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剑之最强辅助 > 第八十六章 死亡与告别
    “哥哥!”

    看到李坊被觉醒者带着跌落房顶,琼妮慌忙追上前去,随着他掉落的轨迹,径直跳了下去。其她三位大剑也紧随其后,一起跃下屋顶。

    虽然觉醒者的脊柱被切断,本身又是不能快速恢复的类型,现在应该没有行动之力,可这样并不是绝对安全。

    金属制的铁鞋踏落地面,还担心着李坊会被觉醒者压死或者咬死的众人看见的场景,让她们松了口气的同时,却也心生疑惑……

    李坊感觉自己摔在了一具柔软的身体上,然后滚落一边。

    幸好楼层并不高,没有受伤,但刚才跌落下来的那一瞬间,万份情急,自己好像用剑刺中了什么。

    睁开眼,视线重现光明,第一眼看见的是一具浑身赤裸的女人,身体侧躺在自己身边,一动不动。

    她及肩的黑发披散开,一部分遮住了大半的脸颊,原本应该很好看的脖颈却从后面插着一柄大剑,剑尖从她喉咙旁边露出。

    顺着那姣好的曲线向下,能看见很刺眼的一柄巨剑,剑身应该穿透了她的心脏。

    紫色的血液从伤口里缓缓渗出,明明是这么恐怖致命的伤口,血液量却并不大,而且她的眼睛还睁着,意识看来是清醒的。

    这女人正是昆蒂娜人类形态时的模样,她没被发丝遮挡住的眼睛直看着李坊,目光中有直刺人心的冰冷、无奈和痛苦。

    “你刚才……”李坊撑起身,伸手阻挡了琼妮要上前来的动作,他咬着牙问道:“为什么变成这副样子?”

    仔细回想,刚才从楼顶摔落下来的时候,与其说是自己无意中用剑刺伤了她,不如说是她自己变回人形,凑了上来。

    若不变回人形,自己怎么也不能对她造成致命的伤势……她不是一直挣扎着要活下去吗,怎么会变成这幅脆弱的样子?

    她喉咙艰难蠕动了两下,呵笑一声,说道:“能死在认识的人手里,似乎也不算太差。”

    “对了,最后还是给你说一声抱歉,当年不该把你一个人留在乌尔镇,能见到你没死,很好。”

    “就是不知道安娜现在过得怎么样了,一直没能再见她一面,是最大的遗憾。”

    她故作轻松的语调背后,是越来越虚弱的气息,就像是在交代遗言一样,毫无焦距的目光只能看向满是尘土的地面。

    “……我知道安娜在哪里,”嘴上这么说着,但心里那句我或许能救你,让你以后都不用吃人类内脏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最终话到嘴边,已大变了模样,他艰难道:“如果你现在能变回战士时候的身体,你愿意抛弃觉醒者那边的所有,做回原来的自己么?”

    “别说笑了,”昆蒂娜就像回光返照一般呵笑了出来,纤薄的嘴唇叹息道:“要是真的变了回去,恐怕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斩下自己的首级。”

    “这几年过得很累,已经够了,这种完全看不到希望的生活该结束了。”

    觉醒后她的三观已经被迅速扭曲,虽然记忆完全继承,性格也没有有太大的改变,但已经从心里不再认为人类是同类。来自身体内本能的渴望会不断冲击最后的心防,就像海啸扑打一扇门扉,根本坚持不了多久,身为人类的意识渐渐模糊,大都是瞬间崩溃。

    然后刚觉醒时混沌的意识就会清醒过来,彻底成为觉醒者。

    若是就这么变回大剑的身体,那怎么接受那一份吃人的记忆?

    昆蒂娜的话如同魔咒一般不停在李坊脑海中回响,尽管他已经把出装界面打开,只消一秒钟就可以把一件复活甲放到昆蒂娜的小头像旁,但却怎么也做不到。

    这样子复活,就算像自己推测的那样能让她摆脱觉醒者的身份,也改变不了她曾经吃过人类的事实。

    ……关闭出装界面,李坊低头看向已经面白如纸的昆蒂娜,努力用平缓的语气说道:“安娜和我说过,她偶尔也会想起当初与你们一起讨伐觉醒者的经历,只是她一直觉得自己不方便见你们……”

    “现在,就当我代她与你见过面了,请放心,我会将你也一直想见她的这份心意传达过去。”

    说的话没有回应,昆蒂娜那双黑色的眼睛也再无动静,可是能够看见,她的嘴角有一点美丽的上扬。

    李坊坐直身体,将上衣脱了下来,盖在昆蒂娜略微蜷缩的身体上,肌肤触碰间,不出意料地,眼前冒出了一个数字。

    “+800”

    ……

    深呼一口气,李坊伸手将她身上的两把剑拔了出来,一柄插在背后挂剑的铁扣里,另一柄有剑印的则递给了米里雅。

    米里雅接过大剑,似乎有很多问题想要问出来,但看见李坊那沉默压抑的表情,没有开口询问。

    其她人也是如此,她们都能感受到这一份努力压抑着的难过。

    “哥哥,把这件衣服给她穿上吧,既然要代‘安娜’和她见面,最后不送一程可怎么也说不过去。”琼妮不知何时将放在另一处楼顶上的衣服取了过来,这是昆蒂娜一开始放在一旁的黑色长衣。

    “恩,做的好,她说过很喜欢这件衣服。”

    妖魔死后,无论之前模仿的是什么,都会变回那副丑陋的样子,但觉醒者不会,觉醒者死之前是觉醒体,尸体就是觉醒体,死之前是人类的模样,那尸体就会是人类的样子。

    这又怎么说哪个才是她们的真身呢?

    没有丝毫避讳,也没有丝毫羞怯,李坊亲手给昆蒂娜无力的身体穿上那件衣服,就像是在给睡着的活人穿衣那样。

    “抱歉,毕竟是以前认识的,虽然从人类的角度看,她犯下了很多不可饶恕的罪行,但不管怎样,我还是想给她安葬一下。”

    “若不是她最后手下留情,我现在大概已经一具尸体了,至少这份情不得不领啊。”

    双手抱起浑身大部分笼罩在黑衣里的昆蒂娜,李坊说话的时候视线看着米里雅,也扫过艾美莉亚和娜塔,“希望各位能将与我有关的事情都当做没有发生过,若以后能再见面,希望我还能对你们有所帮助。”

    “就此别过吧。”

    李坊毫无留恋地转过身,朝着镇子外面迈步,但走了几步,他停下来低头说道:“琼妮,不一起来么?”

    “啊?哦,来了!”琼妮满脸歉意的和米里雅她们匆匆告别,跟上了李坊。

    看着他们越走越远,消失在街角的背影,艾美莉亚不禁开口说道:“那家伙,真是浑身都很可疑。”

    “从力量到思考方式,完全不像是一个人类的样子,剑术也和我们的很像,是那位叫‘安娜’的战士教他的?”娜塔莉回忆起刚才在楼顶的战斗,愈发觉得不可思议:“还有那种神奇的力量……真想把他留下来问清楚。”

    “不,就随他去吧。”米里雅收回目光,看向身边的同伴:“这次讨伐任务大家都活了下来已经是万幸,只要一直活着,我们就一定会有再见面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