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剑之最强辅助 > 第七十九章 琼妮
    “不,是你变成了一个大美人,我一时都没有认得出来。”

    李坊对琼妮的印象还是挺好的,另外心里还隐隐抱着一份没有保护好他们一家人的内疚感。

    “怎么……这么说话啊,”琼妮似乎是第一次这么被别人这么说,有些手足无措,“埃塔哥哥不是一个很温柔正经的人么,为什么现在一见面就说这种讨好女人的话?”

    她的眼中似有一抹淡淡的失望。

    “抱歉,人都是会变的,”李坊正色道:“而且我早已改名叫李坊了,算是想凭此开始新的生活吧。”

    莫名来到这个世界后,李坊在这个小镇生活的记忆基本是零,完全没有继承埃塔的记忆。但幸好那时候琼妮和埃塔年纪都还小,记得的事情应该不多。

    既然见面了,就先一步打破先前她对埃塔的印象,把自己已经“几乎”变成另一个人的事实说出来,不然一直伪装成另一个完全不知道性格的人实在太累太难。

    而且与年幼时就阔别多年的亲人再见面,亲人的形象和性格与印象中的不符,这难道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

    “李坊?”琼妮皱着眉,有些不能接受:“这名字真奇怪……我还是叫你埃塔哥哥好吗?”

    “已经有很多年没有人叫我这个名字了,现在再听还挺有些不习惯,”李坊露出无奈的表情,以退为进的说道:“不过如果你坚持的话,不管是李坊还是埃塔都可以用来称呼我。”

    “……那,我会尽快习惯叫你新名字的,”琼妮语气犹豫,但还是很体谅的接受了自己埃塔哥哥的改变,她关心道:“当初你是跟着一位前辈离开的,现在那位前辈已经没在你身边了么?”

    “……”这回该李坊非常犹豫了,到底该不该告诉她安娜的事情?人类和觉醒者一直和平共处了这么多年,凭空说出去的话就像是逗小孩子的玩笑吧。

    “难道她已经牺牲了么?”看李坊欲言又止的表情,琼妮有了不好的猜测:“抱歉,我没注意到你现在是一个人回来的,而且下位战士想要存活这么多年太难了。”

    话语间,她眉间只有落寞的神情,已然是组织培养和出来与妖魔战斗的她,自然能推测出当初遇见的那位战士排名应该是下位战士。

    多少有些同病相怜。作为刚从训练生毕业不久的她,已经领略到了战斗的残酷。

    “不,她还活着,只是……”李坊腮帮鼓动了两下,最终缓缓道:“只是她在五年多前就不再是组织的战士,那之后我们就找了个地方隐居下来,不问世事。”

    “不过每年我都会回来一次,给父母和莉亚表姨她们祭拜一下。”

    是叛离组织了么?琼妮心里冒出这个想法,但似乎并不在意听到这回事,她只说道:“恩,就是因为这样我才能找到你。”

    “受印之后,当我有一点空闲,第一件事就是回来。当见到他们的墓地有被人祭拜过的痕迹,我就猜到应该是你,哥哥你还活着。”

    “和镇子里的人打听后,才知道你每年都会在这几天回来……那你走之后家里发生的事情,应该都知道了吧?”

    “恩,那件事情发生后不久,我就想回来祭拜我的父母,可没想却看见那栋屋子已经破败了。后来我找到辛西娅,也就是救下了你的那位大剑,她告诉我你还活着,那时候我真觉得这是不幸中的万幸啊。”

    谈起当初发生的事情,李坊心里生出不少的感慨。

    他却不知道,辛西娅隐瞒了自己救下琼妮时的场景,在她赶到小镇除掉所有妖魔之前,琼妮一直承受着妖魔的虐待。

    “可对我来说,那却是格外的不幸……”琼妮眼中满是浓浓的伤感,那段时间是她一生中最黑暗无光的经历,“就像整个世界只剩下自己了一样。”

    李坊哑然,他一时没体谅到,对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来说,那种经历确实可以说是世上最可怕的事情,而且还要一个人孤苦伶仃地活着,面临组织的残酷训练。

    “对不起,那时候要是能鼓起勇气前往组织的驻地,告诉你这世上还有一个你的亲人活着,或许你也就不用变成半人半妖的模样。”

    可那时候根本没有想到过有这个选择,想起来真是惭愧。

    虽然事实上和琼妮只是见过几面,领受过她的善意,但李坊还是对这位在身体血缘上确实是自己表妹的大女孩抱有极大的信任和好感。

    若不是理智阻止着他,没准刚才就会向她说更多的东西。

    “你没有做错什么,”琼妮略微摇头,解释道:“组织不可能放我走,而且我被送到组织后不久,身体就被植入了妖魔的血肉。”

    “不过真的是不幸中的万幸吧,我还能见到哥哥,而且你真的不惧怕我现在的样子呢。”

    那对冰冷的银色眼睛里,此刻却充满了暖暖的情绪。

    她一直觉得自己的这位表哥是很特别的人,竟然在小时候面对父母为妖魔所杀害后,还能勇敢地站出来充当吸引妖魔的诱饵,之后更是选择与银眼魔女离开小镇,立下誓言要杀妖魔。

    不过不管再特别,现在还能活着和自己见面,才是最重要的。

    “你这些年是怎么过的?我听安娜,也就是带我离开的那个大剑说,训练生的生活很残酷。”

    “我记得当初为了给父母报仇,杀掉更多的妖魔,哥哥你选择跟随安娜前辈离开小镇,那段时间里,这份勇气一直支持着我,”琼妮看了眼李坊背后那柄宽大的剑,接着说道:“我也很想拥有安娜前辈和辛西娅前辈一样的力量,所以一直咬牙坚持着,最后就那么顺利毕业了。”

    “而且我现在可是排名no.20的战士,这次回来也是带着任务的。”

    算时间,琼妮应该是和克蕾雅同一期毕业,刚受印不久就被安排到no.20的排名?

    真的算是天赋很好啊,安娜当初成为战士两年多了,可还是no.46的排名……

    “这排名真是挺高的,不过难道这个小镇又有妖魔潜藏着?”

    琼妮摇头说道:“我不是负责这片区域的战士,这次前来,是为了讨伐觉醒者!那是我们每个战士都会面临的最终考验,过度使用妖魔之力的结果,要么结束自己的生命,要么到变成以人类内脏为食,比妖魔更加可怕的怪物。”

    提及此事,她的眼中不免流露出一抹哀伤,就算自己一直活着,也早晚会面对那几乎绝望的选择,所以以这种方式来取得对抗妖魔的力量,是不是得不偿失?