诺。

    一定要一直活下去,直到我们再见面。

    “别这样伤感了,小妹妹。”奥菲利亚眼眸中有一股充满回忆的情绪,“这样吧,如果你能将我安全护送到拉波勒,作为答谢,我就将我的剑技‘涟漪剑’教给你怎么样?”

    “不过事先说明,学习‘涟漪剑’可是会吃很多苦头。”

    虽然已经是普通人类的身体,但那些训练过的战斗技巧,她可还没有丢下。

    就算独自上路,也有信心能安全抵达拉波勒,但奥菲利亚没有拒绝李坊的安排,这对兄妹感情很好的样子让她有些喜欢,感情有时候需要要在聚散中才能感到珍贵,才会更加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