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剑之最强辅助 > 第八十九章 熟悉的夜色
    一轮明月倒映在静静流淌的溪水中,反射出粼粼的冷色波光。

    旅人点亮的篝火也投射在水面,橘红的碎光与银色波光同时呈现在这一段平静的小溪水面。

    用手舀起清澈的溪水,洗去巨剑上已经凝固成痂的紫色血迹,李坊正蹲在溪边洗去剑上的血迹。

    已经用了好几年的巨剑早已伤痕累累,剑刃也有不少细微的缺口,但就它那厚实坚硬的体型来说,倒不怎么影响使用。

    洗过剑,擦净上面的水渍,李坊将它拿到篝火旁插下烘干。

    琼妮正坐在火堆旁烤一只小兽,肉质已经泛黄,晶莹的油脂滴落,空气中有一股淡淡的肉香。

    卸下平时穿戴在身的银色铠甲,琼妮只着一身白色紧身的练功服,她神情很是专注,但看起来似乎和她刚才信誓旦旦保证的不同,并不怎么擅长烤肉。

    夜色、篝火和穿着白色练功服烤肉的女人,眼前熟悉的场景让李坊有些晃神,莫名感到一股放松和舒适。

    “我来吧,你举得有些高了,这样熟得很慢。”眼睛映着一点跳跃的亮光,李坊目光带笑,一手取过了琼妮手里半熟的烤肉。

    那熟练的手法让琼妮看着有些恼意。

    “会烤肉的话你早说啊!害我白忙活了那么久……”

    “哦?刚才不是满口保证自己能做好吗?我看你这么自信,就当真了。”李坊从随身的小包里取出一点调料撒在烤肉上面,空气中的香味儿顿时更加诱人。

    “连烤肉都不会,以前一个人的时候怎么吃饭的?”

    “我吃的很少啊,而且在野外只要吃野果就够了,”琼妮坐在李坊身边,看着他在火光照耀下明亮的侧脸:“想吃什么可以在进入某个小镇村庄的时候买点,就是买东西的时候店里老板往往不敢收钱。”

    “普通人还是很害怕大剑的,下次记得直接把钱放在店里,多给点也没关系。”

    在世人眼里,大剑们都是半人半妖的银眼魔女,或者是银眼的斩杀者,从名字上就能感到一股浓烈的不祥和血腥味,但其实她们也是有血有肉、有七情六欲、有各种性格的女人。

    而且也是愿意赌上性命去斩杀妖魔,间接保护人们的战士。

    听李坊的话,琼妮不开心道:“我一直都是这么做的,难道你觉得我是那种白吃白拿的人么!”

    “好吧,是我不对,来,这是我的道歉的诚意。”

    没有辩解,撕下一块后腿肉,李坊笑着递给琼妮,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这个时隔多年才见面的表妹似乎在很努力的亲近自己。

    也许是因为那一份仅存的血缘之亲,或者只是害怕孤独?

    大剑们的生活轨迹,确实很容易让人产生孤独感,若不是内心强大,很难一直坚持下去吧。

    走神间,手中已经烤得焦黄的肉被一口含住,琼妮像小孩一样用嘴去接李坊手上的烤肉,她咬住后直起脖子,简单嚼了几口就咽了下去。

    “饱了,这份歉意我就勉强接受吧。”

    那带着不好意思和一点狡黠的笑容,让李坊有些愣神,他不知该说什么的说道:“怎么用嘴接……这么大的人了,别像个小姑娘。”

    “因为这样有趣啊,”琼妮一手支着脸颊,略微歪着头说道:“那个叫嘉拉迪雅的女人说的很对,能够遇到亲人愿意一起同行的战士真的太幸运了,而且我也差不多受够了那种一个人孤孤单单的生活,如果你没有出现,没准我会忍不住狠狠揍代理人一顿发泄也说不定。”

    “可我只能陪你走这一路,我终究是要去找安娜的。你现在实力只是讨伐妖魔的话应该很安全。”李坊无奈的笑了出来,他们现在是在往西北方向行进的路上,这片区域是no.35负责,向西北走的话,刚好会穿过一点no.47的区域。

    “我知道……所以更要珍惜现在的时间,”琼妮挪动身子,将头轻轻贴在李坊肩膀,“你这么急着赶回去,那个安娜难道是你喜欢的人?”

    她的手不知何时盖在自己胸口上,眼神里闪过一点落寞:“我们战士的这副身体也会有人喜欢吗?”

    李坊捕捉到了她眼中的情绪,虽然身体因为琼妮的突然贴近有些僵硬,但一想到她是自己表妹,又很快放松下来。

    以人类之躯融入妖魔的血肉是一件风险很高的事情,手术后还会留下很多难以消除的改变,不仅包括褪去色素的皮肤和金发银眼,还有她们身体上留下的伤疤。

    从脖子下侧沿着人体的中线,向下穿过胸膛和腹部,一直到小腹最下端为止,一道由针线缝合起来的切口非常狰狞地留在每一位大剑的身上。

    这道伤疤即使是防御型战士也恢复不了,唯一的办法就是释放妖力觉醒。

    变成觉醒者后,身为大剑时的一切外部特征,包括那道狭长恐怖的切口,都会消失。因为这道伤疤,在大剑们的脖子上一般会有一张印着各自剑印,且制作精美的深色巾帕遮挡脖子下侧这一部分。

    “算是吧……另外你不必难过,在我看来这道伤疤代表的,是你们为获得这份斩杀妖魔的力量而做出的牺牲,至少我是不会介意的。”

    李坊伸手拍了下琼妮的肩膀,面露微笑。

    “好了,起来点,这个样子你要我怎么吃肉啊。”

    “不,就这样,”琼妮说着反而一手搂住了李坊的胳膊,“如果我有嘉拉迪雅那么强的话,你就不会露出那副表情了吧?”

    “恩?”李坊不解,她这是在突然说什么?

    “就是今天遇见嘉拉迪雅之前,你说事情没那么简单。你心里是不是藏着很多秘密,但因为害怕或者担心什么不敢说出来?”

    “如果我有嘉拉迪雅那么强的实力,应该就能帮到你了,不会像今天那样,不管是在觉醒者还是嘉拉迪雅面前,我都保护不了你……”

    琼妮的语气有些低落,略微有些用力地抱紧自己哥哥的胳膊。

    “虽然比不上你,但我可没你想象的那么脆弱,”李坊有些感动又感到有些好笑,他放下手里的烤肉,用还带着一点烟火气的手掌揉了揉琼妮的头发,轻声的说道:“哥哥保护妹妹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就像现在,就算你捏得我胳膊疼我也不会叫一声出来。”

    被提示后,琼妮这才发觉自己似乎把哥哥胳膊抱得太紧了,赶紧放开手,然后她又抱着胸口,眼神游移不敢看向李坊。

    夜色已深,吃过晚饭后两人就各自睡下,琼妮是要回到她负责的no.20区域,而李坊则是要去找安娜。

    回来这一趟,发生的事情,得知的消息已经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