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剑之最强辅助 > 第九十四章 说明白
    奥菲利亚仿佛看到自己眼前,突然出现一只摊开的手,一个声音在她耳边轻声对她说,要将她拉出绝望的深渊。

    来不及去辨别真假,她下意识地抓住这一根救命稻草。

    最后的意识是看见这个声音的主人笑了,他将自己仅剩的残躯拥入怀中,紧接着右脑一痛,她失去了知觉。

    ……

    这真的只是普通人类程度的身体,不管是皮肉还是骨骼,用小刀就可以刺穿。

    比意料中的要平静,李坊抽出刀子,随手扔入湖中。

    这种事情由我来做,倒还没太多心理负担。

    作为觉醒者的奥菲利亚,应该死在这片湖泊里。李坊看着出装界面上那不断减少的倒计时,心里默想。

    至于接下来复活的到底是什么,就看天意了……

    “你这么做,为什么?”克蕾雅眼中隐隐有戒备的情绪,这个正把自己外衣脱下来,盖在奥菲利亚尸体上的男人,所作所为,让她感到非常陌生,他在拉波勒的身份难道就是一个幌子?

    他到底是谁,隐瞒了什么?

    “抱歉,她现在还不能死在你手里,那些背负的仇恨,我想有可能的话,还是由她自己亲手去了结比较好。”李坊横抱起奥菲利亚的“尸体”,抬头留意到表妹琼妮不解的眼神。

    “在她身上,我要做的事情已经做了,就像我刚才说的,她会再一次活过来。”说着,李坊露出没有把握的苦笑:“别不相信,大概在今天傍晚,她就会再醒过来。不过我其实还不确定,活过来的她到底会是觉醒者还是人类。”

    “希望拉波勒的女神是站在我们这边。”

    ……

    愈加无力的黄昏将背向它的整片山林都涂抹染黑,但在黑暗的阴影里却有一点火光微微摇动。

    一根枯断已久的木枝被扔进火光中,续燃珍贵的光明。

    结束战斗后,李坊抱着奥菲利亚,和琼妮、克蕾雅一起到附近的山林里找了处地方落脚,而且,向一直心有疑惑的她们解释了自己身上的能力。

    只是目前看来,对她们的冲击好像大了些。

    这一整天,除了琼妮对他这几年的经历好奇了几句,克蕾雅很少说话。

    她应该是在等待今晚的结果,若醒过来的是一只觉醒者,她会毫不犹豫地拔剑。

    篝火前架着一只分量足有二十多斤的野兽,表皮已经略带焦黑,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肉香,应该是快烤好了。

    耐心等待几分钟后,将这野兽后腿撕下一块,递给克蕾雅,李坊开口道:“吃点么?刚烤好的吃起来会更香。”

    她身上的大剑装束已多有破损,不过倒是还能看。

    “谢谢,”接过热气腾腾的肉块,克蕾雅无声地咀嚼咽下,然后点头评价:“味道不错,分量也刚刚好。”

    “多谢夸奖,”李坊露出笑容,又撕了一块递给琼妮:“来,这是你的。”

    “这个,哥哥,我记得昨天已经吃过。”

    “一定要吃,你太瘦了。”李坊不容置疑地将烤肉放入她手里,“而且现在多吃点没准还能长长身体,过两年可是只能横向生长哦。”

    在一位陌生的战士面前,被李坊像一个小孩一样对待,琼妮有些难为情的别过头,小声说道:“我可是很满意现在的样子,而且明明我和她身高差不多……”

    虽然嘴上这么嘟囔,但最后她还是乖乖吃下了。

    说起来大剑们除了身材上都很厉害外,身高也是远超一般女性,比如克蕾雅和琼妮,大概都是一米七的样子,而这已是大剑中偏低的,像安娜贝尔那样一米七五左右,才能算是大剑们的标准身高。

    而泰蕾莎和伊妮莉则有着一米八的女神级高度……

    吃过晚饭,看着时间还有一阵子,李坊就对她们说道:“从妖魔或者觉醒者的尸体上获得资源,做出各种概念上存在的装备,却真的能提升你们的实力。虽然确实很不可思议,但我是真的希望能帮到名为大剑的你们。”

    “如果还有什么想知道的话,趁还有点时间,可以直接问出来。”

    “为什么?”没有客气,克蕾雅冷静的声音里带着深深的疑惑,她看向李坊,说出了心里积压已久的问题:“而且为什么告诉我这么多?难道你不担心走漏消息让组织知道?”

    “担心是有的,不过我认为你可以相信。至于为什么愿意帮你们……原因挺多,你可以认为我是想为那些死去人讨个公道。”

    “真是欠乏说服力的回答,不过有这种能力的你说不定真的能办到。”

    她以为李坊要对付的是残害人类性命的妖魔和觉醒者,李坊没有点明他针对的其实是组织和普莉西亚。

    但克蕾雅突然接着说出让他很吃惊的话。

    “现在想来,那个旅店的老板身份也不简单吧?如果善于隐藏妖气,加上那时我一直吃着秘药,就能够隐藏住。”

    “她……”李坊一时不知该如何解释,见过安娜黑发黑眸样子的克蕾雅,和知道安娜曾经是大剑的琼妮,已经让这个事实难以掩盖。

    毕竟不可能叛离组织后还一直有秘药。

    “哥哥,难道安娜不是叛逃组……”

    琼妮投来满含担心的目光,在已经意识到,当初李坊和她说起安娜的时候,那刻意挖下的文字陷阱。不是叛逃的战士,而是超过界限的觉醒者。

    尽管她半路住了口,但这已经提示得很清楚。

    琼妮的话让克蕾雅更添一分信心,两人的目光让李坊捂额苦笑。

    “忘说了,就算真如我猜想的那样,我也不会将这消息报告给组织,因为组织向来是没有委托就不会去主动讨伐觉醒者。”

    “所以不是一定要你承认,你今天说的消息已经非常难以置信,就算让我再相信一个人类会和觉醒者长期生活在一起,也感觉变得容易了很多。”

    克蕾雅本是比较沉默寡言的,但李坊这个拥有奇迹一般能力的男人出现在她眼前,让她不由得想多了解他到底想将这份能力怎么使用。

    “也不完全算是觉醒者……”沉思片刻,李坊终于开口:“至少这些年一直陪在她身边的我可以保证,她没有吃过人类内脏,而且意识还是在人类这边。”

    “之所以能持续这么久,除了她的坚持,还有抵抗之靴和霸者重装这两件装备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