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剑之最强辅助 > 第八十三章 藏身者
    就像盖印一样,李坊伸着拇指一一贴过,将琼妮、艾美莉亚和娜塔莉的小头像都放到了出装界面里。

    在伤口贴合、肌肤触碰的时候,艾美莉亚和娜塔莉脸色有些不自然,这倒是让李坊都略微感到不好意思了。

    不过这也算是她们还保留着人心的证明吧,抛开身体的特殊不谈,其实她们也都是二十岁左右的年轻女人。并不是每一位大剑都有一颗坚韧不拔的战士之心。

    如同李坊猜测的那样,这次参与讨伐的四位大剑中,琼妮拥有最广的感知范围,而且她是真的很擅长感知妖气,在集合地点就能感知到讨伐目标的位置。

    于是在米里雅制定好基本的作战计划后,包括李坊在内的众人就依靠琼妮指路,前往觉醒者的位置。

    跟在四位容貌与性格各异,但都实力不凡的大剑身边,一同去讨伐觉醒者,让李坊感到心里很有些兴奋,这算是为这个世界的男性们争了口气吧?

    因为有米里雅在,李坊并不感到有多么危险,心态放得很稳。

    一行人走在山间长满野草的小径上,琼妮突然转身向米里雅报告:“队长,目标移动了!和我们行进方向相同,速度很快,很有可能是发现了我们。”

    这么远的距离,她觉醒前是擅长感知的类型吗?米里雅当即立断,对众人命令道:“准备急行,不要让她脱离琼妮的感知范围!”

    讨伐队立即加速,以团队中速度最慢的娜塔莉能跟得上的速度前进。

    与大剑们不同,肉体凡胎的李坊就算有影忍之足提供足够的速度,时间一久,体力也会跟不上,但他又不想让安娜担心,所以不打算用霸者重装,只将红莲斗篷装备在身,一时倒还够用。

    幸好众人并没有急行太久,琼妮又报告了新的讯息。

    “目标在前方减速,正以步行速度向前移动。”

    正好绕过一处山腰,琼妮望向远处密密麻麻的建筑,大感不妙:“她藏在前面的镇子里!”

    “啧,想要以普通人的性命要挟,让我们束手无策么。”艾美莉亚说完抿着嘴唇,感到非常棘手。

    如果交战地点选在有大量人类居住的镇子里,若是一不小心造成误伤,在组织严厉的禁令下,她们可就要面临被处死的境地。

    所以决不要在镇子里发生战斗!

    “我可以去试一试,也许能引她出来。”见局面陷入沉默,李坊试探道。

    “不要!太危险了,要去也是身为防御型的我去。”琼妮立刻出言制止,她将目光投向一直在思索的米里雅。

    “不行,风险都太大。”米里雅环视众人,说出她的决定:“她是有意识地选择人类聚集的城镇掩护自己,感知能力很强,不过这也暴露出她对和我们战斗没有信心,所以,这次任务要换种作战方式。”

    “我们要进入前面的镇子与她正面作战,娜塔莉和李坊一组,与琼妮、艾美莉亚一起封锁住觉醒者的活动范围,我会尽力以最快的速度将她解决掉。”

    “可……这样风险太大了吧,而且怎么能让队长一个人去和觉醒者战斗?”艾美莉亚急切地说道。

    “万一误伤普通人了呢?”

    “综合考虑,只有这个办法最合适了。”李坊听明白了米里雅的计划,解释道:“既然这个觉醒者是故意藏身人群里,那镇子里的人们对她来说成为了一道天然的屏障,很难被引诱出来。”

    “而要在这样的环境里战斗,只能速战速决,还要提防觉醒者四处移动,对普通人造成更大的威胁,所以只有由我们的身体去划定一个战斗范围,挡住战斗的余波,兼之骚扰,然后让米里雅队长去解决掉那只实力应该不强的觉醒者。”

    “战斗发生后人们都会四散逃走,只要一开始没有出事就没问题。”

    说及此处,李坊故意笑起来对众人说:“我们可要相信队长,好歹是个位数排名,没准能一下子秒杀那个觉醒者,硬要和她一起战斗说不定反而会拖她后腿。”

    李坊没有说出口的是,只要普通人不是为大剑亲手所杀,组织就不会追责,而且事后只要处理好现场,那就任凭她们怎么和各自的代理人报告了。

    视线看向米里雅,李坊心里想到,其她三位也许没有意识到这点,但米里雅应该明白,就是不知道她心里是怎么想的了。

    或许是真的想竭尽全力,在斩杀觉醒者的同时,保证不会有普通人被卷入吧。

    ……

    在觉醒者藏身小镇的远处,琼妮的感知范围外,一位浑身笼罩在黑衣下,只露出双眼的人盘在坐在一块大石头上。

    没过多久,黑衣人突然开口,是个男人的声音:“你来的有些晚了。”

    从他身后的小背坡上,缓缓走来一位长发高挑的大剑,她用漫不经心的语气回道:“最近连续不断把任务发布给我的人不就是你么,艾鲁米达,你应该知道我可是从很远的地方赶过来。”

    “但这次是觉醒者讨伐任务……算了,你看那个方向,”黑衣人艾鲁米达抬手虚指正前方,“前面有一个人类居住的小镇,刚才过来的时候我看见任务目标走了进去,现在情况怎么样?”

    “她们已经和觉醒者接触了,”嘉拉迪雅眉头一皱,冰冷的视线移向自己的代理人:“怎么这次又是米里雅带队,前不久她应该才经历过一次讨伐任务,而且队伍里最末位的战士,妖气也太微弱了。又遇到这种情况,难道组织已经想放弃她了?”

    “别把组织说得这么无情,”艾鲁米达说话的语气就像个老头子一样:“只能说运气不佳吧,个位数排名的附近刚好只有她,而且由她带队组织很放心,毕竟她可是号称在团战中作用超过no.1的‘幻影的米里雅’啊。”

    在一些个位数排名的大剑中,有些人会因为拥有特殊的剑技或能力而被取一个相符的称号。有时也会有其她战士相应的称号,但是除了个位数排名外,这些人的称号大都流传不广。

    冷眼看着代理人的狡辩,嘉拉迪雅讽刺道:“可给她安排这样的队友,难道合适?她们的妖气可正在因为恐惧而颤抖着。”

    这些年执行任务中,嘉拉迪雅知道越来越多组织背后做的事情,心中早已对组织彻底失望,甚至转而有些敌视。只是身在组织中,很多事情身不由己,而且在她排名前面还有两位怪物一般的战士,若是叛逃,难免会遭逢追杀,她没有把握能逃掉。

    不,应该说,那两位双生战士只能算是组织牢牢握在手里的,一对锋利的武器。

    “讨伐觉醒者本就是很危险的事情,虽然组织不想看到,但难免会有伤亡,我应该和你说过,只有在战斗中不断磨砺的自身战士,才会一直前进,变得更加强大。”

    艾鲁米达的头偏向嘉拉迪雅,但毫无感情的呆滞目光中看不出丝毫情绪。

    不想看见那双毫无生气的眼睛,嘉拉迪雅收回视线,只静静感知前方小镇里发生的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