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剑之最强辅助 > 第八十八章 她们的下落
    嘉拉迪雅,no.3,眼。

    李坊还记得她,作为当代最高位的防御型,妖力释放后实力增长率最高的大剑,她还拥有可能是历代大剑中最广范围的妖气感知能力。

    因为嘉拉迪雅是为数不多让李坊印象深刻的几位大剑之一,所以关于她的信息还记得比较多,只是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见面……

    “组织派来的么,你想知道什么?”虽然心里清楚她的很多信息,但李坊仍很谨慎的说话,不想再引起更多麻烦。

    “本来只是有点好奇,但现在,”嘉拉迪雅看向那一座明显是新做出来的坟墓,说道:“现在可是有很多事情想问清楚了。”

    “不过最重要的一点。”嘉拉迪雅突然靠近,观察到李坊身上的一些痕迹,眉头一皱:“你参与了觉醒者讨伐,是吗?”

    “他不是组织的战士,与这次任务无关!”琼妮上前两步,挡在李坊身前,目光一刻不离嘉拉迪雅。

    眼前这个战士非常强,她明白自己不是对手。

    “你还真是紧张,”嘉拉迪雅嘴角挂着笑意:“不过能找到亲人同行的战士确实很少见,这种幸运要是我有,也会拿命去珍惜吧。”

    “不过奉劝一句,无论你们的自信从何而来,不要再让他卷入更深了,”嘉拉迪雅的一直含在嘴角的微笑渐渐消失,她严肃道:“这次你们运气很好,遇到米里雅带队,而且目标实力并不强,但不可能每次都这么幸运。”

    看来她这次来应该没有恶意,只是单纯的好奇?

    “多谢你的提醒,我会多注意的,”李坊拍了拍琼妮的肩膀,示意她可以放松点,他平视嘉拉迪雅那双深邃漂亮的眼睛:“不过在下也有一个疑惑,希望你能解答。”

    “你到底是怎么感知到我的?”

    大剑的感知能力是需要对象身上有散发妖气,作为普通人类,李坊无疑不满足条件。

    “要从五股大小不一而且不停交错移动的妖气中感知到一个完全没有妖气的对象,这种事情凭妖气感知不可能办到,但是,从你们的站位和移动轨迹,就很容易判断出,有一个‘隐形’的参战者。”

    嘉拉迪雅的语气很平淡,仿佛做到这一点确实是很简单的事情,但可以想到,能做出这种判断,至少是需要极精细的妖气感知和丰富的经验。

    “还有,虽然觉醒者死后身上的妖气会很快散失,不过变成尸体后还能移动怎么想也不合理,这点是最大的破绽。”

    尽管琼妮和李坊一直走在一起,但就感知能力惊人的嘉拉迪雅看来,这两股妖气的距离很明显。

    “在我的感知范围外还能做到这种程度的妖气感知……”琼妮被这一番言语弄得不知该做何言语,只是内心突然很有一股挫败感。

    就算是同为融入妖魔血肉的战士,个体之间天赋的差距简直大得让人绝望,简直不敢相信她们经历的是相同的“制造”流程。

    “厉害,不愧是组织的‘眼’,你是我见过最强的大剑。”这一番话刷新了李坊对嘉拉迪雅的认知,原来她做到这种程度。

    不过,她似乎在锻炼妖气抑制这方面的能力,是在为今后叛逃组织做准备?

    虽然本身具备的妖气同调就是需要高度妖气制御的特殊技能,但完全隐藏自身散发的妖气,似乎要在抑制上多花些功夫。

    “谢谢真诚的称赞,不过听语气,你似乎和半人半妖的我们挺有缘。”嘉拉迪雅不由得又看了旁侧一眼,“另外,这座新建好的坟墓里,我想埋葬的应该是这次讨伐的觉醒者,难道你们之前认识?”

    “恩,在她还是人类的时候,我们见过两次面。”李坊简略说道:“如果不是她最后手下留情,我想现在我大概也会被埋进土里。”

    “虽然这么说很主观,但我觉得今天能给觉醒后的她画上句号,对她来说也算是解脱。”

    原来这次的觉醒者认识他,战斗中还特意对他手下留情,那么他埋葬这个觉醒者应该是出于真心,刚才那有些伤感的情绪也不是伪装。

    “你真奇怪,第一次看见有人不仅不惧怕我们,而且面对比妖魔可怕无数倍的觉醒者也能心生怜悯。”嘉拉迪雅饶有兴趣的看着李坊,说道:“我很好奇你到底经历过什么,但身为普通人类,还是要有点自知之明为好,太过深入接触这个危险的世界,可是很不明智。”

    “特别是,你的表妹现在实力虽然不错,但还没有达到足够保护你的程度。”

    嘉拉迪雅把李坊看成了躲在战士们身后,好奇这个充满血腥味世界的普通人。

    当然这么说也有一点道理……

    “这个就不用劳烦挂心了,这是我自己决定的道路,如果遇到危险,也不会有什么怨言。”李坊面不改色,他确实抱着这种想法。

    就像今天与昆蒂娜交手时,那生死一刻,李坊会拼尽全力去搏一丝生机,在战斗结束后,却没有丝毫怨恨她的想法。

    “对了,我倒是突然想起来有几个人想向你打听一下,不知可不可以?”

    “你说,我看情况回答。”嘉拉迪雅很干脆的答应。

    是那几位战士前辈的消息吗?琼妮也有几分好奇。

    李坊曾向她打听过几位战士的消息,可惜她知道的只有辛西娅,而人生际会难以预测,昆蒂娜很快出现在他们面前,以觉醒者的身份。

    “黛博拉,莎洛姆,还有希路达……请问你知道这三人的消息么?”怀着有期待又不安的心情,李坊把那些曾经遇到过的熟悉名字说了出来。

    如果是“眼”的话,应该会知道很多其她战士接触不到的事情。

    “哦?都是几年前消失的战士的名字。”

    嘉拉迪雅第一句话就让李坊心里一沉。

    “别做出这副表情,我们的命运本就是如此,在拿起剑砍向妖魔的时候,就有随时迎来死亡的准备,只是不少人都会死得很不甘心就是了。”

    嘉拉迪雅目光内敛,很平静,却让这番话显得格外沉重。

    “原no.9,的黛博拉死于讨伐觉醒者,原no.6的希路达因达到战士的极限,死于友人米里雅之手,莎洛姆……抱歉,一时想不起她的排名,不过我记得是死于讨伐妖魔。”

    不管是对听的人还是对说的人,这道消息都不会令人满意。

    已经了解到大致情况,该走了。

    “想问的我都已经问完,你的问题我也回答清楚,那么就这样吧,祝你们好运。”

    嘉拉迪雅就像刚开始来的那样,脚步很轻的转身离开,不过她最后说了一句话。

    “最后,我们可不是什么傻子,下次再听见你这样说话,我可会忍不住给你一点教训。”

    ……这误会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解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