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剑之最强辅助 > 第九十五章 新生的眼泪
    “你能让觉醒者不用进食内脏也能活下去?”克蕾雅惊讶出声。

    橘红的火光浅浅映在她脸颊,温暖的色度将她眼眸中一直带着的冷意融化了些许。

    “只是给予一个可能而已,要不要一直压抑进食的欲望,还要看自己的意志。”

    “这已经很了不得了……”克蕾雅微微摇头,表情复杂。

    白天听到一大堆装备介绍后,她虽然勉强自己相信了,但没有什么现实感,现在听闻两件装备就能让觉醒者不用进食内脏也能活下去,这才有了直接的冲击。

    如果在她亲手杀死到达极限的好友艾莉娜之前,能遇到李坊……

    那是琼妮从未见过的表情。

    和克蕾雅不同,琼妮成为战士后还没有收到过黒函,对这点倒是没有那么深刻的体会,但她的视线掠过一旁,身体被李坊外衣盖住的奥菲利亚,眼睛一亮。

    “所以哥哥你特意要救下她,就是为了测试你的复活甲能不能让觉醒者变回人类?”

    “而且在讨伐昆蒂娜的时候,最后你说的那句话的意思是也想这么做吧?”

    这表妹,除了嘴巴比较快,好像记性是真的很好……

    李坊点头承认:“因为意识在人类这边,身体却是觉醒者,所以安娜一直渴望能变回人类,但复活甲的真实效果不明,只有实际测试真的对觉醒者有效,我才会考虑让她使用。”

    “如果复活甲确实有效,虽然数量现在还少,但也许你们就不用再担心觉醒了。”

    “如果是吃过人的觉醒者呢?”克蕾雅突然提问,这是难以回避的问题,“那些死在她们手里的人可不会一起复活。”

    虽然奥菲利亚发觉自己觉醒后,貌似清醒了不少,那股子疯狂嗜血的精神也有所收敛,但她可是在战士时期就被冠以“染血的凶战士”这等称号,手中染过的鲜血,怕不只有妖魔和觉醒者。

    晚风徐徐吹拂,拉长的影子在随着火焰一起跳无声的舞,但影子的主人一动不动如同雕塑。

    “我不会滥用复活甲,”这个问题李坊早已考虑过,他细细解释道:“不管对谁来说,能再活一次的机会都非常珍贵,而每件复活甲都需要大量的‘资源’,直到现在我都还觉得数量不够,所以不会随意使用。”

    “每一条生命都有其重量,过去犯下的错误不能一下抹去,这是事实,所以如果奥菲利亚醒来后还是觉醒者,那么拜托你和琼妮一起将她斩杀,刚复活的她应该处于很虚弱的状态。如果恢复成人类,我会给她安排一个去处,虽然他可能很容易就猜到,不过还请你们将我的事情向她保密。”

    “最后,如果是以大剑的身份复活……抱歉就说到这里,她快要醒了。”

    ……

    就像是做了一个很久的梦,奥菲利亚又看见了那个不停大声叫自己快走的高大身影,只是这次格外的清晰。

    可怕的火焰燃烧得很高很高,热浪翻滚着,仿佛自己很快就要被烧焦。可那个人站在比自己更接近火焰的地方,也是更靠近那个独角怪物的地方,还回头叫自己快些逃走。

    奥菲利亚想起了幼年时家里突然遭逢觉醒者肆虐的记忆,想起了自己哥哥最后那嘴角挂起的笑。

    哥哥最后是确认保护了我才露出笑容的吧。

    为什么我知道现在才想起这件事?

    ……幸好我还能想起来。

    身体很虚弱,这是奥菲利亚睁开眼的瞬间就明白的事实。

    因为身上盖着什么东西,视线只能看到一篇黑暗,她抬起无力的右手,将身上原来是衣服的遮挡物拉低了些。

    夜晚,篝火旁,还有那三个人。

    原来我没死么,真失望啊,他们难道不明白这么做的后果?

    恩?手臂,双腿?

    稍微动弹了一下,奥菲利亚感觉到自己这幅身体有些奇怪,是人的身体。

    “别忙着起来,你现在的身体还很虚弱,休息一下,等有力气了就暂时先穿这套衣服。”

    一件衣服扔了过来,盖在奥菲利亚毫无遮挡修长饱满的双腿上的,是一条男人的长裤。

    就在察觉到奥菲利亚醒来的时候,克蕾雅像是松了一口气,对李坊小声说道:“是人类。”

    琼妮稍微有些紧张的神情也松懈了下来,笑容一点点浮现在她的眼睛里,她在为哥哥高兴,复活甲看来真的有效呢,能让觉醒者也变回人类。

    “当然你穿衣服的时候我不会偷看,这点还请放心。”

    同样的笑容也出现在李坊的脸上,但他很快稳住了情绪,将自己干净备用的衣物给过去,然后侧过身子,想用言语和动作建立一点基本的信任。

    当初坎蒂丝复活的时候,李坊没能亲眼看清楚过程,但这次奥菲利亚就在他眼前,复活甲将人复活的过程一览无余。

    如同瞬间的再生,或者可以干脆说成是突然出现,奥菲利亚原本只有上半身的“尸体”就那么瞬间多了两条毫无瑕疵的大长腿。

    奥菲利亚深重的银灰色长发没有变化,仍是扎着一根简约利落的蜈蚣辫,她看了眼李坊,低头抿笑,大大方方地穿上了盖在身上的衣服。

    “很高兴能再次见到两位,不过现在我应该是变成普通人了吧,所以请不要再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好吗?”

    虚弱的身体,没有妖力也感知不到妖气,身体正面的那条伤疤也消失不见……真的变成普通人了吗?

    奥菲利亚毫不见外地和克蕾雅、琼妮打招呼,强忍乏力感,硬撑着缓缓走到更靠近篝火的地方。

    她坐到篝火前,明亮跳跃的火光将她的姣好的容貌勾勒得很有层次感,高挺鼻梁旁的阴影让她棕黑的眼睛看起来更有深度。

    她看到旁还有一条条已经撕好的烤肉,那是没有吃完,李坊准备烤干一点做成干粮的肉。

    “呀,肚子饿很饿呢,能让我也吃一点么?顺带着,谁能帮忙解释一下我是怎么变成这幅样子的?”

    措辞貌似很有礼貌,但奥菲利亚的目光却一直看着李坊,记忆里的最后一幕,是一个男人的怀抱。

    不管怎么想,他都是最可疑的。

    “请便,”眼前这个女人穿上自己衣服仍不减美丽,大概很难糊弄,李坊有这样的心理准备,但又不是非要和她说清楚才行,“关于你是怎么变回人类,现在还不能告……”

    就像滴落檐角下小坑里的雨帘,不断涌出的泪水在奥菲利亚脸颊划出两道泪痕,她看着明亮的火焰,手里刚拿起烤肉,却怎么也止不住眼泪。

    “喂,你怎么了?”面对突然出现的状况,李坊有些绷不住严肃的表情。

    克蕾雅和琼妮的视线也都被她的眼泪吸引过去。

    她从未想过,原来自己能流出这么滚烫的眼泪。

    “抱歉,不是故意的,”她提起袖子擦去流个不停的泪水,“抱歉,想起一些已经忘了很久的事情。”

    这火焰和夜晚,这一个人弱小孤独的境况,让奥菲利亚仿佛看到了多年前的那个夜晚,情绪一时失控。

    而她却未曾发觉,这份痛苦中,还夹杂着重获新生的喜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