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剑之最强辅助 > 第九十二章 因果与托付
    如同李坊“猜测”的那样,湖泊中与奥菲利亚战斗的克蕾雅大展身手,以极高速的剑技和敏捷的身姿,每次交手都在觉醒者奥菲利亚身上留下伤口。

    湖面一时间水花四溅,周围的雾气也被搅得无序地向四方流动、回旋。

    可就在斩下奥菲利亚双臂,准备给她致命一击的时候,她握剑的手却突然不由自主地松开了!

    剑身朝下,直插入湖底的泥土,克蕾雅左手握住不停颤抖的右臂,眼神痛苦,脸颊上竟有青筋冒出。

    奥菲利亚无臂的身躯从湖面之下支撑起来,刚才那一击将她打落了水面,青紫色的皮肤现在满是伤痕。

    明明应该趁机进攻,一举将克蕾雅击杀,可她却没有这么做,她开口说着话,给了克蕾雅抑制住右臂的失控,再次握住剑柄的时间。

    “那只手臂不是你的吧,我就觉得在哪里见过。是那个女人的吧,那个该死可恨的女人……伊妮莉的右臂!”

    仔细看就能发现,克蕾雅的右臂的装束与她浑身的标准大剑装完全不搭,右臂褐色的护臂上有几条黑色的皮扣,与以银白色为主色调的大剑装束对比明显。

    奥菲利亚说的没错,这确实是伊妮莉赠与克蕾雅的右臂。

    ……

    不久前,克蕾雅又一次接到觉醒者讨伐任务,同伴只有奥菲利亚,当然那时候是还没有觉醒的奥菲利亚。

    因为半觉醒的缘故,克蕾雅身上的妖气已经与一般大剑有细微区别,和觉醒者的妖气类似,这让对觉醒者有非常执着杀意的奥菲利亚把她“看中”了。

    能一次杀死两只觉醒者,奥菲利亚非常兴奋!

    虽然有些侥幸,但任务目标被奥菲利亚单杀!然后她没有放过已经逃走的克蕾雅,追上,对战,轻易砍碎了克蕾雅的右臂!

    虽然在半觉醒后的这段时间,克蕾雅的实力已经急速成长,远远不是当初那个no.47,但和no.4奥菲利亚相比,还是各方面都处于劣势。

    ……绝望中,从树林间走出一位身着破旧黑袍的神秘人。

    是一直隐居,但因为感知到熟悉的妖气,特意赶过来的伊妮莉。

    可正在兴头上的奥菲利亚毫无顾忌,想连同伊妮莉一同斩杀。要知道因为长时间的隐居,伊妮莉身上已经没有妖气散发……但奥菲利亚的涟漪剑被伊妮莉轻易挡住,而后看不见的无数攻击将她重伤,晕倒在地。

    作为曾经的no.2,伊妮莉现在的实力已经难以衡量,甚至可能已足以担当一个时代的no.1!

    一方面,克蕾雅被伊妮莉带走,而奥菲利亚重伤醒来后因神志不清、记忆错乱导致妖力暴走,觉醒。因为混沌期,她一直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觉醒。

    另一方面,伊妮莉将克蕾雅带回自己隐居之地后,不仅将自己的成名剑技“高速剑”教授给她,最后还将自己仅剩的右臂赠与因为是攻击型战士,断臂无法再生的克蕾雅。

    之所以这么付出,是因为伊妮莉当初作为组织任命,讨伐泰蕾莎队伍的领队,在目睹讨伐目标泰蕾莎,队友罗亚路、苏菲亚都死于觉醒后普莉西亚之手后,那独角怪物难以匹敌的姿态,让假死逃生的她心里失去了一些东西,不想再战斗。

    而今看到当初泰蕾莎一心护着的小女孩,已经成为怀着一腔仇恨,决心要杀死普莉西亚为泰蕾莎报仇的战士克蕾雅,伊妮莉自然愿意助她一臂之力……毕竟泰蕾莎是她曾经的友人。

    对一直不苟言笑,实力与智慧都具备的伊妮莉来说,同时代战士中能作为朋友的,只有内心温柔且强大到无解的泰蕾莎。

    ……

    晨曦已渐渐明亮,空气中萦绕翻滚的雾气不知何时已经散去大半,湖泊一侧的战斗此时却诡异地停了下来。

    经过几次交手,奥菲利亚已经看出克蕾雅所用剑技,高速剑的原理。

    “单臂妖力完全解放,”奥菲利亚勉强保持人类五官的面孔下,是充满细小尖齿的嘴,已经变得低沉的嗓音继续说道:“你要做的,只是控制那只手臂绝不放开紧握的大剑,是吧?”

    “太勉强了,你啊……因为那只不相称的右臂,你的身体摇摆不定呢。”

    克蕾雅面露凝重,她确实还没有适应好这条右臂,能再使用高速剑多久根本没准,可现在不管多勉强也只能硬上了。

    奥菲利亚的攻击并没有如她预料中的一样来到,她做了一个动作,一个无论是克蕾雅还是一旁观战的李坊和琼妮都惊讶的动作。

    她伤痕累累的人形半身竟然从头部开始缩了回去!

    就像巨蟒吞咽下巨大的食物,觉醒者的蛇身上出现一个鼓包,从本该是头部的地方一路向后移,崩碎无数没有弹性的鳞片,直抵尾尖。

    在令人心里发毛的吱呀哔叽声中,一只人类的手掌从尾尖膨胀的鼓包处破皮而出,而后紧接着,一个赤裸的女性上半身从破开的口子中挣脱出来……她就像是刚做了很困难的事情一样松了口气,身上还沾着一些透明如水的粘液。

    “她这是在做什么?”琼妮感到不可思议,她从未听说过觉醒体还能够变得这么像人类的例子,而且这放水也太明显了吧,到现在为止,那位战士也应该发觉了。

    “我也不知道,不过既然觉醒者已经没有杀死那位战士的想法,我们静观其变就好。”

    李坊已经有些记不得具体剧情,不过他嘴上这么说着,其实心里在想另外一件事。

    听嘉拉迪雅说,希路达的黒函寄成功了,最后她如愿死在米里雅手里,虽然不知道中间发生了什么,但奥菲利亚应该没有从中作梗,也就没有不救她的理由吧?

    另外这可是实验复活甲对觉醒者效果的大好机会,究竟会不会有安娜一直期望的效果,李坊也很想知道。

    “我把自己人类的部分全集中到尾尖了,也就是说,这里是我的要害,”从尾部出来的女人,容貌与奥菲利亚人类时的外表一样,她一脸轻松礼貌的说道:“来,我们玩游戏吧。若你能将我的身体尽数斩毁来到这里,便是你赢;反之,若你中途耗尽气力的话,便是我赢。”

    “也就是证明你没实力与那独角怪物战斗,怎么样?很有趣吧?”

    刚才对话间,奥菲利亚已经得知,克蕾雅的目标也是那个独角的觉醒者,普莉西亚。

    话音刚落,原来的头部那边,还有大概形体的躯壳快速生长出十几片镰刀一样的利刃,如同捕食的螳螂一般,带着一阵刺耳的利刃摩擦声,径直扑向克蕾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